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庄轶闻 十二、 历经灾害

作者:贾少君         发布时间:2013/4/5 16:30:16         人气:1967次

                                 寺庄轶闻

                                  历经灾害


  ·兵灾:寺庄村在太行山东麓,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即不是山口,也没有关隘。多少年来没有受过战争的骚扰。据史料记载,在明朝崇祯六年(1633年),闯王李自成的义军,在石城发生过战斗外,在清朝时期没有发生过战事。

  1937年“七·七事变”后,这里经受了八年日寇铁蹄的蹂躏,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

  1937年10月13日,日寇攻占临城县城。随即在西竖村修建据点,之后又向西推进,把据点修到马山和寨上。

  1942年以后,日寇开始大规模的扫荡,抢粮抢物,实行“三光”政策,人民生活陷入水深火热当中。

  大约在1940年的夏天,天色已晚,又下大雨。这时村中接到情报,得知日寇明天来寺庄扫荡。村长乔靠山有些麻皮大意,认为天下这么大雨,敌人不会前来,没有通知群众。我娘得知后,当机立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我姐牵着牛、娘背着我,顶着大雨离开家到小寨沟躲避。天刚亮,忽见路文生来到眼前,他说夜里开会回来晚了,见村边有人影走动,仔细观看发现是日本鬼子。他转头就跑,才来到此地,不想你们也在这里躲避。

  这时就听到村中枪响,我们又赶快转移到龙碰石后面。

  当敌人撤离后,我们回到家中。得知村长乔靠山被敌人枪杀在影壁后面,那天同时被鬼子杀害的还有张小喜他爹和另外一个村民。

  乔靠山的老婆怀有身孕,得知丈夫被害后,悲伤过度,不久也离开人世。

  1941年的农历腊月十二日,凌晨时分,日寇出来扫荡。当有人发现敌情,这时鬼子已经下东岗了,村民只能够向寨沟的方向逃跑。敌人进村后,发现群众已经逃离,出村后很快占领了九龙柏的明丘子处,架起机枪,向逃跑的群众扫射。躲在苇地中的路文生老婆中弹身亡,贾黑妮和乔小白的兄弟被敌人打死。杨增林等两人被打伤。这一天,日寇又夺取了本村的三条人命。

  日寇回到村中,掠夺村民的财物后,便扬长而去。

  1942年7月的一天夜里,日寇突然把村子包围,村民没有能够逃脱。天亮后,把村中男女老少,都赶到村南边一座大院内,逐个进行审问,谁是村干部和共产党员,在场的村民没有一个人吐露真情。鬼子气急败坏,便把村民捆绑后,带到台峪据点。一面给他修寨墙(炮楼的围墙),一面继续审问。村党支部书记路文生,被打得昏死过去,醒来敌人又继续毒打,在这种酷刑下,他始终没有暴露党的秘密。后来把他送到西竖据点,被敌人杀害。

  在这次被敌人掠走得村民中,路德印和张凤章两人,被鬼子活活打死。其他的村民继续扣下,在鬼子的刺刀下,给敌人修建工事。

  1944年的秋天,对日寇的侵略行径,天公发怒,刮起龙卷风,将日寇的马山和台峪的两个炮楼顶盖掀翻,日寇无法居住,只好将鬼子撤到西竖驻地。

  几年的时间,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被敌人杀害的就有九人,打伤落残的多人。至于抢掠的财物,就更难以计算了。为了抗击日寇,年轻人参军拿起武器,与敌人斗争。牺牲在战场上的有乔登、张新柱和申小群三人。

  日寇给寺庄村人带来了严重的灾难,以及所犯下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我们要牢记国耻,警钟长鸣。


  ·蝗灾:1942年的八月间,有一天突然接到情报,日本鬼子从炉子沟方向来扫荡了。全村的人都四处逃跑,我与家人逃到魏家辉的死人沟处,忽然见西南方向,犹如龙卷风式的黑柱,向寺庄移动。当时只顾逃跑,来不及细看。等日寇撤走后,回到家中,方知是蝗虫。

  这次蝗虫之多,受灾面积之大,为历史之少见。面对蝗灾,村民迅速组织起来进行捕打,也未见效。然而蝗虫产卵,又生幼虫,田间密密麻麻的一片,还不会飞。为了消灭这些幼虫,采取挖沟的办法,把沟挖成约一尺宽、二尺深,将幼虫赶到沟中,再用柴禾点火焚烧,将幼虫杀死。就这样全村男女老少共捕打五、六天,才把蝗虫消灭。蝗灾过后,田间的庄稼,都被蝗虫吃光,谷穗上的颗粒全无,成为一条秸秆挺立。为了弥补损失,村民赶紧补种荞麦,才算挽回一些损失。

  在灭蝗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奇特现象。有些蝗虫要到大河对岸,牠们不是飞过,而是在水面上,咬着腿成一串游过,密密麻麻地过河。

  在蝗灾期间,虽然群众组织起来捕打,还有人散布流言,说甚么是老天降下的灾难。为了求神保佑,在村中官井旁,用柏树枝搭个牌楼。请来善友婆子(即巫婆)前来跑功,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我吃你得谷,你吃我的肉。我上南边请我舅,我舅来了吃你们的黄黑豆。”岂知这种迷信活动,对灭蝗起不了丝毫作用。


   ·灾荒:1943年寺庄村发生了饥荒,由于去年闹蝗灾粮食欠收,又加上日寇的骚扰,有的土地没能够种上。春天一过,村民粮食皆无。只好挖草根、剥树皮、采树叶来充饥。几种树叶都轮流吃过。发现柳树叶、槐树叶人吃后身体浮肿,不敢再吃。至于杨树、榆树、杏树叶等能吃的,便把这些树叶采光。把树叶与谷糠混合在一起,蒸成菜团,以此充饥。食后都解不下大便。男女老少都骨瘦如柴,吃不饱又无力耕作,给农业生产带来很大的损失。

  为了活命,有的妇女抛下丈夫,携子女外逃,改嫁于他乡。据统计村中有四位妇女外逃,路姓的妇女外嫁时没有把孩子带走,其结果是饿死在家中,惨不忍赌。乔姓的一位妇女,带走的孩子,成人后有返回寺庄,继承了家族的香火。


  ·雹灾:1950年的7月,我正在县城上学,其中有一个石城村的同学病了,我送她回家。吃过中午饭后,当我返回学校时,刚走到东岗上。就见西北方向,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雷声隆隆。这时我大姐上房高喊,叫我马上回来。听到喊声,我当即返回家中。刚进家门,就见冰雹倾泻而下。其个头犹如核桃大小,把在院内和墙头上的瓦盆,砸个粉碎。庭院中堆积的冰雹约有半尺厚。就连胳臂粗的树枝,也被砸的折断。

  俗语说:雹打一条线。这次雹灾由西北方向袭来,向东南而去,但是寺庄村正是在这条线上,因此损失严重。

  到田间看一下庄稼,当时的谷子已经长得过腰,冰雹过后谷穗和叶子完全打掉,只有秸秆挺立,再看地上完全是一片黄土,谷粒都埋入土中。寨沟中的南坡阴面,所积存的冰雹,过了半个多月才融化。

  下冰雹的瞬间,村中有个放牛的人,躲在巨石底下,把牛赶到树林中,才免受损失。石城村有一人到王家辉串亲,路上遇上冰雹,他卷曲身子在地,用篮子扣在头上,没有被砸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