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津门故里

天津小洋楼陈少梅旧居

作者:北方网         发布时间:2018/2/25 19:42:51         人气:376次

             天津小洋楼陈少梅旧居:天才画家 弱冠闻名

 内容提要:在独具味道的天津古文化街宫前广场,一尊铜像静默地“坐”在那里,守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身影,铜像旁写着三个字:陈少梅。一年前的4月9日,在陈少梅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这尊铜像在天津古文化街揭幕,这是天津对这位早逝的国画大师的纪念。


天津北方网讯:在独具味道的天津古文化街宫前广场,一尊铜像静默地“坐”在那里,守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身影,铜像旁写着三个字:陈少梅。一年前的4月9日,在陈少梅诞辰一百周年之际,这尊铜像在天津古文化街揭幕,这是天津对这位早逝的国画大师的纪念。

1948年12月,平津战役开始。天津地下党文艺组内定,天津解放后文艺界主要依靠对象为常宝堃和陈少梅。多年后,这位早熟又早逝的国画大师,已成为天津画坛永远的骄傲!

著名画家启功曾说:“我比少梅先生虽仅小两岁,但学画时望先生的作品,已如前辈名家,可见他成就之早”。在中国现代画坛,陈少梅被公认为是成名最早的画家,其大器早成的经历,可彰显这位国画大师的勤奋与灵气。


  天才画家,弱冠闻名

初夏,记者在北京拜会陈少梅女婿米景阳,翻开米先生拿给记者的一本《陈少梅画册》,笔墨间大家之气派扑面而至。米景阳告诉记者,最近文化部《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的征集工作已经开始了,陈少梅与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等8位大师成为第一批建档的大师。而陈少梅的成名,则不止于当代,在他十几岁时,他就已技惊画坛。

陈少梅祖籍湖南衡山平田村。平田陈氏,为历代书香门第。陈少梅的父亲陈嘉言曾任清末翰林院编修,诗文书法当时均有盛名。陈少梅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深得父亲喜爱。他后来能成为书画奇才,与他的家学渊源不无关系。米景阳告诉记者,陈家除了陈少梅外,还出了很多贤士名流,他的堂叔陈鼎曾与谭嗣同等六君子一同被绑赴刑场,险被杀害;而英勇就义的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家夏明翰则是陈少梅的外甥。

十几岁时,陈少梅随父亲来到北京,十五岁那年,他成为著名国画家金北楼的关门弟子。金北楼曾对人说:“我一生教授弟子甚多,他是最小的,却是我最得意的”。在陈少梅次子陈长智修订的《陈少梅年表》中记载,陈15岁时参加中日第三次绘画联展,他的作品参展并获广泛好评。16岁,陈少梅开始在京课徒教画,自此成为“神童”画家。


  移师天津,攀书画人生高峰

天津画家孙其峰曾说:“少梅杰出的贡献之一是他(不仅是画家)又是艺术教育家。天津现在的画家,主要从师于陈少梅、刘子久两大家”。在陈少梅45年的短暂人生中,他从21岁至44岁的二十几年时光都是在天津度过的。这二十年间,他在天津办学收徒、作画设厂,成为天津画坛京津画派最重要的代表。

米景阳介绍,1930年,津门画家要求成立湖社画会天津分会呼声颇高,湖社画会遂决定成立天津分会,由陈少梅前往主持工作。会址设在广东路崇仁里4号,他们招收学生,广纳画徒,“人才济济,盛极一时”,开拓了天津画坛新局面。

在当时天津法租界的永安饭店留下了陈少梅的两次人生辉煌。1935年7月6日至8日,陈少梅画展在天津法租界永安饭店二楼举行。7月11日的《北洋画报》刊登陈少梅作品二幅,并载书画名家巢章甫(1912—1957)的一篇短文《陈少梅画展小言》,云:“画家陈少梅先生,英年力学,名震平津”。1947年4月,陈少梅在天津永安饭店举办画展,盛况空前。他在5月15日写给友人的信中说:“上月弟在津举行画展,成绩甚佳,一时感以为近十余年来仅有之盛况,差可告慰。”

陈少梅的书画人生在天津到达了璀璨的艺术高峰。


  避居世界里的日子

陈少梅在天津的主要居所共有三处,达文波道(今建设路)达文里和伦敦道(今成都道)世界里和福音里。其中的世界里1号给了陈少梅一家很多难忘的人生记忆。

陈少梅的次子陈长智回忆,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7月30日天津沦陷,湖社天津分会停止活动。陈少梅带着一家老小避居英租界伦敦道(今成都道)世界里1号。“当时家里人口多,经济十分拮据。全家居住在世界里1号一座小楼里,是租用的房子,面积不大,人口最多时有10口。我们兄妹四个,我奶奶,姑姑、我叔叔,我父母,表哥,10口人仅靠我父亲一个人养活。父亲很忙,整天除了教学就是自己作画”。在生活的重压下,陈少梅尽可能多画一些画,以贴补家用。

在世界里1号,陈少梅粗茶淡饭,不求闻达,但却在此收徒授课,造就了一批中国画人才,其中的一位,便是他后来的妻子冯忠莲。

虽居陋室,但陈少梅的生活依旧多姿多彩。他的女儿陈长玲回忆:“父亲爱好广泛,作画、课徒之余最喜欢听京剧。他爱唱余派老生,每当撂下画笔,他常一边审视自己的新作,一边唱上两句。”陈长玲还记得陈少梅有时还学武生,原地一跃就跳到八仙桌上。


  女儿眼中的“画痴”父亲

45岁即英年早逝,这给陈少梅的子女们留下了终生的痛楚和遗憾。尽管他去世时爱女陈长玲才11岁,但她记忆里父亲的面容却永远清晰。陈长玲在父亲诞辰一百周年时回忆:“我记得,父亲每次出门办事,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蹲下身来,摊开双手,满脸笑容地对我说:‘来,举高高!’我兴高采烈地奔过去,把两只小手按在他有力的大手上,他将我高高举过头顶,我高兴得笑个不停。”

几十年后,他的子女对他最深的印象依然是他对绘画的痴迷。长子陈长年曾回忆,陈少梅不论寒暑,出门时总要带一个小本子,有时会途中停下画起来。“小时候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从来没有带我到公园玩过,就去过天津的水上公园,去过一次,我就不愿意和他再去了,他见着一棵树就发呆,掏出笔就素描。”而陈长玲和父亲一起生活了10年,对父亲痴迷绘画印象颇深。“父亲作画非常投入,有一次夜深了,奶奶给我父亲送去一个馒头和一小碟白糖。过了一会儿,奶奶去收拾碟子,发现父亲的嘴上沾了许多墨,而白糖还在那里,原来父亲错把馒头蘸了墨吃。第二天,奶奶讲起,引得全家乐不可支。”

1954年中秋前夕,陈少梅到北京湘乡会馆看望母亲。正话家常时,忽然面色大变,踉跄起身,便一头栽倒在母亲的床上,一代国画大师就这样猝然离世,令画界扼腕。启功后来在为陈少梅的画展作序时写道:“这位在艺术上极有成就,在年龄上前途无量的画家,竟无法更多地贡献他的才能和力量了,这又岂是陈少梅先生个人的不幸呢!”


陈少梅(1909-1954)名云彰,字少梅,号升湖,湖南衡山人,以字闻名于世,擅长山水、人物画。其山水画以刚劲斧劈皴法见长,重现沉寂300年北宗辉煌,且以北宗为体,南宗为用,推出了“北骨南风”的独特面貌。曾先后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天津分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学院院长等职。是中国现代画坛最有影响力的画家之一。专家支持金彭育记者苏莉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