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津走出的著名翻译家---杨宪益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5-12-15 11:22:35         人气:1082次

                     从天津走出的著名翻译家---杨宪益

天津是中国北方最早和最大的沿海开放城市, 是中国汲取近代文明最理想的窗口, 它拥有浓缩“近代历史”、汇聚“现代文明”丰厚底蕴的人文资源。从天津走出的著名翻译家杨宪益与妻子戴乃迭,是一对堪称“中英合璧的夫妻”.

杨宪益 ,安徽泗州人,1914年底出生于天津。祖父是清朝翰林,父亲曾留学日本,是天津著名金融家。他家先在日租界的花园街(今山东路)买了一幢房子;后来在他上中学时,因嫌日租界治安环境不好,搬到英租界耀华里;而后又搬到法租界的兆丰里。

杨宪益是独子,家里娇惯,专门请了一位老师在家里教古文,初读的书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等。10岁开始读“四书五经”。老师要求他背诵《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楚辞》等,他天性聪颖,诗文分段读二三遍,就可以背诵下来。后来家里又请了一位女教师专教他学英文。

1926年,杨宪益12岁考入英国教会学校——新学书院(天津第十七中学址),该校的教师多是英国人,用英语教学。他入学前英语已说得很好,听课不仅一点也不费劲,而且考试能轻易取得高分。他上学期间喜欢博览群书,特别喜欢读英国文学作品原著和其他语种文学作品的英译本。当时天津有两家外文书店,他经常去买书,这为他日后成为翻译家打下了良好基础.

1934 年,杨宪益从天津新学书院毕业,到英国牛津大学莫顿学院学习希腊拉丁文学。留学期间,他读了许多书,不仅限于外国文学,还有哲学、历史、地理、音乐、美术、民俗学、心理学等。另外一有机会他就到处游历,增长了不少感性知识。从留学开始,他就热衷于把中国的古典文学译成英文,陆续把《楚辞》、《聊斋志异》、《老残游记》及部分《资治通鉴》等介绍到了国外。抗日战争时期,他与吕叔湘、 向达等友人在伦敦华侨中作抗日救亡的宣传工作,出版中文报纸《抗战时报》。

1940年,在牛津大学学习已达六年的杨宪益,接到好友吴宓和沈从文的来信,邀他回国在西南联大教希腊文学和拉丁文学,并寄来聘书。杨宪益欣然应聘启程回国。当时正值“二战”紧张时刻,他绕道加拿大、美国,经香港终于抵达重庆。

当年漂洋过海时他独自一人,此次回国,却带回来一位女朋友——英国姑娘戴乃迭(Gladys)。戴乃迭是其留学期间的同窗,原名格拉蒂丝,是一位曾在中国工作过的英国传教士的女儿,生于北平,自幼就对中国、对北平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深厚的感情。回国后不久,他们在重庆举办了别具一格的婚礼。为他们证婚的是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和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从此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也为日后共同的翻译事业奠定了基础。

抗战期间及抗战胜利后,杨宪益除在西南联大任教外,还先后担任贵阳师范学院英语系主任、成都光华大学英文教授、重庆北碚及南京编译馆编纂等。

解放后,杨宪益调任北京外文出版社任翻译专家。在1946年后的半个世纪中,杨宪益与戴乃迭合作将百余种中国文学作品译成英文,主要有《离骚》、《红楼梦》、《儒林外史》、《长生殿》、《牡丹亭》、《宋元话本选》、《唐宋诗歌散文选》、《魏晋南北朝小说选》、《十五贯》、《鲁迅选集》等等。由于译文准确生动,译本在国外皆获得好评,并有广泛影响。

杨宪益还曾任《中国文学》杂志主编。1985年4月被推举为全国政协委员,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真是双喜临门。1993年,香港大学授予他名誉文学博士学位。他还是中国作协名誉顾问和中国文联委员。同时还是中国笔会、外文文学会、中国大百科全书编委会、红楼梦学会等众多文化学术团体的主要成员。1990年,他77岁,应意大利友人之邀,用英文写成自传,又由翻译家薛鸿时译为中文。杨老与戴老的经历富有传奇色彩而又坎坷曲折,但面对坎坷在他的笔下却从容中渗透着幽默。

杨宪益与戴乃迭的工作和生活是相当动人的:他常常是手捧中国古典名著进行流畅口译,她手下的打字机飞速转动,“流出”英文。他非常照顾妻子,就连语言也常常主动讲英语,以至落下“话柄”,戴乃迭埋怨自己汉语不大流畅的原因,是老公的英文过分熟练的结果。杨宪益戴乃迭夫妇的半世纪情缘与生活历尽艰辛。最让他们刻骨铭心的是“文革”中的经历。戴乃迭是英国人,杨宪益本人留学多年,因为这一原因,杨宪益与戴乃迭招致了牢狱之灾,双双在北京半步桥监狱苦熬四年。

晚年,杨宪益喜欢收藏字画,喜欢写打油诗,特别喜欢饮酒,每日可以无饭却不可无酒,人称“酒仙”。他们夫妻有着许多共同点,甚至饮酒抽烟的乐趣也一样。邀请朋友一起畅饮,这是他们日常生活中至为重要的一部分。在他们的影集中,出现最多的便是与朋友畅饮的镜头。戴乃迭晚年曾在朋友面前开玩笑说,她爱的不是杨宪益,而是中国传统文化。戴乃迭虽然没有加入中国籍,却一直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国家。她学会了中文,还能写一笔公正小楷,能用文言写小故事。

1999年底,戴乃迭先走了。戴乃迭病重的日子里,杨宪益寸步不离,陪伴她度过生命最后时光。戴乃迭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觉得我有两个祖国。”戴乃迭去世后,杨宪益的妹妹杨敏如在题为《替我的祖国说一句“对不起,谢谢!”》的文章中这样写道:“我的文友,我的可敬可爱的嫂嫂,你离开这个喧嚣的世界安息了。你生前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谢谢’,甚至‘文革’中关在监狱,每餐接过窝头菜汤,你也从不忘说‘谢谢’。现在,我要替我的祖国说一句:对不起,谢谢!”在所有悼念戴乃迭的文章中,这是最具震撼力的一句话!

杨宪益在戴乃迭谢世后,写下一首动人的缅怀诗,朋友书写出来,挂在杨宪益的客厅。杨宪益与“她”朝夕相对: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结发糟糠贫贱惯,陷身囹圄死生轻。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归我负卿。天若有情天亦老,从来银汉隔双星。杨宪益与妻子戴乃迭,真可谓一对相濡以沫、中英合璧的夫妻。他们把中国古典和现代文学名著翻译并介绍到英语世界,做出了卓著的贡献,以无可挑剔的译著征服了西方文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