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十月影院的回忆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19 9:01:16         人气:1871次

                   岁月留痕——十月影院的回忆

                                 李海涵

    岁月流逝的是旧痕,脑海铭记的是永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即便生活环境不尽相同,但对我来说,童年是幻想的时代。电影院和电影艺术作为一种文化,承载了几代人少年的憧憬、青春的激情、人生的感悟和观念的冲击,也影响了我们的修养和审美观念,强烈的求知欲和探知电影艺术的愿望,使我与电影院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缘。童年的十月影院无疑是我最向往文化殿堂之一,成了现在我对往事回忆中的一抹亮色。

   上个世纪50年代初,前苏联专家在中国规划建设社会主义风格的建筑,曾经影响了当时中国一大批建筑师的设计风格。如,中心广场检阅台、人民体育馆、第二工人文化宫、人民礼堂、南开大学主楼、天津音乐学院等等。然而,给久居河北区的人们留下特别深刻印象的是具有俄式风情历史风貌建筑——十月影院。

   坐落于中山路129号的十月影院是1953年11月为纪念苏联十月革命36周年而建立的一座苏式甲级影院,1954年10月正式开业。它那雄伟的身姿坐落在高高的石阶之上,门前是宽阔的“小广场”,东侧是连接影院的方厅和售票处、西侧是休息厅和安全门出口。在石阶上的平台上,乳白色的大理石围栏环绕四周,更衬托出影院的庄重典雅。每当夜幕降临,由霓虹灯装饰的“十月影院”四个遒劲流畅的大字通体放光、熠熠生辉,影院前游人攒动,到处是欢声笑语。特别是影院前庭的挑檐上悬挂绘制的巨型海报和携家带口、爱侣相伴、形单影只、涌动不息的观影人流,已成为当年中山路上一道靓丽的街景。

   十月影院设施完善,在全市堪属一流。在影院的东侧售票处窗口外的墙上的镜框里面,有一幅“座位票价图”。标识着中间部位为“甲级座”;四周为“乙级座”;前几排、后几排为“丙级座”。价格分别是三角五分、三角、两角五分,共有28排坐席,每排坐席有30个座位。整齐的座椅前后排交错,视野较为宽阔;由于中间没有立柱等遮拦,高度倾斜的地面使观众们看电影互不干扰。所以,整个河北区甚至周边区域的人们提起看电影,必来十月影院。它不但是河北区顶级的电影院,而且可以与坐落于市中心的大光明、光明、和平、八一礼堂等影院比肩,在全市也赫赫有名。在岁月的洗礼中,这座苏式影院深深地打下了“卫派文化”的烙印,成为老一辈人记忆中的一种特殊的文化符号,留在了我们每个人美好的记忆里……

   如果说童年是一条五彩的河、一道七彩的路、一本精彩的书。那么,我愿将这些碎片拼对成一幅画面,去怀念那过往的童年往事。我曾经听我的小学老师讲过,十月影院刚开业时,上映的是率先从苏联引进的《马特罗索夫》、《丹娘》、《马戏团的新节目》、《斯大林格勒战役》影片和国产《白毛女》、《凤凰之歌》、《智取华山》、《渡江侦察记》、《哈森与加米拉》等影片。当年在十月影院观影,观众们感到格外新鲜,引起了人们的热捧,总是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的场面经常出现。尤其是由张瑞芳、康泰主演的影片《凤凰之歌》中的那首《山中的凤凰为何不飞翔》插曲(影片中的对唱由著名电影演员孙道临和北京歌舞团女高音歌唱家林明珍配音),“山中的凤凰为何不飞翔,山下的红花哎为何不发香;谁能引得凤凰飞,谁能浇得红花哎香……”的歌声,传遍了津门的大街小巷。这首电影插曲的魅人之处,还不仅仅在于它的真挚、婉转、优美、充满抒情色彩和质朴韵味,更重要的是它展示着民族音乐的精华,呈现于人们面前、萦绕在大家耳畔,它所营造的朴实无华、毫不造作的情感世界,直接影响和熏陶了整整一代人。

   1957年9月,我到“天津市三区一中心小学”(今河北区新开小学)上学。那时是“半日制”学习,学校经常组织我们看电影。这对我们小学生来说,看电影永远是孩子们的盛大节日。我们带着红领巾,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那首“红领巾,红旗手,打着红旗向前走。总路线万丈光芒,外层空间都照透……”的歌曲,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沿着宽阔的中山路,来到十月影院看电影。那时学生集体票新片一角钱一张、复映片是五分钱一张。我印象较为深刻的影片有《小伙伴》、《龙须沟》、《暑假的礼物》、《鸡毛信》、《兰兰和冬冬》、《地下少先队》、《骄傲的将军》、《孙悟空大闹天宫》、《新队员》等影片,这种难得的幸福是现在出生的孩子不曾经历也无从感受的。每逢电影开演前十分钟,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鱼贯入场。那时,我们最喜欢的影片是《鸡毛信》,现在回想起来,这部影片从内容到形式上都很注重儿童的情趣。片头字幕像一本连环画,一页一页地翻过,特别是张瑞芳老师的旁白生动诙谐,故事一个悬念接着一个悬念,扮演海娃的蔡元元,也因此成为了新中国电影史上一颗耀眼的童星,给我们这些小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当年,在中山路上经常看到戴着头盔、骑着摩托、风驰电掣地穿梭于各个影院那跑片的小伙子,急步地跑上放映室送上一盘胶片,又拿走一盘刚放映完的胶片,急匆匆地穿梭于河北区工人俱乐部、宁园剧场、民主剧场与东亚影院、凯旋礼堂之间,有时演着演着,突然亮起了灯,银幕上打出几个大字“影片未到、请您原谅”引来同学们一片唏嘘声……。

   时空在记忆中穿梭。我们曾被十月影院的前厅挂着多幅苏联电影明星巨幅照片潇洒、美丽的形象所吸引。后来,我从《中国电影》杂志的介绍中才知道,那些照片分别是苏联功勋演员邦达尔丘克、契尔卡索夫、吉洪诺夫、史楚金、伊兹维茨卡娅等人。1962年,十月影院前厅悬挂的苏联功勋演员的照片被摘下后,改换了中国优秀电影演员赵丹、白杨、张瑞芳、上官云珠、孙道临、秦怡、王丹凤、谢添、崔嵬、陈强、张平、于蓝、于洋、谢芳、李亚林、张园、庞学勤、金迪、田华、王心刚、王晓棠、祝希娟等22位大幅黑白照片。尔后,立即掀起了一股更为庞大的“追星”旋风。我们在十月影院观影之前,都会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他们的这些照片前浏览,把他们的闪亮风采与在此之前所塑造的银幕形象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情节和留存在记忆深处清晰不忘的电影故事,演绎出不同的华彩与美丽,都久久地萦绕在我们的心坎里。

   岁月流金、往事蹉跎。1963年,我在天津十中(坐落在十月影院附近的月纬路)上学时,看电影成了娱乐消遣最主要的方式。每逢到十月影院观影,我总是提前到前庭右侧的休息阅览室浏览一下那里的《大众电影》、《上影画报》和《中国电影》等杂志。记得《大众电影》的创刊号上刊登了周总理在香山和被评选为“新中国22大影星”的合影照片。在那些经典电影中,著名影星的影响力、感召力,令我们久久难以忘怀!那时,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往往是以电影为主题。1963年国庆节,我校在十月影院组织了《野火春风斗古城》、《红日》、《冰山上的来客》套票连映场。影片《冰山上的来客》从真假古兰丹姆与战士阿米尔的爱情悬念出发,描绘了新疆地区军民的反特斗争生活。我们从影片中悬念的设置及其气氛的渲染来看,都达到了较完美的境界。片中敌我双方斗智斗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故事情节一波三折、惊险紧张、引人入胜,悬念总是在最后揭晓,这一切都紧紧地扣住了我们的心弦。影片中的主人公杨排长、阿米尔,真假古兰丹姆和侦查员等人物形象个性鲜明。战士的机智、敌人的狡猾、群众的质朴,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经典电影中的一首首质朴、委婉、柔美的旋律,有一种亲切、诚挚的情感,使同学们难以抑制的冲动从心底油然而起,到十月影院看电影,已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文革期间拍摄的新电影毕竟不多,那时候看的电影主要是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和革命小将》、《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热烈祝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西哈努克亲王访问我国西北地区》、《热烈欢迎南也门贵宾》、《万岁!伟大的中阿友谊——热烈欢迎阿尔巴尼亚人民军歌舞团访华》、《新沙皇的反华暴行》、《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红旗渠》等新闻记录片和《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钢铁战士》、《英雄儿女》、《平原游击队》等几部老片子,还有像《铁道卫士》、《奇袭》、《打击侵略者》、《战友》等反映抗美援朝的复映片及阿尔巴尼亚《海岸风雷》《宁死不屈》、《创伤》、《广阔的地平线》、《地下游击队》、《第八个是铜像》、《战斗的早晨》、《脚印》影片;罗马尼亚《多瑙河之波》,《爆炸》《巴布什卡历险记》影片;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看不见的战线》、《鲜花盛开的村庄》、《原形毕露》、《摘苹果的时候》、《延丰湖》、《金姬银姬的命运》等影片。当时津门的老百姓还总结出了各国电影不同特点的顺口溜是这样说的:“中国电影新闻简报;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哭哭笑笑;阿尔巴尼亚莫名其妙;罗马尼亚搂搂抱抱……”

   七十年代初,为适应上映宽银幕影片《智取威虎山》的需要,有关部门对十月影院进行了改造,将舞台向前进一步拓展,并将原28排坐席改为35排坐席。1972年4月,曾在第18届国际电影节上荣获特等奖章的情节感人、催人泪下、风靡朝鲜和中国等许多国家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在我市的甲级影院隆重上映。十月影院又呈现了一票难求的场面。影片中花妮挽着花篮,迎着早上清朗的阳光,在“春天年年到人间”的歌声中走上开满粉红的桃花、白色的杏花和金黄色的金达莱的小山冈的镜头,让我们产生了一种温暖、亲切的感觉。在这世界上,鲜花是永远不会凋谢的。影片中主人公花妮、顺姬姐妹的悲惨命运和那优美的旋律、哀婉动听的歌声感动得我们泪湿衣襟。应该说,朝鲜经典电影《卖花姑娘》,给当时正处于文化寂寥之中的中国观众,送来一阵清馨的春风,也给我们枯燥的精神世界带来一丝慰籍。尽管已经跨越了近40年的时光岁月,但那牵魂动魄的歌声,却依然时常回响在我们的脑海里。

   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使人民生活逐渐提高,新的放映工具和录像机的普及,人们在家里租一盘带子看录像,变得轻而易举。港台电视剧的引进,在家里看电视看电影,即舒适又省钱。卡拉ok的普及,猛烈地冲击着电影行业。也是因为电影票太贵,动辄几十元,观众越来越少。1999年,十月影院被降为二线影院。随即“十月影院”四个鲜红的大字被“东北二人转”的广告牌包围,但主播放厅雕塑和墙壁依然保持前苏联的建筑风格,可容纳900人的播放厅被改成了二人转剧场。另外,十月影院的入口处增建了可容纳百人左右的小电影播放厅,十月影院逐渐走向衰落。2011年初,十月影院被拆迁,即建成的集商贸、酒店、写字楼为一体的“河北区文化艺术中心”将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岁月的长河悠然而过,穿越时光隧道的十月影院,承载着我们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美好时光。啊!十月影院,你占据中山路百年老街之灵气,汇集北岸华庭人文之精华,如同诗般瑰丽、画般壮美、梦般甜蜜、酒般香醇,它的美妙和温馨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底。

                                              2011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