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都督街”旧闻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20 9:29:43         人气:3191次

                       天津“都督街”旧闻

                              李海涵

   自1860年开埠以来,在各种不平等条约的压迫下,帝国主义先后在这里开辟了英、美、法、德、意、日、俄、奥、比等九国租界,总面积达23350.5亩,是天津旧城区的8倍。帝国主义列强以租界为基地,他们在天津“设营盘、开洋行、搜刮原料、倾销洋货、把持航运、垄断金融”,并不择手段地操纵、压制和阻碍了天津近代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加深了天津半殖民地化的程度。

   清末民初,政局多变,天津的租界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中国的官僚、政客、军阀、商人、买办和企业家、银行家们纷纷在这里购地造楼,营造“安乐窝”,以寻求“治外法权”的保护。在租界内,大量具有东西方不同风格的各式建筑保存至今,每个建筑物都体现出了不同的文化和历史气息。

   在天津法租界的老街中,赤峰道是特色十分鲜明的一条街道。由于在这里寓居的北洋军阀政客数量众多,所以在解放前有“督军街”之称。

   赤峰道东起张自忠路,西至南京路,中与陕西路、山西路、河南路等13条道路相交,全长近2000米。赤峰道是随着法租界的扩张分段筑成的:

   1886年,法国殖民者建成从今解放北路至和平路段,名巴斯德路,(为纪念种牛痘发明者、法国著名医学专家巴斯德命名)又称八号路甲;张自忠路至解放北路段,名水师营路(该街曾有法国兵营),又称八号路乙。

   1897年,法国工部局又修建和平路至南京路段,名丰领事路(以驻津法国领事丰大业名字命名。在1860年的“天津教案”中,丰大业无端开枪打死天津知县刘杰的随从高升,被愤怒的民众当场击毙),又称三十二号路。

   1943年,占领法租界的日本当局,将三段路分别更名为兴亚三区八号路甲、兴亚三区八号路乙、兴亚三区三十二号路。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以内蒙古赤峰县将三条路统一命名为赤峰道。

   赤峰道两侧建筑,楼台突兀、风格各异,有的雄浑刚劲,有的俊秀典雅,可谓琳琅满目的凝固艺术佳作,使赤峰道的“小洋楼”成为旧中国达官显贵的避风港和高级住宅区。到这里落户的下野军阀、文人墨客和前清遗老遗少,他们的身份、政治背景及幕前幕后的活动,都或多或少地折射出旧中国的一段历史。人以楼贵,楼以人名,每一所宅院,每一幢楼房都像是一部史书,勾画出人世沧桑。为此,享有天津“督军街”之称的赤峰道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北洋军阀政客数量众多。在“督军街”上住过的督军有:

   1、孙传芳(1885-1935),字馨远,山东历城人。1908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21年8月,任长江上游警备司令兼第二师师长,成为直系军阀干将。1923年1月,任福建军务督理。1924年,在江浙战争中出兵浙江,任闽浙巡阅使兼浙江军务善后督理。1925年,在奉浙战争中打败奉军,占据沪苏皖一带,自任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1926年11月,在江西战场被北伐军击溃,1927年失苏皖地盘。1928年,逃往沈阳,后避往大连、天津。1935年11月,被为父报仇的施剑翘刺杀于天津居士林。孙宅在今赤峰道129号,其七姨太曾长期住在这里。

   2、张作相(1881-1949),字辅臣,盛京义州(今辽宁义县)人。绿林出身,1903年与结拜兄弟张作霖等受清政府招安。1915年后,历任陆军第二十七师炮兵团团长、旅长、代师长等。1919年任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谋长。自1924年起,任吉林督军并几次出任吉林省长。1928年东北易帜后,任吉林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官。“九一八”事变后,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委员及中央政治会议委员等。1933年到津寓居,天津解放不久病逝。1931年10月,张作相将家属安置到天津,借住在今赤峰道101号的洋楼里。后就搬到今重庆道4号居住。

   3、卢永祥(1867-1933),字子嘉,山东济阳人。1891年毕业于天津北洋武备学堂。历任北洋第六镇协统、第二十师师长、第十师师长、淞沪护军使、会办江苏军务、浙江督军等职。1924年,在江浙战争中被江苏督军齐燮元打败,逃亡日本。第一次直奉战争后段祺瑞执政,任直隶督办。1925年任江苏宣抚使、江苏军务督办,同年8月下台,到天津当寓公,其住所在今赤峰道130号,是砖木结构三层西式楼房,曲尺形布局,2005年被拆除。

   4、李厚基(1872-1941),字培之。江苏铜山(徐州)人,北洋武备学堂毕业。曾随袁世凯在小站练兵。1912年任第四师第七旅旅长、上海护军使。1913年任福州镇守使。1914年任福建护军使。1916年授将军府建威将军、福建督军,还一度兼任福建省长。1922年徐树铮联络王永泉在福建成立军政制置府时被驱逐,到天津当寓公。李宅在今赤峰道90号,现由和平区人民武装部使用。

   5、周荫人(1885-1956),字樾恩,直隶武强人。1908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炮科。历任陈光远部下团长、旅长及江西督军署参谋长等。1927年继陈任第十二师师长。1923年率部随孙传芳入闽,任泉永镇守使、闽北镇守使、福建护军使。1924年任福建军务帮办,1925年任福建军务督办。1926年被北伐军驱出福建,到天津当寓公。今河北路河北里,最初为平房,1935年由周荫人之妻等改建为楼房,取名信义里。1982年更名河北里。周宅在距此不远的赤峰道上。

   6、张宗昌(1881-1932),字效坤,山东掖县(今莱州)人。早年当土匪,1911年武昌起义后投军。1912年任江苏省第三师骑兵第三团团长、第五旅旅长。1913年7月任江苏陆军教育团团长,江苏将军公署副官长等。1921年至奉天张作霖处,任巡阅使署高级顾问、绥宁镇守使。1923年任东北第三混成旅旅长。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时任奉军第二军副军长。1925年初,任苏皖剿匪司令,4月任山东军务督办。1926年初,任直鲁联军总司令。1927年6月,任安国军第二方面军团长。1928年8月兵败下野,亡命日本。1932年回国,潜居天津法租界三十二号路。同年9月3日,被山东省政府参议郑继成刺杀于济南车站。

   7、杨宇霆(1886-1929),字麟阁,奉天(今辽宁)法库人。早年就读奉天省中学,后如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10年毕业回国,任陆军第三镇队官。1912年任东三省讲武堂教官,旋任军械科长、厂长。1918年奉军入关,任参谋长。1924年任奉军第一军军长,同年8月任江苏军务督办。1927年,任安国军第四方面军团司令。1929年1月,被张学良枪决。其在津住在张学良旧居附近。

   8、汤玉麟(1871-1949),字阁臣,原籍山东掖县,生于辽宁阜新。绿林出身,后被收编到张作霖的奉天巡防营。1912年任陆军第二十七师骑兵团长。1919年任东三省巡阅使署中将顾问。1921年任奉军第十一混成旅旅长。第二次直奉战争后任第十一师师长。1926年4月任热河都统。1928年东北易帜后,任热河省政府主席兼第三十六师师长。1933年日军侵入热河,汤率部逃到滦平,后被宋哲元收编,委为第二十九军总参议。1934年底到天津寓居。与友人合组三义房产公司,经营惠中饭店、光明社等。

   9、卢金山(1878-1941),字贡廷,直隶静海人。1895年考入天津武备学堂,1904年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步科。1917年任湖北第三混成旅旅长。1921年任第十八师师长,授将军公署府威将军兼荆宜镇守使。1924年兼任川鄂边防军总司令、长江上游总司令。1926年2月,湖北督军萧耀南暴卒后,掌控湖北实权的吴佩孚任命第二十五师师长陈嘉谟为湖北督军。不久,段祺瑞以中央政府名义发布卢金山为湖北督军,卢慑于力量不足未敢就任。因此卢实际只当了一个空头督军,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1927年北伐军进攻武汉,吴佩孚兵败去职,卢也回到天津当起寓公。

   10、田中玉(1869-1941)字蕴山,直隶临榆城西高建庄人,曾任山东督军。1923年,田中玉因办理山东临城劫车案不力,被革职来津当寓公,曾任天津恒源纱厂总经理,在临近赤峰道的营口道有豪宅一所。

   二是北洋人物数量居多。除了前面提到的督军外,在赤峰道还住过其他一些北洋人物或与北洋关系密切的人。

   1、张学良(1901-2001),辽宁海城人。1928年张作霖被炸死后,任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同年12月29日通电易帜。后任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全国陆海空军副司令。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接受蒋介石“绝对不抵抗”政策指示,率部退入关内。1936年发动西安事变,向蒋介石进行兵谏,提出八项抗日主张。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送蒋介石到南京,被软禁。1946年起被囚禁在台湾,1995年移居美国。2001年10月15日,在夏威夷首府檀香山史特劳比医院病逝。张宅在今赤峰道78号,是砖混结构三层西式楼房。立面中央前凸,左右两侧转角分别为弧形和直角,富于变化。该楼原为前清某贝勒住宅,1924年被张学良购得。与张宅相隔不远的今赤峰道70号为乔铁汉旧宅,两人当年是球友。

   2、任凤苞(1876-1953),字振采,江苏宜兴人。1915年应交通银行总理梁士诒聘请,任该行协理。曹汝霖继任总理时,受曹委托掌握银行实权,成为北洋交通系重要人物。1919年曹下台后辞职。1928年迁居天津,曾任天津盐业银行董事长、金城银行董事等。抗战期间隐居天津。喜欢收藏研究地方志书,为全国藏志名家,解放后全部献给人民政府。任宅位于今赤峰道和山西路家口,正面朝向赤峰道,但现门牌为山西路186号。

   3、王劭廉(1866-1936),字少荃,天津人,天津北洋水师学堂第一期毕业。后留学英国,学习海军和法政。归国后任威海水师学堂、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教习。1906年经北洋大学堂总教习丁家立推荐,任该校教务提调,主持校务。1914年被周学熙延揽到开滦矿务局任协理。王宅在今赤峰道74号。

   4、叶春农,浙江金华人,天津总商会会长叶兰舫之兄。早年随父到津,往返于天津和沧州之间,靠贩卖草帽缏为生。后来靠在李鸿章手下做事的本家哥哥提携,逐渐在军政界发展。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他负责军需工作。袁称帝时,他拒绝任职,回天津寓居。五四时期任天津总商会董事。1935年去世。居所在今新华路与赤峰道转角处,门牌是新华路118号。

   5、李准(1871-1937),字直绳,四川邻水县柑子镇河水沟人。父名征庸,曾任南海县令。自幼随父宦游居粤,历任候补道员、总兵、广东水师提督,后兼任巡防营统领。武昌起义后,跟随胡汉民任广东军政府都督,不久避居香港。民国后长期客寓天津。1922年,北洋政府授予将军府直威将军称号。居住在临近赤峰道的河北路万善里。1919年由李准建房成巷,后转卖给周某,改为泰安里,1982年又更名万善里。

   三是名医数量居多。滨江道解放前是医生聚居之地,有“大夫街”之称。但与之相邻的赤峰道,也是名医荟萃之所,与滨江道比起来毫不逊色。赤峰道上的泰丰里(今称泰余里),是天津名医最密集的里巷。1918年由钱维之(江苏吴县人,晚清秀才。19世纪末弃文从商,在津创办申泰营造厂,承揽建筑工程。1900年时,已成为京津一带最著名的营造厂。曾承建天津北洋大学、南开大学图书馆和北京前门火车站等著名建筑)建房成巷,以国泰民丰意命名,1982年更今名。在泰丰里住过很多知名人士,其中包括四位名医:

   1、陆观虎(1889-1963),江苏吴县人。1910年起学中医,精妇科和内科。1921年起寄身京津两地银行谋生,1932年正式在津挂牌行医。解放后曾任天津中医师公会会长,市人民政府委员、市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等。他的中医病例经学生整理为《陆观虎医案》。陆观虎住今泰丰里4号。

   2、孙璧儒(1899-2001),原名玉瑸,以字行。生于天津县南乡灰堆村。曾就读于成美学校、新学书院和天津海军医学校。1922年被保送法国波尔多大学(法国海军大学)医学系留学。1925年底归国,1926年起长期早天津法国医院(今中心妇产科医院址)应诊。1934年11月吉鸿昌将军在国民饭店遇刺被捕后,为吉治疗过枪伤。解放后曾任市政协委员。1976年12月退休。孙璧儒解放前住泰丰里3号。

   3、陆观豹是陆观虎之弟。擅长中医内科,著有《食用本草学》。他与兄长生活在一起,观虎住一楼,观豹住二楼。

   4、名医丛鸿藻,解放前住泰丰里8号。

   在赤峰道上还有许多私人主持的医院或诊所,包括华北防盲医院、立仁医院、杜泽先诊疗所和好生医院等。这些名医又分别是:

   1、田大文(1897-1966),字绣如,天津人。1924年毕业与北洋海军医学堂,专攻眼科。后赴法国波尔多大学深造。解放后曾任天津市眼科医学会主任委员。1924年法国人卢梭望创办华洋防盲会,1927年由田大文接办,更名防盲施医局,1931年易名华北防盲医院,建国后改建为天津眼科医院。该院建筑为砖混结构,三层带地下室,法式风格,外檐首层入口有雨厦,二层转角设阳台,顶层平顶出檐,周边设护栏。曾用法租界三十二号路163号和139号门牌,拆除前为赤峰道143号。

   2、顾学勤(1904-1984),字孟杰,天津人。1929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医学院。1931年起在开滦矿务局矿区医院工作。1941年在天津开业行医,组建立仁医院,院址在三十二号路73号。解放后在市中心妇产科医院、第二中心医院工作。曾任市人大代表。

   3、杜承恩(1890-1976),字泽先,河北深县人。1918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曾任张作霖随军医生和张学良私人医生。1931年任天津第一市立医院院长。1933年独立执业行医,在三十二号路63号(今赤峰道85号)开诊疗所。诊所后移至昆明路,1949年将房产设备均献给国家,本人被安排在第三医院工作,后任南开大学校医。曾任市政协委员。

   4、名医赵光第、卓景榕、孙星垣、王韶亭、王同安、陈惠民等,解放前也都分别在赤峰道设立诊所。赵光第别名赵恩沛,河北永清人。1939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后两次留学日本。解放后曾任市公安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卓景榕住清河里4号(今赤峰道120号),曾任北洋工学院校医。“九一八事变”后,该院代院长王季绪,因反对当局压制学生运动绝食,即由卓救治康复。卓还是著名京剧票友,从扮相到嗓音都像马连良,所演《梅龙镇》、《胭脂褶》深得马派三昧,故有假马连良之称。孙星垣住仁和里8号,孙是河南省安阳市人,清末曾任宫廷御医,民国后来津执业。王同安毕业于山东齐鲁医学院,擅长内科和精神病科,曾任马大夫医院院长。王同安和王韶亭均是宋棐卿创办的东亚毛织公司股东。唐华庭曾在哈尔滨开牙科诊所,后来津执业。

   走近天津的赤峰道,就像是走进了画中,走进了历史。我们可以在赏心悦目中去触摸近代中西方文化碰撞与融合历史的脉动,亲切地同历史对话,感受历史细胞里文化的芳香,感受它的厚重与美丽。我们应该本着保护的原则适度开发,让这片被高楼大厦环绕的历史文化街区在向世人静静讲述天津昨天的同时,以别样的新姿迎接八方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