黄土文化我的生命故事之十四----他姑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7-12-19 8:41:01         人气:62次

                      黄土文化我的生命故事之十四----他姑

                                        徐托柱

他姑是一个鸟的名字,它经常出现在乡村的黎明。

每当屋外传来“他姑他姑”的叫声,父亲就起来去二三里地外的水井担水了。

母亲也快速下了炕,喊醒隔壁的姐姐们洗脸梳头,打整一天的开始。

等父亲担过上七八挑水,灌满了瓮。仿佛算计好了似的,生产队出工的晨钟敲响了。

我随后也要帮着母亲,拉风箱,添灶火做饭。

有时父亲喊醒我,我一睁眼又迷糊过去。等他挑完水,就会抄起挂在门口的小车袢给我几下子。

院内等待我放牧的羊群已经饿得咩咩叫了。

童年的清晨几乎都是这样。当他姑鸟儿飞进村庄,全村的人家,也跟着忙碌起来。

我六岁的那年,母亲对我和四个姐姐说,咱们都手脚利索着点,多打几个草垛,养几头猪羊,等卖了钱,好给你哥哥张罗媳妇。

哥哥比我大十几岁,他在公社打井队上班,吃住在队部。

那年头的光景很不好,家里常断粮。母亲很聪慧,她把胡萝卜缨子、山药片晾干,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派上了用场。

我记得我放学就得去占碾子。我和姐姐们把山药片推碾成面,过了筛子,过箩,最后回家把预先泡开的胡萝卜缨子剁碎。两者一掺和,放在锅篦上,蒸成菜团子。

我吃过老反酸水。

天啊,谁家的姑娘愿意到这样的人家遭罪。

母亲对姐姐们说,嫂子来了,就是咱门的人。即使不是,你们作小姑子的也不要言语。

你们以后也要寻婆家。到了人家,事事把礼放在头先。多做活,少说些,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是啊,那时姑娘寻婆家,谁不愿意找个正拿把杯的人家。但是对一群小姑子们也使新媳妇畏惧。

母亲也是讲给我的。有时和哥哥多日不见,他也会稀罕地打我几下。母亲说,忍着。

如果哥哥娶上新媳妇了,将给我们家撑起多少门面啊。我从心里盼着。

哥哥一次给了我两角钱,我花八分买了气门芯,做成了一把弹弓。

一天我看到,一只长尾巴鸟飞到了院内的树上。

我拉弓要打。母亲看到了,说千万不能打,它是他姑,它每天还要给咱们叫起呢?

我问母亲,它每天他姑他姑的叫,多烦啊?

母亲说,他姑心眼可好啦。它的小姑子很多,婆家的日子不好过。丈夫脾气不好,净和小姑子吵架。每次丈夫把妹妹气跑,它都要到处找。他姑他姑,它的嗓子都喊哑了。

鸟也有人间的事?都是因为生活的贫穷闹的。我同情起这位不辞辛苦任劳任怨的嫂子了。

每当再听到他姑的叫声,我知道它在风寒饥饿的夜里又是一宿的劳顿,每一次的飞翔和张望,渗透了多少生命的辛酸?

我希望碰到他姑一样心地善良的好嫂子,将来也有一位和他姑一样善良的姑娘做我的新娘。

                            请看下一篇《生命的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