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津门实力派画家——崔今纲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1-28 13:52:15         人气:986次

                       缅怀津门实力派画家——崔今纲

                                         李海涵

   当前,随着国内对书画艺术品认识的日渐加深,收藏市场的逐渐成熟,越来越多的中国书画开始回归,凭借其较高的性价比成为国内的艺术品市场的新鲜血液。2012年岁末,一幅构图严谨,笔墨简练,清新秀逸,情趣盎然的《麻雀图》几经辗转回归津门故里,受到了收藏家的青睐。这幅《麻雀图》的作者就是已故津门实力派画家——崔今纲先生。

   崔今纲(1921——1986)号李庐、怡寿斋主人,天津市人。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馆西画研究班及国画研究班,后师承津门著名画家刘子久、刘奎龄、萧心泉等老先生学习中国花鸟画及山水画。20世纪50年代起即为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时任天津市第二十一中学一级美术教师。60年代初曾与孙克纲诸先生一起应邀到人民大会堂作画。善于工笔花鸟画及山水,小写意没骨花鸟画亦精。其工笔花鸟画吸取宋元花鸟画技巧,注重中西绘画理论的结合。其代表作《竹林双鹤》、《蜻蜓荷花》、《鹭鸶》曾于1955年、1956年由天津分别选送参加全国美术展览并获奖,《蜻蜓荷花》当年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年画在全国发行。

   上世纪30年代,中山公园二门内假山的右侧矗立着一座洁白素雅的西式风格建筑,这就是由天津近代教育家严修的第五个儿子——严智开倡导并担任首任馆长的天津市立美术馆。多少年风雨沧桑,这座美术馆早已在今人心目中淡漠,然而,它在天津老一辈书画家眼里,依然是一座神圣的艺术殿堂。1930年10月1日,美术馆正式开馆。在首任馆长严智开的主持下,除定期展览古今美术作品外,还办有绘画传习班,招收青年美术爱好者学画,其教学采取课堂上授课方式,直接培养美术人才。美术馆设立专门的西画研究所,西画研究所所设科目有实习主科和理论副科。实习主科主要学习素描画和色彩(粉)画;理论副科则包括透视学、美术史、解剖学、色彩学、理论等,学制为三年。在《天津市立美术馆美术研究组简则》中明确指出:“本组以提倡美术奖励实地研究造就美术人才为宗旨”、“本组各班聘请专家为顾问或充名誉导师”。事实上,天津市立美术馆也确实为天津市美术的发展甚至中国美术的发展造就了诸多美术大家。据不完全统计,曾在天津市立美术馆学习过的画家有:刘继卣、金力吾、王颂余、孙克纲、崔今纲、李平凡、靳夕(靳涤萍)、冯玉琪、郭鸿勋等人。崔今纲在世时曾经说:“因为当时天津还没有研习国画的官办机构,是美术馆赋予了我艺术的生命。”

   崔今纲以自己的绘画实践,诠释了成功的画家不管是师出有门的“学院派”,还是自学成才的“闲云野鹤”,都必须受得住“面壁十年”的苦寂,脚踏实地进行创作实践。与此同时,还必须不断学习画史画论,在理论指导下实践。深信只有重视绘画实践,才能练得过硬的绘画基本功;只有重视绘画理论学习,才能了解画史、流派及其演进过程。只有把两者结合起来,这样的画家,才能在绘画领域找准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最终撷取属于自己的成果。崔今纲钟爱中国画艺术,几十年来,他既重视绘画基本技法的学习,重视研读历代名家真迹,从中发现大师们的艺术真谛;又注重对历代画史画论画家的钻研,他的绘画秉承宋元技法,笔下花鸟形神兼备,气蕴生动,典雅秀丽,清新温润,色彩上浓而不滞,淡而不薄;在中国画创作的道路上,独自奔波几十年,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在中国美术界,大家都知道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盛名。一位画家如果受到该社的青睐,为其出版年画,那是很荣幸的事。因为该社是国内最优秀的美术出版社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讲,该社出版的年画即为社会上得到广泛认可的著名书法家和画家。几十年来,这已经成了业内外人士达成的一种共识。60年代初,崔今纲应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之邀,创作了《蜻蜓荷花》、《和平万岁》等年画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销售,这一张张新年画给家家户户增添了欢乐喜庆的节日气氛。

   崔今纲在天津市立美术馆中国画研究班学、西画研究班时,师从于国画大师刘子久、萧心泉诸先生学山水花鸟,从陈艺如学西画,他擅长工笔花鸟,其作品既继承民族特色注重笔墨运用,又追求变异出新,摆脱泥古陋习,展现时代精神,这与当初美术馆严、刘等人倡导的绘画理念是一脉相承的。恩师严格要求,视其如子,崔今纲虚心求教,业精于勤,他在写生方面下了极大的工夫,在短暂的几年中,他的绘画技艺达到了一个崭新的水平。他在美术馆上学时,曾与津门著名画家刘继卣同窗,两人经常一同上下学,当每天途径小树林和昆纬路时,经常看到进城的牛车擦肩而过。他想,那牛拉套行走的神态岂不是绘画的素材吗?于是,他经仔细地观察,将牛的一行一动熟记于心,回家后将牛唇鼻相连和蹄、角,眼目、棕毛传神生动地画在纸上。由于对牛的观察细致入微,经历了由外至内,因物动情,进而由内向外、寄情于物的思考酝酿过程,使得作品不拘常规、生意昂然,不愧为传世画牛的佳作。对于写意画,有些人认为不必求形似,练好笔墨就可以了。而崔今纲认为,写意画是对现实的观察、提炼、概括;神似是从形似中脱胎出来的。神似离不开写生锻炼。因此,他尤为重视写生,认为画山川草木花鸟虫鱼的标本,不仅要准确地刻划形象,而且更要注重概括能力和捕捉对象瞬间动态。在画荷花时,为了把握荷花的各种姿态,他每天在荷塘边观察,长达三个月,画了几百幅写生稿。众所周知,在所有鸟类之中人们最喜欢仙鹤了。鹤,俗称仙鹤。在中国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它的地位仅次于凤凰。传说神仙和道人云游都有仙鹤随行,被称为“一品鸟”。鹤被称为长寿仙禽,具有仙风道骨。崔今纲在他的创作的过程中,曾多次到北京动物园和天津动物园临摹写生,创作了大量的初稿,他将鹤“羽毛洁白,颈背和翼部分呈黑色,头顶有红色肉冠,体态潇洒幽雅”的形态一气呵成,并在河北省美展和全国美展上展出,受到了美术界的一致好评。

   崔今纲在长期的绘画实践中,以徐悲鸿先生的为楷模,另辟新径,逐步探索自己的绘画风格。他认为,绘画艺术作为人类文明的结晶,跟随人类繁衍发展了几千年。从古至今,概括起来影响较大较深的可以分为两派:即“中国画派”和“西洋画派”。中国画有着自己明显的特征,传统的中国画不讲焦点透视,不强调自然界对于物体的光色变化,多强调抒发作者的主观情趣;中国画讲求“以形写神”,追求一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感觉,成为东方艺术之代表。而西洋画则讲求“以形写形”,多采用透视、明暗、空间感的表现方法。为此,他既注重中国画侧重于内在精神气质方面的特征,又注重西画侧重于外在形式的个性表现,将西画与中国画的技法有机地结合起来,追求“敦厚、温润、严整、练达”,将中国画又向前推进了一个层次,做到了笔墨凝炼简括、画面严整厚、情趣蕴藉深远。他融中西画法于一炉,他笔下的人物、花鸟、山水山形神兼备,画风严谨,多为工笔与写意相结合,独具特色,他的绘画继承宋代和元代的传统,在作品中又融会了强烈的现代气息,形成了明丽清新、高雅古朴的绘画风格,师古却不泥古,给人以独特的视觉享受,让人驻足难舍,他的作品笔触细腻,意境深远,令人深思,功力深厚,引起美术界的关注,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60年代初,崔今纲、肖朗(时任天津市女四中美术教师)与(另一位不详)等三位美术教师,倡议成立了天津市美术课教研组,并定于每周在天津二十一中开展一次活动。在活动中,开设了素描、人体造型解剖、艺术常识等课程提高班,并得到了著名画家冯骥才、王颂余、梁琦、孙克纲、孙其峰、王学仲、刘维良、郭鸿勋等画家的鼎力支持。对于美术课的教学工作,崔今纲先生感情投入,积极热情,对职责分内之事一丝不苟。上课时他边讲边做示范,一招一式的来龙去脉,都在现场的演示中一一交代。包括如何蘸墨,如何用水,如何落笔,运行步骤,笔墨特点及各种技法要领和达到的效果,都在流变的过程中加以耐心的解释。由于平时画了大量的教学画稿,每次上课都能保证学生人手一张,每周换一次画稿,学生自始至终有画稿临摹。作业则给予修改和讲评,使学生受益良多。崔今纲与肖朗先生的师表风范,更给了学员潜移默化的影响,为天津美术的发展培养了大批后备人才,在他培养的学生中有姚景卿、丁砚常、刘胜义、曹志喜、曾广振、曹玉霞等人,成为津门知名的画家。

   在长期的美术教学实践中,崔今纲先生曾强调:“画好山水画,在技法上要过好‘两个关’,即线条和层次,而‘层次关’最难,因为山水画往往要表现几十里的空间,层次问题就显得特别突出。对此问题许多国画家也没有彻底解决,而只有层次问题解决了,才能达到深厚。艺术表现总是要求‘够’,要求充分体现自己的感受,正如写文章的目的是为了充分地表达思想一样。剪裁、夸张、含蓄,提炼都只是一种手段,要深度需先画够,初学时宁过之勿不及,花够了再加层次,不要怕碎,但要避免花,在碎的基础上整理调子,整理的过程就是加层次,也是整理主从关系,要逐渐加,一遍一遍地加,不是完全重复,要像印刷上套网纹没套准似的,而且最好是七八分干时再加。空间感要有意识强调,处理远近物体的关系要注意他们的交界处,略加强调地表现,不一定近浓远淡,要看对象和画面本身的需要。在绘画艺术上,科学规律要服从艺术规律,使科学为绘画艺术服务,不能因科学规律而损失绘画艺术。”为此,崔今纲先生画的人物仕女、花鸟走兽,多为工笔与写意相结合,在其绚丽多彩和准确造型的基础上,显得格外凝重、奔放、潇洒、传神。他的作品把西洋画的情调渗透进中国画的意境中,却丝毫不露痕迹,使他的创作思想得到了升华,形成自己独特风格。由于他对国画艺术和宋代元代先贤的绘画技法有了更深的认识和理解。在他的笔下,花卉色彩艳丽而不妖媚,鸟儿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动静结合,构思精妙,既有宋元的神韵又洋溢着浓厚的现代气息,深得书画界同行们的赞誉和国内外各界人士的喜爱。他的艺术成就,引起当时美术界的重视。崔今纲早期的一些作品被天津荣宝斋收藏,此后多次参加国内外画展,屡获好评。崔今纲以他高尚的品格、精湛的画艺为天津的艺术宝库增添了宝贵财富。

   当年,著名画家华非先生与崔今纲先生曾共同筹办了天津市业余美术学校。在教学中,他们强调中国画讲究笔情墨趣,要求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秉承了国画大师“用笔和用墨,是中国画造型的重要部分”的理念,要求学员“用笔讲求粗细、疾徐、顿挫、转折、方圆等笔法变化,以表现物体的质感,要做到起笔和止笔都要用力,力腕宜挺,中间气不可断,住笔不可轻挑”等等;而对于用墨,要求学员“在着重墨气变化同时,又要讲求‘皴、擦、点、染’交互为用,‘干、湿、浓、淡’合理调配,以塑造形体,烘染气氛。用墨亦如用色,古有墨分五彩之经验,亦有惜墨如金的画风”。在课堂上,将“笔墨”二字的中国画技法演绎得淋漓尽致,使学员们受益匪浅。在评价崔今纲先生的画作时,华非先生曾说过,崔今纲先生在不断探索、追求、创新中,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点和艺术风格。其作品以气势磅礴、飘逸奔放、挥洒淋漓、流畅滋润而享誉天津画墰。特别是60年代后期,其笔墨功力更加雄劲,艺术造诣愈益精进,作品苍浑互济,虚实有致,韵秀中见锋棱,清丽中含古朴,给人以明快、清新、雄健、浑朴之美。为此,天津市河北区政协编撰的《天津河北人物录》《天津河北书画百家》和《天津河北人文历史集萃》都给予了崔今纲先生较高的评价:他力主画家应具学者修养,应向人民学习,向中外古今名家学习,做到画品与人品相结合,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独立思考,继承古人绘画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形成了强烈的艺术个性与品味。他的作品诗文书画合璧,充满人生感悟与深邃哲理,体现了他的勇气和魄力,其书画作品在国內外多有展出并获奖。

   人的才情能折射出魅力的光辉,可窥见其品性的与众不同。崔今纲先生去世后,华非先生为崔今纲先生的《竹林双鹤》补写了联句题字:故人今纲兄治世平生,为人耿介,超凡脱俗,予筹建业余美术教育馆,执教工笔花鸟画,相处七年,桃李满园,抚往追昔,真如昨日,今为其遗作中堂之帧补联句谓之,白鹤高风寿春相,青竹亮节君子心,撰以记之,以为旧交情义。癸末清明时节,七十二沽上布衣秒华居士华非并题。

   崔今纲先生的作品在国画收藏的百花园中,像似一朵绚丽多彩的奇芭熠熠生辉,永葆着花木繁茂、馨香飘远的春天气息。今天,我们缅怀崔今纲先生,将绘画艺术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为推进新天津的文化繁荣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