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饶阳中学”情结

作者:徐托柱         发布时间:2017-9-10 8:31:43         人气:234次

            我的“饶阳中学”情结

                                    徐托柱

母亲最早给我说,你们弟兄六七个,哪怕有一个人上学出息了,我也没有白白起头明给你们做饭。你大姐、你哥和二姐刚解放几年先后出生,家里难得了不得,我都让他们识了字,念完了高小,你三姐四姐上学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最好的时光都被学校“劳动锻炼了”,现在恢复高考了,看你赵金榜哥家的赵树标,成为了全村第一个大学生。你娘不糊涂,也不短见,不想早早地不让孩子上学了,就回生产队挣工分。学习是一辈子的大事。老娘就剩下你这“一飞”了,你要考不上“饶中”,怎会长出息?否则就得象棵庄稼和老娘一样,一辈子磨蹭在黄土地里。

好好学习,考上饶阳中学。这是老娘的嘱托,也是我的愿望。时光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母亲也年近百岁。想起童年,不光想到饥饿、穿着补丁的衣裳,始终还有老娘燃烧的灶膛、呛人的柴烟、母亲絮叨的话语,尤其还有我心中的一块地方“老饶中”的方向。

感谢不识字的母亲,教给了我做人朴素的理。我上学的时候和同学们不比吃,不比穿,比的是学习成绩,比的是心地善良。当我每一次走进课堂,都感觉到我背后母亲慈爱的目光。我上课注意听讲,当堂的课及时完成。我记住了母亲说的话,别看我穿得破,我肚里有好货。我的“好货”就是学习,将来去城里读“饶中”。

我是七十年代上的小学。到了夏季,我和很多同学一样光着脚上学,因为没有鞋穿。我上三年级的时候,从外地调来了一位女班主任。我记得她姓宋。她看到我们赤脚上课,就罚我们去室外站立。太阳很晒。几个同学站成一排,汗水给我们好象冲了澡。我们的脚被土烫的发红了,象针扎。宋老师把我们赶出教室,再也没理过。正当这个时候,郭英会老师看到了这些,把我们叫到了树荫里。

郭英会是影林村人,他和和我家是邻居,那时他是民办老师,也是母亲经常夸赞的“老饶中”的人。他熟悉本村学生的的情况,向宋老师给我们说了好话,我们才走进教室。

我的学习成绩好,作业本经常被同学们传抄。后来被母亲发现了。母亲说,你这样是害人家的。他抄了你的,人家长大考不上学,就把人家耽误了。从此,我的作业本不再让同学借,为此也曾被几个男同学打破了鼻子。

虽然我的人缘因此而淡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的老师。打就打吧,父亲十八岁曾被日军毒打,上过酷刑。他身上留有日军的伤疤,他是游击队员,奶奶是妇救会主任,为了掩护一位县大队领导,曾被日军捉住,从没有出卖共产党的情报。父亲说过是小子打不成闺女。是的,通往“饶中”的道上,这点苦痛算什么呢。

我这样沟沟坎坎的完成了小学。1979年秋天,我考上了屯里中学。我遇到了改变我命运的恩师黄文学和焦永仓老师。

我记得入学第一天,黄文学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课。他说,你们今天走进屯里中学,这仅是人生的一个小站,还有一所大站等待着你们通过,那就是饶阳中学。现在你们趴的是泥课桌,每天有的还要走来回十几里路。学校的条件很艰苦,我希望你们在这个艰苦的环境锻炼,增长才干,通过学习,成为一个有美好未来的人。同学们,从即刻起,用不到三年时间,凭着个人的本事,就可踏入咱们县城最好的学校——“饶中”。那里有全县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教室,最好的宿舍。你们想不想趴木桌,走进有电灯的教室,那就从这里起步,用你们的成绩说话吧。

想怎么不想,我第一个就想。这样母亲就不会再给我起透明给我做饭了。我虽然很少到城里,也不知饶中在哪个角落。但是它早已成为我学习的圣地。

黄文学老师是一位精瘦的老头,他任学校领导。那时大概五十多岁吧,眼睛很慈爱,说活很幽默。我对黄老师很尊敬,是他点亮了我渴求知识和未来的明灯。黄老师任我们政治课教学。他讲的内容,课堂气氛很好。他的目光总是带着信任和力量。

我记得1981年,学校组织中学生物理化竞赛,我本不想报名,我哥哥家翻盖房子,那段时间我得帮忙。他找到教我数学的李秀巧老师,关心的问我,那个“小托着”报名了吗?他喜欢这样叫我,而我也倍感亲切。也许我的记忆好,他讲的课程,我几乎背诵下来,每逢考试都是第一。我想这是留给黄老师爱怜的原因吧。

李秀巧老师也鼓励我,也让我报名参加。我参加了这次竞赛,获得了全学校的数理化第三名。在全校的师生大会上,黄老师亲自给我颁了奖状,并号召同学们向“小托着”学习。我想我走进饶中的大门又近了一步。

我到今天还感谢黄文学老师,是他给了我学习的自信。后来,家庭困难得拿不出一块钱,我产生了退学的想法,黄老师知道后,特批“小托着”的学费可以缓交。他也是个“老饶中”,我写到这时我的眼睛挂着泪滴。一直多少年来,我久久不能忘怀黄老师带给我的人性的善良。

升初三时,我以660多分的总成绩,考出了全年级的第一。我有幸被编入了焦永仓老师班主任的六班。他也是位“老饶中”,能成为他的学生,是许多学生的心愿。他的教学和为人,也给这所农村学校带来了良好的声誉。焦老师一副庄稼人的打扮,说话诚实,正直,他教我们化学。

他经常带我们做实验,我记得有一次,由于操作不当,我不小心把高锰酸钾的瓶子碰倒了,高猛酸钾撒了我满手。他赶紧把我的手用更干净的棉球擦掉,然后用肥皂帮着我洗手。他没有一点的责怪,他说高锰三钾是氧化剂,是消毒的高手,你的这双手可以三天不用洗了,细菌都被你吓跑了。在他的话声里,同学们都笑了,我也放下了紧张情绪。

焦永仓老师不仅化学教得好,而且身教也好。我感觉焦老师就像我的父亲,他很严厉,喜欢说大实话,从不讲大道理。他说人不实诚,就是秕粒。他说“头悬梁,锥刺股”,就叫意志。人啊,就得做棵诚实、正直的高粱,不做稗草。焦老师的这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不论干什么,先把人做好,才能干成事。

1982年六月我初中毕业参加完中考,就回家耐心的等待中考的结果。我很少说话,白天跟着父母去下地劳动,一早一晚还要去看瓜地。母亲好像有预感,我们没有进钱的道,她和父亲商量着从责任田里种了一分八的瓜。说不定“老七”考上学呢,正好给他买个床单,脸盆什么的。那时2分钱一斤菜瓜,3分钱一斤甜瓜。要买一套行李得需要父亲走街串巷,卖多少斤瓜呀。

我真的很难过,出生在如此贫困的家庭,却给父母增添了多少辛酸啊。他们含辛茹苦,年复一年辛勤的劳作,心里装下了每个儿女的未来。我怎能不感恩呢。我要做一个听话的孩子,真的不想再让年近六旬的父母操心了。倘若考不上“饶中”,我就去当兵,做父亲那样的英雄,做焦老师那样的高粱。

有一早上,我在瓜地听到母亲站在村口喊我吃饭,我急匆匆的赶到家。母亲说,你看门前树上有只鸟,叫到现在了,声音那个好听啊,很多人都来看,它在枝头跳来跳去的不愿飞走。看来有喜事了。我就愿意听到,大队喇叭广播,那个徐家的徐托柱赶紧来大队部来接“饶中”录取通知书。母亲还少给我开笑话,她对我说话都是郑重其实的。也许是灵验吧。

母亲的话音刚落,突然院外传来了同学们熟悉的声音,这是徐托柱他们家吗?我赶紧开门去,同学拿着考试成绩单。他们说,找了你老半天了,你考了全年级的第二名。今天接到通知,得马上去填志愿表。你上师范呢还是饶中?

我一下蒙了。知道家里困难,拿不出钱来上饶中。父亲说,上个国家供应的师范吧,你看我们也老了,你要上“饶中”就得舍了我和你娘的老命了。

是啊,那一年我16岁,父母块60了,看到父亲拖着被日军打伤的残腿和胳膊,在和母亲顽强的劳动。我们也没有外援,我含着泪水填了冀县师范学校。我想起了结识的黄文学,焦永仓,还有我小学的郭英会等老师。他们都深刻影响了我的成长,也对我抱有很多的希望,而我却不能走进饶中的课堂,我的泪水无声地流淌。

就这样,我和“饶中”擦肩而过,成为了我生命的遗憾。就这样一个中考的优等生,却因家庭的困境,不得不上了一所“铁饭碗”包分配的师范学校。当我爬上古老的冀县老城墙,我不止一次次遥望贫困的村庄,年老的爹娘,还有许多同学那么幸运走进了饶中的课堂。

我知道三年以后,我将走进乡村,成为一名小学生们大哥哥一样的老师。而我的同学,将有很多走进大学的课堂,做天之骄子。我除了努力学习,别无选择。三年后,我要成为优秀的教师,就像黄老师,焦老师,李老师那样的让学生终身不可忘记的美好的老师。

我希望多少年后,起码在我的下一代,我的孩子们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去实现我的“饶中梦”。可是现实依然那么残酷,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的大侄女上到初三,也通过了中考的预选。由于我哥哥生病的原因,主动要放弃中考。那时我刚刚参加工作,我知道后,百般劝阻,一定好好上学考上“饶中”。可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还有上初一的妹妹和上小学的弟弟。她把机会留给了他们。

生活有很多茫然,也许这就是命运。1996年我二侄女中考,考了屯里中学第一,她从小就不服输,我给她打气,我说你上“饶中”我供应你。她果断地第一志愿填了饶阳中学。本身也可以选择上师范学校。最后的结果二侄女不得不考虑家庭的经济状况改写了志愿。等侄子长大了,我的二侄女也参加了工作,哥嫂的经济条件稍微好转,我的侄子初中毕业如愿考上了也是我梦想的“饶中”。

我记得我亲自骑车把侄子送到了饶阳中学,我的儿子也跟了去,那时他上小学三年级。我亲手给大侄子铺好床。我心中默默想着徐家经过两代人的努力,才出息了第一位“饶中 ”人。这是我们的荣誉和骄傲,也是我内心的安抚。侄子将带上我的梦,还有大侄女、二侄女以及全家的梦,去实现人生的理想。我默默的祝福。

我的儿子说,爸爸,过几年,我也要上哥哥这个学校。我望着他稚气的小脸,诚恳的面容,我说当然啊,做一个有志气的孩子,一定成功。

是的,饶中不仅是一个人的,也是我们大家的。也许我们落在饶阳这片黄土,“饶中”它已是上苍给我们准备好了的人生最美的礼物,是饶阳无数家庭的孩子,想改变自身的命运的摇篮,是我们憧憬美好生活,接受知识品德教育的最美的学堂,更是我们生命不断升华担当未来使命的起跑线。

饶中,虽然我没有成为你的在校生,可是我的脚步始终朝你的大门行进。你也带给我生命许多美好的感情,你带给了我奋进的歌声。现在我已是饶阳县史学工作者和网络文学作者,我的二侄女是北京市的模范班主任,大侄子是中铁6局的高级建造师,我的孩子是中铁16局的地铁工程师。

饶中,正因为你的情结,从而鼓舞了我们一家人勤奋学习,坚强向前的精神,在各自社会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取得了工作优异的成绩。

饶中,我真希望有一天我坐在你的教室,和其他学生一样,圆我学生时代一个青春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