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先生和《觅韵》诗社

作者:吕立人         发布时间:2015/7/19 20:25:14         人气:1373次

                      杨先生和《觅韵》诗社

                                吕立人

 欣逢敬爱的杨先生期颐之寿的大喜日子,我们由衷地祝愿先生福寿康宁,创出人間长寿奇迹!

 我不能忘记杨先生倡议并带领、指导我们成立诗社的事情。

 大约是2005年,我们年级的同学和先生共聚过两次。先生很欢迎同学们到家里来,我们就时有拜望。我辈虽是中文科班,却在政治第一的年代没能得到诗词写作的训练与知识。一次几人拿出试作的诗词想请先生做些指教、批评,在自己的老年再次能得到恩师的教诲。谁也没有料到,先生除了给以点评指导、热情鼓励之外,竟然提议:咱们成立个诗社如何?我来给你们当顾问,大家一起学习共勉,教学相长,还可以出个诗集!九十二岁高龄的先生一声号令,让我们兴奋、感激,更让我们不敢怠慢,虽然也有很多担忧、顾虑。

经过苦思冥想、得到恩师的首肯,定名为《觅韵》的诗社成立,2008年8月试刊号《觅韵》出版了。先生自己就提供四首近期佳作:主题是迎奥运和汶川地震,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深切情怀感染着我们这些也已七十多岁的老学生。 虽然只是薄薄的小册子,仅有十多首诗词,却凝聚着师生共同的理想与追求。

诗刊号发行后,得到同学们的肯定和热情的投稿。杨先生更是多方支持、处处指导。对学生们的诗作认真揣摩、一一点评,还亲自为我们修改润色、提升品位、矫正声韵。又写信给编辑部同仁,要求“先发乎情,再切乎声”,希望我们多读古诗词,“要揣摩融铸,有自己的心得”。信中,先生虚怀若谷,令晚生敬佩不已:“忝居顾问,不胜惶愧”,“希望大家以我为社友……我和你们是朋友、同好,年纪大一些而已”。先生更对自己提出了严格要求:今后会在刊物上发表对诗词的评介和自己的诗词作品。九旬高龄的老师都这样:“尽全力赴”,七十多的学生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从此,杨先生高擎火炬、照亮大路,觅韵诗社得以成长发展。

为了把诗社办得更精彩,为了活跃和互动、交流,杨先生提议唱和和评论。首先带头提供自己的一首《浪淘沙》——励志的词,引出大家步韵唱和。一时间敬和敏如师韵的《浪淘沙》层出,我们得到了学习和锻炼,诗刊也活跃起来。后来先生又把她与恩师顾随先生、师妹叶嘉莹先生跨世纪的唱和诗推荐给《觅韵》,为我们小小的刊物大大提升了品味和质量 。先生更进一步亲自书写点评古人诗词的短文,这便是:《緑窗读词偶拾》,精辟独到的见解,精炼亲切的语言让我们茅塞顿开。

先生对晚辈的诗词都认真琢磨,之后提出建议,特别是在声韵方面给以具体指导,使我们有了很大进步。还热情地为我们修改诗作,经过杨先生修改过的诗 ,顿由平庸转精彩。我自己就深得教诲。比如我写的绝句《題硫磺沟照相》,原诗是:“丹炉漫涌彩浆流,满目琳琅硫磺沟。千壑万谷添颜色,堆金砌翠待人收。”我只会叙事,缺乏诗意,平板无味,更没有给人想象的余地。改后:“堆金砌翠硫磺沟,五彩神浆一地流。想是仙家羡人境,琳琅耀目献神州。”先生只用前两句就把我四句的内容都概括了,第三句的转折太妙了,立即就有了诗情、有了想象与神韵,有了作者与读者的感情呼应,这才是诗。先生神笔一挥,这首诗就起了质变。还有一首《八声甘州》,我写的开头两句是:“见黄河滚滚向北流,塞上似江南。”先生改为:“莽黄河滚滚北天來,银涛似江南。”一下子就有了声势、有了色彩。杨先生就是这样不遗余力、精心耐心地、手把手地教导我们,让我们懂得怎样去写诗。我们真是太幸运了,快八十的人了还有近百岁的老师给我们“开小灶”上课!

经过先生的辛勤培育,四年之后的2012年,我58届入学58载的大聚会时,《觅韵》已出版了十期。我们将她集结成书,奉献给了全班同学。到如今共发行了十四期。

记得每一期《觅韵》印好之后我们都会送到先生家里,亲耳聆听先生的教诲。先生每次总是热情接待,还有好吃的水果、茶点招待。除了点评诗词、指导写诗之外,先生喜欢敞开心扉、谈天说地,把我们当做最亲密的朋友。回忆往事,说说当下;讲最高兴的事,也念叨心中的不快;关心国家大事,也关注我们的家庭幸福。先生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记忆极好,侃侃而谈,两三个小时,毫无疲倦之感。先生真诚又谦逊,经常在学生面前做自我批评。如:我对声韵方面要求太严了,不合时宜,以后不能这样了。我对不起彭骏,对他的批评太过分了……师生之间像是亲密的朋友,也像是母亲和自己的孩子。彼此都很珍惜这宝贵的相聚。

今后,我们还会在杨先生的指导关怀下,把《觅韵》办得更好!

                                                       2015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