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鸡刘”传奇

作者:孙嘉琦         发布时间:2018/7/8 9:58:14         人气:212次

                      “烧鸡刘”传奇

                            孙嘉琦

自从周盛传率部开挖了一条马厂减河,小站这片荒凉的不毛之地,变成了稻谷飘香的鱼米之乡。清政府也认准了这里近可拱卫京师,是个屯兵修武的好去处,于是在1896年凑集了近万名士卒,编作北洋新军。调当时任温州道闲职的袁世凯统领这支军队。这就是北洋军阀的家底,后来袁世凯逼清室退位,压孙中山让权,就是依靠这支力量,一手翻云,一手覆雨,演出了一幕幕闹剧,这是后话。袁世凯不只善于玩弄权术,聚敛钱财也是很出名的。他吸取周盛传曾因军饷不继引起兵变的教训,把北洋军军饷定得很高,规定一个正兵月饷银三两五钱,和当时一个县太爷月俸相当。是以军中官兵花钱大方。近万人的消费极大地刺激了市场。来小站谋生的外来人口急骤增加。南皮县有一位刘姓老汉,少时曾在道烧鸡店做过学徒,学会了道口烧鸡的绝活。听说小站兵富日子好混,也举家迁来谋生。刘老汉做烧鸡是先用老母鸡配佐料吊汤,后再下斤多重的雏鸡烧制,烧透后还要经糖熏火

闷刷香油等繁杂的工序,做出的烧鸡色泽油亮,气味浓香,口感醇厚。刘老汉做的鸡被当地军民誉为“十里香烧鸡。”

当时社会上、军营中赌博风气很烈,刘老汉投其所好,也做了个抽签的筒子,几分银子抽了好签便可得只烧鸡,抽不中也闹包鸡杂吃。由是军营门前的摊贩就数刘老汉烧鸡摊热闹。

袁世凯为把北洋军训练成军纪整肃之师,曾亲手杀过一名偷吸鸦片的士卒,后见赌博风屡禁不止,便下令把军营前有抽签赌具的小贩尽数捉来。那天被捉的除了刘老汉,还有一个卖瓜人。袁世凯端坐交椅,问道:“下面是卖什么的?”。那卖瓜的如实答了,袁世凯不耐烦的挥挥手,卖瓜人立时被推出去砍了头。刘老汉吓出一身冷汗,待到袁世凯问是卖什么的,已吓得说不出话来。刘老汉急中生智,双手猛的打开食盒,一股浓郁的香气流溢出来,因离得太远,袁世凯一时不知是何美味,就问侍立一旁的冯玉璋:“此何物?”冯平时也常食此烧鸡就轻答道:“十里香烧鸡。”这个食不厌精,烩不厌细的袁世凯也为这浓郁的鸡香而流涎不已。便不由说了一句:“烧鸡留下。”因他满口生津,那个下字说得含糊不清,别人都以为他说的是“烧鸡刘”,刘老汉被放出营门,还意外的得了几钱银子。

从此刘家的烧鸡店就落下个“烧鸡刘”的称号。“烧鸡刘”的烧鸡也成了军营宴会上一道主菜。有一年观罢秋操,踌躇满志的袁世凯左手执烧鸡腿,右手擎酒杯,兴之所至,

吟出一付对联。“风起卫南方寸地,香闻蓟北十六州”。也不知是吟咏烧鸡之美味,还是隐喻他急骤膨涨的野心。

“烧鸡刘”的第二代传人是刘富有三兄弟。五八年实行大锅饭,烧鸡成了奢侈品,刘家烧鸡锅断了烟火,刘氏兄弟相继改行。改革开放后刘家才又重新打出“烧鸡刘”的牌子。    

“烧鸡刘”的第三代传人是刘玉章先生,六十年代曾投身军旅,写得一手好字,待人诚恳,举止儒雅。在大港朝霞市场D区8号开了一家烧鸡店,黑底金字扁额是刘玉章先生手书“烧鸡刘”三个大字。操作室内整洁干净,两个不锈钢密封桶内,分别装有煮肉与煮鸡各自不同、秘而不宣的独特佐料和老汤,散发出阵阵浓郁的清香。液化气炉、钢锅擦拭得一尘不染,烧鸡现做现卖。

谈到“烧鸡刘”烧鸡的特色,刘先生简单总结为五个字,“色、香、味、熟、烂”,鸡要绝好的雏鸡,汤要老汤,文火细煮,停火后再闷,出锅时又烂又香,用竹夹轻轻托出。要求色泽金黄,闻着浓香,食之味美,久食健身。

刘先生表示:一定要把流传百年的传统产品挖掘出来,奉献给社会,让“烧鸡刘”的烧鸡,摆上更多老百姓的餐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