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在天津静园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7/10 8:44:53         人气:1652次

                           溥仪在天津静园

                               李海涵

   在天津和平区鞍山道西侧的鞍山道小学对面有一个别具特色的门洞,现门牌是鞍山道70号。在大门的墙面上镶嵌一块石牌,上面刻有“静园”两个大字。静园——这座有着80多年历史、东西混合型庭院式住宅,已经获得了天津市特殊保护等级历史风貌建筑、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国家3A级旅游景区称号。而其中陈列的整修前后情况对比的图片,更能体现一个城市对历史风貌建筑重视和保护的程度,静园作为首个依据地方法规对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整理的试点项目,也将对天津市其他名人故居的保护利用产生深远的影响。

   静园是一座有着西班牙建筑风格的洋楼,原本是民国驻日公使陆宗舆(五四运动中,他与曹汝霖、章宗祥一起被称为“卖国贼”,后寓居天津日租界经商)建造的。1929年溥仪从鞍山道的张园(即,清代两湖统制张彪于1915年所建的豪华宅院。1925年2月24日,清逊帝溥仪从北京逃至天津,曾居于张园)搬到此处居住,直到两年后他在日本人的协助下出逃东北。那时的溥仪,是落魄的,但又是意气风发的。正是他搬过来后,将原来的乾园改名为静园,取静以养浩然正气之意,作为二十出头的下野皇帝,他是有抱负的。

   虽然这里的洋楼设施齐全,生活得很舒服,但是他还有不能摆脱的心结。洋化的皇帝可以不喜欢故宫,但是不可以被人赶出来,这样的遭遇,即使普通人也不会释怀,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更是奇耻大辱。历史上的下台皇帝,大都是会静待时机,徐图再起的。如果溥仪一直居住在故宫里,那么就是一摊死局,外面的人不好进来,里面的人又冲不出去。即使有偶尔的机会,他也定然舍不得这偌大的家业。终将成为笼子里的金丝雀,墨守陈规,困守于此。只有外力的推动才能有变局。

   日本帝国主义又加紧了对华北、京津两地的侵略和渗透。为了达到尽快占领整个中国的目的,日本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在积极策划东北成立满洲国政府的同时,继续推行华北自治。他们锁定了居住在天津日租界、已逊位多年的末代皇帝溥仪,认为溥仪是满洲国傀儡政府最佳人选。为了让溥仪能够顺利地逃往东北,日本特务真是煞费苦心,他们在实施挟持计划的前三天就开始了行动。1931年11月8日,他们将天津的日本浪人、汉奸、流氓收罗了起来,组建了便衣队,在其严密的监控下对日租界附近的中国地进行了抢劫和袭扰,史称“便衣暴乱”。就在便衣暴乱的第二天,日本当局以此为借口,对日租界实行了管制,街上不许行人走动,每个路口均有日本人设置的路障和岗哨。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土肥原贤二决定将劫持溥仪的计划在傍晚进行。

   1931年11月10日,看似宁静的静园内一片慌乱,溥仪的心情更是十分矛盾和紧张。而此时,土肥原贤二对溥仪进行了控制,并在溥仪的身边安插了多个线人,其溥仪的亲信郑孝胥早已是日本人的说客了。这一天,蓄谋已久的土肥原贤二派出特务吉田忠太郎早早地守候在宫岛街(即鞍山道)。当溥仪的车一出静园的大门口,吉田的汽车就紧紧地跟在了溥仪的车后,汽车每遇到日军的检查,均由吉田在后面打招呼,汽车很快被放行,不一会儿,汽车来到日租界的敷岛料理店。据传,在溥仪从静园出来时,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溥仪被掖在汽车的后背厢内逃出来的。吉田过来打开后背厢,搀扶着溥仪进了料理店,等候在那里的日本军官真方勋大尉,拿出一件日本军大衣和军帽给溥仪穿戴好,将溥仪换上了一辆日本军车,这辆车一路无阻,沿海河西岸向下游开去。

   车开了大约有15分钟,这时天已黑了下来。停车后,溥仪发现不是日租界码头,心中有些发毛,原定溥仪从静园出来,到日租界码头(今锦州道与哈密道之间)上船,该路程不过五分钟,没想到,坐了十几分钟的汽车,不知是什么地方。吉田似乎看出溥仪的心思,便说:不要怕,这是英租界,我们的船没有赶上万国桥的开启,要连夜赶路,天亮前必须赶到大沽口。说着,吉田与真方勋不容溥仪多想,将溥仪搀扶下了沿堤岸的台阶,那里停着一艘没有一丝灯光的日本小汽艇,吉田和真方勋并没有上船,而是将溥仪交给了站在甲板上的日本兵,此时溥仪心中更是疑虑重重,为此后悔当初的决定,其亲信郑孝胥与他的儿子郑垂从船舱里爬出来向他请安,溥仪的心情才好些。郑氏父子的提前到来,证明计划一切顺利。

   溥仪进到了舱内,小船一路向东行驶,在船舱内还有三名日本人,分别是上角利一、日本浪人工滕铁三郎和大谷,这三人均与溥仪相识,但今天没有同往常那样向溥仪请安,而是阴沉着脸,充满杀机的眼神一时不离溥仪的身影,三个人手里紧紧握着枪,船很快驶出了英租界,到了军粮城附近,岸上有中国军队,要求停船检查,船渐渐地慢了下来,船上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这时船身突然加速,向前冲去,岸上的机枪和船上的机枪对射起来,小船冲出了哨卡。

   就这样,溥仪在次日凌晨登上了停在大沽口的商船“淡路丸”号,老谋深算的土肥原贤二早已等候在船上,并亲自护送溥仪到了营口,数月后在土肥原贤二的导演下,以溥仪为首的伪满洲国政权在中国东北成立。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溥仪被迫颁布“退位诏书”,企图潜逃日本。正当此时,他与日本关东军的败兵们在沈阳机场的候厅室被苏联红军抓获,并在苏联被监禁5年。1950年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1959年12月4日,溥仪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特赦令:“该犯关押已经满十年。在关押期间,经过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已经有确实改恶从善的表现,符合特赦令第一条的规定,予以释放。”从此,溥仪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