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俄租界史话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4/1/14 9:17:11         人气:1601次

                         天津俄租界史话

    租界是西方列强使用武力强迫清政府在中国的通商口岸内,实行完全独立于中国的法律制度和行政管理系统之外的一套殖民统治,俨然成为“国中之国”独有的社会现象,它是天津半殖民地化的重要标识,也是帝国主义妄图瓜分中国的一个缩影。

   天津租界始设于1860年,此后帝国主义列强每发动一次大的侵华战争,天津的租界就增加和扩大一次。至20世纪初,在天津城厢东南的海河两岸,先后设有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日本、俄国、意大利、奥地利和比利时等九国租界,成为全中国乃至世界上租界最多的城市。帝国主义列强以租界为基地,对天津乃至全国肆无忌惮地进行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侵略,他们不择手段地操纵、控制了天津的经济命脉,加深了半殖民地化的程度。

   历史在这里凝固,时空在记忆中穿梭……。对于近代天津所遭受帝国主义列强的凌辱和欺压,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每一个天津人都会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清光绪26年(1900年)5月21日,八国联军攻陷大沽口炮台,接着进攻天津。次日,2000多名俄国侵略军在老龙头火车站与义和团激战。6月18日,天津城被联军攻陷,八国联军占领了天津。俄军则趁机占领了包括老龙头火车站在内的与英、法、德租界隔河相对的海河东侧大片土地。在李鸿章的指示下,天津河间道张莲芬、直隶后补道钱镕与俄国驻津领事于11月9日签订了《天津租界条款》,正式划定俄租界,其位置为:东至二经路,西南至五经路,北起东站,西临海河,南至大直沽。所占海河岸线相当于海河右岸英、法、德三国租界河岸线的总长。对于俄租界的总面积,一些专著则有不同记载:英国人琼斯著《天津》记载为5334亩;中国文史出版社1992年4月出版的《列强在中国的租界》记载为5474亩。由于俄租界面积大,河岸线长,又紧靠火车站,它控制了天津水陆交通的要冲,成为大宗货物的集散地。自此,俄国在天津有了一块海外领地。

   1903年,俄领事莱觉弗在海河渡口附近建造了一幢华丽的方形大楼作为俄国领事馆(十一经路88号)。该楼坐北朝南,两层砖木结构,建筑面积1784平方米,共计39间房屋。建筑风格是仿中世纪俄式办公楼,尖形铁顶。内部装修考究,优质木楼梯、木护墙板,墙壁下曾用花岗岩砌成,上贴黄色缸瓦片。房间高大明亮,双槽窗,天花板有灯顶灰线。卫生和暖气设备齐全。日本侵占天津后改为日本海关办公处。天津解放后,这幢大楼又成为天津市人民政府直属招待所,如今是天津市乡镇企业管理局办公楼。

   与此同时,俄国人还在俄租界建立了工部局(一经路,今天津站前广场)、医院、巡捕房、兵营(今河东区六纬路191号,即:坐落在海河东岸的原“武备学堂”旧址,与紫竹林租界隔河相望,原建筑今已不复存在)、银行和高级住宅。俄租界当局还在位于海河东岸的领事路(今十一经路)和花园路(今十二经路)地段,建成了天津唯一临海河的租界公园——俄国公园,在园内种植了杨树数百棵,挖掘了深水池塘,修建了凉亭、花坛、马球场、网球场、游泳池、纪念碑和漂亮精致的东正教堂,使整个公园绿树碧波,风景怡人,成为当时一处非常好的休闲去处。俄国领事馆还在海河上开辟了“俄国花园专渡”,供领事馆人员往来于海河两岸。俄租界归还中国后,俄国公园更名为“海河公园”。1939年,日本侵略军占据了公园后,将杨树全部砍伐,在园内建造军用仓库和码头,俄国公园从此废毁。

   1917年,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苏联政府宣布放弃帝俄时期在华的一切特权,将天津等在华俄租界交还中国,当时的北洋政府无暇顾及,不去管理,使天津俄租界成了“三不管”地带。于是,逃难的沙俄贵族、官僚、军官、资本家、地主纷纷外逃流亡到各国,从而失去了国籍,在国际上通称“白俄”。他们取道中亚细亚进入新疆,或取道西伯利亚进入黑龙江,落户迪化(今乌鲁木齐)、哈尔滨等地,也有不少人聚集天津,除了在俄租界落脚外,更多的人集中在英租界小白楼地区。在20世纪30年代,居留天津的俄国人高达6000多人。白俄在天津的处境,因自身的经济实力而有所不同。原来就富有携带资财出逃的,多财善贾,就在天津从事进出口贸易。天津有许多外商银行、洋行、企业,为白俄谋求职业提供了机会。还有些人开办了化工厂、熟皮厂、机械修理厂等小型工厂,而更多的人从事商业活动。如,开设百货店、服装店、旅馆、饭店、酒吧、理发馆、美容院等。白俄制作的面包、糕点、火腿肠、俄斯克酒,在顾客中享有良好的声誉,极为畅销。白俄从事医生、教师、工程师、律师、音乐家、舞蹈家、园艺师等自由职业的人很多,但也有些妇女以充当舞女、妓女谋生。每逢降生节或复活节,俄国东正教教堂备有丰盛的食品款待教徒,成为流亡异国的白俄聚会联谊的最佳场合。当俄国贵族带着仆人、咖啡具、唱片和私家乐队来到天津后,俄租界顿时繁华起来,大街上美女如云,餐厅、舞厅相继开张,天津成了俄国贵族的天堂。从此,在这里有了俄国面包房和俄国大菜馆,除了没有涅瓦河之外,天津俄租界成了小俄罗斯。

   一些帝国主义列强也看上了俄租界的这块风水宝地,英美烟草公司和英商卜内门公司纷纷在此投资开办工厂。与此同时,“美商美孚、英商亚细亚、美商德士古”三大油行的大储油罐也设立在了俄租界。值得一提的是,亲眼目睹南京大屠杀的德国人约翰?拉贝曾在落户俄租界内的西门子公司的北方总部工作了六年。他的女儿在天津结婚,外孙也出生在天津的俄租界。后来,拉贝的儿子奥托?拉贝在他撰写的《拉贝画传》一书中做过这样的表述:“1925年,西门子公司将父亲调往天津担任销售经理,在那里,他的工作非常忙碌。那时,我们家在天津的居住区就在俄租界内……”,画传中还刊登了拉贝在天津的住宅图片、房间内的家具以及拉贝在天津的留影。

   一些精明的天津人也看到俄租界的繁华,纷纷跑到这里来做生意,各种各样地道的俄国用品,摆满了天津人开的商场,从纯粹的俄国咖啡,到真正从俄国运来的酸黄瓜,应有尽有。但好景不长,没有经济来源的俄罗斯贵族逐渐“落魄”了,好在他们还带来了许多生活用品,可以拿出来变卖。最先拿出来换面包的是俄罗斯毛毯,一条重达5公斤的俄罗斯毛毯只卖到一篮子面包的价钱。自此,天津有了一句俗语:“大老俄卖毯子——给价儿就卖。”毛毯卖完了,再卖什么呢?肥皂。俄国贵族家里的肥皂,比中国香皂厂生产的香皂好用还便宜,从此天津又多了一句话:“大老俄卖胰子——香。”

   撩开历史的帷幔,拂去岁月的尘埃。我们从历史资料中了解到了革命前辈们在俄租界内留下了革命的足迹。1920年2月,李大钊送陈独秀从天津赴上海,在俄租界与北洋大学俄籍教授鲍立维进行了接触,担任翻译的正是在北洋大学读书的张太雷。1926年初,傅茂公(彭真)、靳子涛(金城)在大王庄建立了党支部。他们经常深入烟厂开展活动,还在烟厂附近办起了工人夜校。不久,烟厂的党组织成为中共天津特委领导下的四个基层组织之一。1928年,天津英美烟草公司的工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反剥削反压迫的罢工斗争。这次罢工规模大,持续了一个月,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促进了天津的工人运动的深入开展。

   俄国十月革命后,天津俄租界继续由临时政府的白俄领事控制。1920年9月15日,北洋政府交涉署会同天津警察厅接收了俄租界,在驻北京公使团的干涉下,北京政府同意天津俄租界工部局一切照旧运行,由中国代管。1924年8月6日,新成立的苏联政府将俄租界正式还给北洋政府,改为天津特别行政区第三区。

   如今,为使海河俄式风情区现有历史风貌建筑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形成了“近代中国看天津”旅游板块中最有活力、最具魅力、最有品位的文化旅游景区之一,使这片具有俄式遗韵的历史风貌街区在向世人静静讲述天津昨天的同时,将以崭新的姿态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2011年9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