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天津的桥梁

作者:李海涵         发布时间:2013/6/13 8:27:48         人气:1672次

                       细说天津的桥梁

                              李海涵

   一位历史学家说过,一座城市有了水就有了活力,有了桥就有了诗意。天津是一座以“水文化”为依托的城市,桥对于每一个天津人来说,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近年来,一批海河桥相继完成改造和新建,这些具有历史韵味的老桥和赋予现代气息的新桥,不仅为市民出行带来了便利,也为海河增添了色彩,更见证着天津的发展。海河两岸“水清、岸绿、景美、游畅”的人水和谐美景,构筑起与天津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相媲美的滨河亲水景观,海河堤岸景观如同海河的“百变名片”,直观地展现了天津的历史和今天。

   天津开埠之前,两岸横渡主要靠摆渡和浮桥。由于漕运兴盛以及海河水系经常泛滥,天津的桥一开始是服从舟船通行的,很少有石桥和木桥。清末洋务运动的兴起,把天津推上了近代化的快车道。桥梁作为公共设施,它的集中兴建成为近代天津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海河上具有开启功能的铁桥。天津铁桥历史虽短,却代表着生产力的发展,并传递着近代工业文明的信息,直接体现城市发展水平。

   清末的天津成了北方洋务运动和西方文化传播的中心,许多新的制度都是从这里经过实验走向全国的。1870年,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兼北洋三口通商大臣后,在天津海河边建立了直隶总督行署。当时直隶总督署在保定,自李鸿章兼任北洋通商大臣后,除了封河的季节外,他常驻天津曾经游历各国、亲眼目睹近代工业文明的李鸿章在天津开始逐步推行和扩大“自强求富”的洋务运动。没有钢铁,便没有近代工业,架钢铁大桥成为李鸿章强国梦的一部分。

   清光绪八年(1882年),天津成立了海河工程局,并在全国率先开始应用近代技术筑路建桥,同年横跨南运河上的天津第一座铁桥建成,1887年移至子牙河,取名“大红桥”。1888年,工程局在直隶总督行馆前的南运河原处建开合桥,替代原来的浮桥,这就是天津第一座悬臂式开启桥,也是我国最早的开启式钢桥——金华桥,这也是海河接轨近代工业文明的开始。

   1901年袁世凯继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后,于1902年将原驻保定的总督衙门移驻天津,并将海河北岸原淮军的海防公所改为直隶总督衙门。《辛丑条约》签订后,天津满目疮痍,海河上游的东西两岸被划为租界。思来想去,袁世凯决定把天津的“新区”放在紧临奥租界的“河北”。新市区的构思适应了城市发展的需要,1903年在河北区种植园南侧,袁世凯修建了新火车站(俗称北站),解决了老龙头火车站(今天津站)虽为中国的管辖地,却在俄、意、奥3国租界包围中的尴尬。车站建成后,为了方便城乡和新区的交通,在“窑洼”原浮桥处,开始修建金钢桥。至民国初年,这里己成为天津行政、经济和文化教育管理中心,金钢桥也是袁世凯惟一出席庆贺典礼的铁桥。1924年,新金钢桥建成后,旧金钢桥即成便桥,1927年因待修停用。在经历了72年的风风雨雨后,金钢桥底钢板已经锈蚀,桥身亦不能启动,桥体整体下降,成为当时的危桥。1996年,金钢桥被拆除,并于同年年底建成新桥。新金钢桥的通车,加快了交通的运转。但在天津市民心中,老金钢桥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老金钢桥被拆除时,很多天津市民自发地守在铁桥边,久久不忍离去。金钢桥延续着天津人的记忆,令人难忘。金钢桥的拆除,也引发了很多有识之士对近代工业遗产利用与保护的深思,大家都希望这些“城市的名片”再也不会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1870年至1890年,先后有9个国家在天津设立了租界,天津成了当时国内设立租界最多的地区。特定的历史背景造成了天津的畸形发展,但也带动了海河桥梁的建设。比如天津市现存最早建造的大型铁桥之一金汤桥,就是为铺设从东浮桥至东站有轨电车路轨,由天津津海关道和奥、意租界领事署及比商天津电车电灯公司合资改建的。另一座耗资125万两白银的解放桥,原名“万国桥”,处于法租界与俄、意租界之间,由法租界工部局主持建造。租界的存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性质,造成道路桥梁不成系统,中国人自己的土地却任由外国人进行规划和设计。抗日战争和国民党统治时期,海河上的桥年久失修并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比如1903年建的旧金钢桥桥墩是外包钢板内填水泥的样式,很结实,却在1943年时,因侵华日军急需钢铁,拆除了旧金钢桥以造枪炮,仅留下了露在河面上的桥墩。旧桥墩诉说着伤心的历史,也深深震撼着我们的心灵。应该说,在起于三岔河口、横贯市内六区和东丽区及津南区,于塘沽区汇入渤海的长约70公里的海河上,陆续建成的金钢桥、金汤桥、万国桥(今解放桥)等能开启的大铁桥,形成了壮观的风景铁桥连着强国梦。

   天津刚解放的时候,海河上只有3座桥,特别是解放桥下游20公里没有任何桥梁。随着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开始,这一时期海河上的桥梁建设体现了改造旧租界和旧市区,解决窄、卡、堵、低的问题,实现先通后畅,解决了两岸出行等问题。1951年,天津市政府先把敌伪时期修建的木桥——胜利桥改建为半永久性混凝土桥,又在1954年修建了狮子林桥,1959年建成刘庄浮桥,并于上世纪60年代新建北安桥,并拆除了胜利桥。1976年后,在解放桥以下迅速修建了四新桥(现在的光华桥)、大光明桥、赤峰桥、改造了刘庄浮桥,方便了海河两岸的交通。1958年时,通过解放桥的车辆高峰时段可达到5000多辆次,日平均每小时3000多辆次,其中机动车400多辆次。居住在海河下游的市民,如河东区的中山门工人新村、唐口河和西区尖山、西南楼工人新村的百姓,每天有4万人次在解放桥下游的6个渡口过河。靠摆渡过河,每天要排很长的队伍,早起晚归影响休息。在这种情况下,天津开始了大规模的桥梁建设。

   天津塘沽地区最早沟通海河南北两岸交通的方式是轮渡,塘沽区的渡口行业在上世纪60年代进入了大规模发展阶段。1961年,在渡河的舢板上安装了汽油机,渡运能力大幅提高。到了1962年,平均每月轮渡渡河量达到648000人次,比建国初期增长5倍以上。到了上世纪70年代,塘沽轮渡虽发展迅速,基本能够满足市民渡河的需要,但对于大型货运车辆来说,往返海河南北只能绕行海河防潮闸。上世纪80年代时,随着塘沽区港口运输、对外贸易、海洋石油等飞速发展,以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货运渡河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1985年11月13日,连海河南北两岸的海门大桥正式建成通车,成为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直升式开启桥,对塘沽地区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成为塘沽地区沟通海河两岸的重要枢纽。由海门大桥组成的“海门古塞”还成为当时的津门十景之一。

   从2003年2月起,天津实施了海河两岸综合开发改造工程,目前,一个围绕海河而形成的集观光旅游、购物餐饮、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经济板块已初具规模,一条绚丽多彩的海河观光带正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人们面前。在实施海河综合开发的过程中,天津市特别注重对海河桥梁的建设和改造。三岔河口到外环线的上游段原有桥梁12座,分别是新红桥、金钢桥、狮子林桥、金汤桥、北安桥、广场桥、解放桥、赤峰桥、大光明桥、刘庄桥、光华桥及海河大桥,平均间距1.6公里。按照海河综合开发总体规划要求,在上游段将新增加16座桥梁及越河隧道,平均间距减少到0.68公里,以保证海河两岸之间交通的密切联系。另外,在桥梁设计中,除充分考虑城市总体规划外,还应注重桥与城市景观的协调,把桥梁作为艺术品和旅游景点来设计。

   现在,海河上已是“一桥一景”,这些渗透了独特地方特色和传统文化元素的桥梁,成为了天津市重要的文化符号。海河综合开发工程项目中桥梁的建设方式可分为三大类型:海河既有旧桥的改造,包括狮子林桥、北安桥、大光明桥及光华桥;又有开启桥的修复与加固,包括金汤桥和解放桥;海河还有新建桥梁,包括大沽桥、奉化桥、蚌埠桥、赤峰桥、富民桥等。海河上新建的3座桥梁分别是大沽桥、保定桥、奉化桥;采用新技术抬升改造的两座桥梁分别是狮子林桥和北安桥;整修过的老桥是解放桥和金汤桥。狮子林桥的成功抬升,使天津率先将顶升技术应用于旧桥改造之中,开创了城市旧桥改造的先河。金汤桥、解放桥等历史钢桥,经过改造恢复了开启功能,使全国少有的钢结构开启桥得以保留和完善,不仅开启了人们尘封已久的记忆,更传承了海河源远流长的历史文脉。新建的大沽桥、保定桥、奉化桥以其优美的造型、完善的功能和先进的理念,被桥梁界所关注,其中大沽桥还获得了世界桥梁最高奖——尤金.菲戈大奖。2008年亮相海河的还有为刘庄桥“减压”的富民桥、造型犹如“飘带”的金阜桥、“巨轮”扬起风帆的赤峰桥、如“飞鱼”水中跃起的通南桥、装有“摩天轮”的慈海桥、“工业味”浓厚又颇显内涵的新三条石桥等等。

   天津海河上的桥,印证了城市面貌、城市容量和城市价值的变化。海河以生命之歌弹拨着城市的琴弦,更以桥的高歌弹奏着城市的节拍,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