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天津民族工业的发祥地----三条石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12/1 9:04:56         人气:1333次

                   细说天津民族工业的发祥地----三条石

   一位历史学家曾经说过:“先有三岔口,后有天津卫。”天津子牙河、南运河汇入海河的三角地带三岔口,是南北漕运的枢纽,自古商贾云集。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天津成为清政府“洋务运动”官办工业北方中心,地处三岔口的“三条石”逐渐萌芽了近代民族工业。三条石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据史料记载,清代中期以前,南北运河的船只运载的铁器,一般都在这里交换,因此这里也就形成了一个商业繁华的地带。后来三条石地区逐步发展起来,在长不过一里,宽仅一丈的街道两旁,大小铁厂、铁铺,一家密接一家,共有80多家,从这个地区传出的不仅仅是铿锵有力的打铁声,更是一部民族工业发展的乐章。至20世纪三十年代,发展成为天津乃至华北地区

颇具影响的机械制造及铸铁业的中心地区。                                                        

   听久居天津的老人说,因为当年这里离繁盛的三岔河口近,每天车水马龙,为方便行车,在路面上铺设了三条并排的青石,天长日久,车轮把石板都磨出了深沟。清光绪六年(1880年),直隶总督李鸿章的母亲(也有传说是李鸿章的妻子)出殡,时值雨季,这一地区道路泥泞,不方便出行,为了送葬行车方便,李鸿章命人从外地运来上好的大青石,在大路中间铺设了三条并排的青石板。还有一种说法,是为了每年到北开祭奠周公祠(纪念淮军将领周盛传建立的祠堂),运送祭品而铺设的石路。由此可见,青石铺路肯定与这一地区的路面泥泞有关。随着岁月的变迁,原来的三条青石板铺设的路面早就埋在了地下。但是,在三条石博物馆里,仍可看到当年铺设三条石大街所用的三块大青石。大青石上,几道明显的车辙印痕,让人们想见到当年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早年的三条石地区,原本是烧砖挖土形成的窑洼,后来河北大街一天天繁华起来,这里的水洼被填平了,才形成一条条街巷。三条石位置居中,既靠近海河,又与南、北运河为邻。南运河裁湾后,这里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地带,水陆交通都非常便利。当年南、北运河的往来船只很多,船上所需的各种铁制器件,多半要在三条石更换。河北大街处在城乡接合部,各种铁制农具和生活器具销售旺盛,所以一些农村铁匠为了多赚些钱,便盯上了三条石。因为从这里经过水路,可以把华北地区的生、熟原料方便地运进来;打制出来的各种铁器,又可以就近拿到河北大街去出售。开始,这里多半是季节性的铁业,即农闲时用小车推着模子、化铁炉等工具来这里打铁,农忙时回家务农,当时叫“打行炉”。后来,由于各种铁器销量日见增加,从19世纪中叶以后,三条石开业的铁铺愈来愈多。

   清咸丰十年(1860年),直隶交河县人秦玉清带领子侄在三条石开设了第一家铸铁作坊———秦记铁铺,主要生产大小铁锅。此后,不断有打锯条、锯钮、枣核钉、铁锚的工匠来三条石设烘炉,制作砧子、榔头、车锏、药碾子、农用的犁铧等,后来发展到打螺丝、铆钉、机器零件或刃子活。据说三条石先后开过40多家铸铁厂,差不多都是交河人干的。到了民国初年,又有设备简陋,以手工或半手工操作的小厂来这里开业,一般只有两、三间厂房,一两台大工厂淘汰下来的破旧车床,条件极为恶劣。

   三条石铸造业建立最早的是金聚成铸铁厂。该厂于1897年创办,没有动力设备,初建时规模很小,生产的产品主要为铁锅、犁铧、镐头等日用器具。后来,金聚成从天津机器局学来了翻砂制模技术,代替了传统的泥工坯子做铸模的方法,用手摇风箱葫芦代替了大风箱,提高了生产力。1908年以后,金聚成开始铸造提供各机器厂加工用的整套轧花机和织布机毛坯,它的生产和机器制造业密切联系起来,得到很大发展。

   三条石最早的一家机器厂是郭天成机器厂,1898年由郭庆年创办,初时叫天成铜铺,只能制作铜锣和其他一些铜活。1905年,郭天成从旅顺口船坞回天津,带来机器制造技术,开始做机器零件。为外国洋行加工轧花机、织布机等,改称郭天成机器厂。1909年,郭天成机器厂工人郭东波开设万顺成铁厂,专做织布机,后改做人力车零件。1918年改名为郭天祥机器厂,成为三条石地区规模最大的机器厂之一。

   与此同时,真正影响三条石铸造技术发展的因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秦记铁铺的出现,另一个是天津机器局的设立。秦玉清本是“打行炉”出身,能用干模、硬模铸件技术制作各种农具和生活用品,尤其是秦记的铁锅,远近驰名,很是赚了一些钱。后来,秦记铁铺衰落,但秦记铁铺培养的徒工大都在三条石自立门户,成了铸铁业的技术骨干,如三合铸铁厂的创办人高庆澜和他的两个弟弟都出身于秦记的学徒。秦玉清的另外两个徒弟,一个是他的远房弟弟秦玉周,另一个叫徐福顺,后来在法租界马家口与人合伙开设了著名的义顺铸铁厂。日后成为天津铸造业头面人物的史玉凯,当年也得到过秦家的真传。秦记的后人还创造出了硬模铸锅法,铸出的铁锅轻薄省火,盛行至今。所以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正是秦记铁铺的出现,才开创了三条石铸造业的先河。

   清同治九年(1870年)“天津教案”爆发后,李鸿章来天津任直隶总督,在整顿天津机器局过程中,裁汰了一批工匠。天津开埠后,机器局从国外引进了多项近代工业技术,木模翻砂的铸铁工艺便是其中之一。原来这项工艺只有外国工匠掌握,后来中国工匠也学会了这门技术,并开始流传到三条石。此时,西洋传来的手摇羊皮风葫芦,因进风量大,很快便取代了中国传统的木制风箱,后来又换用了电动的鼓风机。技术和工艺的革新,不但使产品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产量也大幅度提高。由此可见,天津机器局对三条石铸造业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到了20世纪初,三条石的机械铸造业成长迅速。一方面是因为天津城市建设的发展,需要大批的铸铁制品,如楼房使用的上下水管道、暖气片,或街道两旁用的路灯底座等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清政府推行“新政”,鼓励民间大办工业。直隶是推行“新政”的先锋,工艺总局从日本引进新式织布机、提花机、毛巾机进行推广。后来出现抵制洋货运动,乡村手工业开始发达,需要大量新式织布、提花和制毛巾所用的机器,从而刺激了三条石的铁业作坊,向生产机器和组装机器方向发展,并为他们的产品提供了很大的销售空间。当时这些机器差不多都是三条石的铁工厂仿造的。1914年,三条石的铁业作坊已有17家,并出现了机器和铸铁业的分工。

   20世纪20年代,天津港成为北方棉花出口的最大口岸,许多棉花商在天津建立了打包厂,需棉花打包机;还有一些棉花商将棉花出手后,又把三条石生产的织布机,通过水陆贩卖到华北各地,这些都进一步刺激了三条石铸造业和机械制造业的发达。20年代后,大量的民族资本注入到天津轻纺工业、化学工业、食品工业中来,各个厂家所需的机器虽然是进口产品,但日常所用的大量配件也要依靠三条石的机器厂和铸铁厂来提供。后来三条石所产的机器零配件供应范围又扩大到了华北地区。动力和机器的不断更新是促进三条石工业发展的另一因素。1912年华顺铁厂开始使用电力,到1916年,机器、铸铁两业普遍使用了电力。但20世纪20年代,三条石各厂的产品品种也不断增加,除织布机外,还能生产各种桅灯和柴油机。

  三条石各厂一般属于资本少、规模小的中小型工厂,能够不断得以发展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多有一套独特的生产经营和管理办法,厂主多是本行学徒出身,对工厂亲自管理,并参加生产,熟习生产流程,熟习市场,所以工厂的层次少,效率高,以销定产。一些工厂厂主开始建立现代经营意识,如通过传媒或其他手段做广告,宣传和介绍自己的产品。一些工厂还聘用律师做法律顾问,以维持工厂的经济利益。

   在上世纪20年代,三条石地区已有铸铁厂20家,机器厂25家,两业初具规模,在华北地区颇有名气。当时有资料介绍说:“本市之机械工厂,家数众多,几随处皆是,而以河北三条石为集中街衢。”到上世纪30年代,三条石已成为一条独具规模的“铁厂街”,而且分厂、分号遍及全国十几个省市,产品不但销售至华北各地,有的产品还远销到南洋群岛。这时的三条石,可以说发展到了鼎盛时期。但在根本上,天津经济发展所造成的社会需求,乃是三条石成为机械和铸造业发祥地的主要原因。

   新中国成立后,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政府为配合海河经济、文化、景观的发展,将在三条石地区建立博物馆列入规划。1958年10月成立了筹委会,开始筹办三条石历史博物馆。通过多次讨论,确定了馆名、馆址和陈列大纲,经呈报天津市文化局同意后,确定该馆为专业性的博物馆,以三条石地区的机械、铸造业的发展过程为基本陈列内容,向人们展示三条石早期自然概况、三条石工业史,三条石工人生活和斗争史。1959年9月25日,周总理亲自题写了馆名。1959年9月27日正式开馆,成为天津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