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惠达育] 文革运动 兴平劫难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1 7:25:05         人气:3380次

                                  文革运动 兴平劫难


        1966年春,在晴朗的天空下,笼罩着滚滚的政治乌云。年初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突出政治大讨论,进而批判“三家村”、“邓家店”,为开展一场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做好了舆论准备。到五月十六日,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下发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通知。之后,人民日报于六月一日,发表了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从而,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这场运动来势之猛、声势之大、时间之长、伤及人员之多、破坏力之强,堪称世界之最。当时,整个中华民族经过一场浩劫,广大人民群众陷入苦难的深渊之中。

        人民日报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这篇文章,即是宣言书,又是动员令,吹响了文化大革命的战斗号角。把各单位已经箭在弦上的革命群众,手持“红宝书”,一哄而起,开始了乱箭齐发,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所谓的“牛鬼蛇神”。被殃及到无辜的群众,戴上高帽子游街,开批斗会。一时,搞的乌烟瘴气,引起了社会上人人恐慌,个个自危。不知说错那句话,或写过不合时宜的文章,都要遭到批斗。之后,伟大领袖写了一篇《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并火上加油地提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口号。从此,群众运动如同脱缰的野马奔驰,决了堤的洪水横流,迅速地波及到全国各个角落。群众的情绪,已经达到了狂热的程度,对领袖的话,心领神会,纷纷起来造反。把斗争的重点,马上转移到各级领导干部,不分好坏,均以冠上“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帽子,而统统被打倒。取而代之的是由造反派联合组成的革命委员会,就更无法无天了。整日搞武斗,打派仗,给工农业生产造成严重损失。经过一个阶段后,文革运动又转向清理阶级队伍阶段。美其名曰,要铲除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社会基础。各单位群众便把人事档案搬了出来,进行查阅,一个个过筛又过箩,有枣没枣也要打上三竿子。其结果,首当其冲的把在历史上,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审查的对象,不论有否结论,统统‘揪’了出来,一律都称之为“牛鬼蛇神”,而被关进“牛棚”。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一场更大的劫难,又降临在她的家中。他的丈夫也被戴上“日本特务”的帽子,而关进“牛棚”,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原本清白无辜的国家干部,却被扣上“日本特务”的帽子。在革命群众看来,帽子还不够重,又从档案的字里行间中,发现对开除党籍之事,曾向上级党委申诉过,为此,又加上“右倾翻案急先锋”的帽子。然而,从这两顶帽子中进行推导:即是“日本特务”,又在“翻案”,这就是对现实不满,那就是“现行反革命”。她的丈夫就戴着这三顶帽子,在“牛棚”中接受审查。

        所谓“牛棚”,明眼人都清楚,实为监牢。被审查的人员,均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利,失去了人身自由,并由造反派人员轮流日夜看管。回想起来“牛棚”二字,真是阴森可怕,使人不寒而栗。不亚于日本的宪兵队和国民党的监狱。与他们不同的,则是各单位都设置“牛棚”,数量之多,超出前者。而且,时间上又无期限,她的丈夫就蹲了四年零八个月之久。设置“牛棚”者,这一发明实为二十世纪中叶的一种红色恐怖。

        关进“牛棚”,就须“审查”,如何审查,且看以下做法:

        其一,私设公堂,大搞逼供信。当造反派令其交待问题时, 稍有不慎,便遭到拳打脚踢,这是对文明的践踏。有一次,被姓张的造反派,用橡皮裹着钢丝的鞭子,打在臀部,似如针扎,疼痛不已,造成内伤。另一次,某造反派将其左耳膜打破,顿时失去听力,聋了三个多月,经过治疗才恢复正常。造反派能下此毒手者,已经失去人性,这就是当时真实的写照。同时,还有写不完的检查材料。

        其二,开批斗大会,接受群众的批判。批斗会已成为家常便饭,大会小会分别进行。凡接受群众批判,都要戴上几公斤重的大牌子,标明身份,立在会场之中。稍微站不好,便会遭到造反派的毒打。有一次,在大会上,某造反派就重拳打在其胸部,当时感到头昏眼花,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此时,她在会场之中,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便挺身而出,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迫使这位造反派的嚣张气焰才有所收敛。散会后,革委会主任李X X,找她谈话说:“你不要和群众对立,群众气愤时打两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她严正地质问:“你是革委会主任,你如何执行中央关于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指示,你是做党的领导?还是当群众的尾巴”。以后在公开的场合下,不再动手打人了。

        其三,繁重的体力劳动。她的丈夫自被关进“牛棚”的那天起,即停发了工资,每月只给60元生活费,还得参加厂内的最繁重、最脏、最累的劳动。每天清晨4点多钟,就得起床,打扫厕所,扫院内公路,做杂工。晚上睡的很晚,不到夜12点不准睡觉。这种非人的待遇,生活上吃不好,精神上受折磨,时间旷日持久,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了。开始,眼睛得了中心视网膜炎,向眼内球后注射可的松针剂,又服用中药, 经过100多天的治疗,视力才恢复正常。

        由于长期的受到折磨与凌辱,又不知道何时才能搞清自己的问题,感到前途渺茫,遂产上了自杀的念头,了此一生。但是又一想,如果死了,倒给造反派提供了口实,给你扣上畏罪自杀的帽子,倒是永远也摘不掉了,反而会影响老婆孩子,成了反革命的家属,那将是永远也翻不了身。从此,多大的困难与委屈,他都能顶得住,只得逆来顺受。

        通过长达四年的审查,造反派经过紧锣密鼓的内查外调,挖空心思也要找出证据,想抓一个重要的“敌人”,以此向上级领赏。他们派出大批人马,走遍了华北、华东、华南以及东北各地区,查阅敌伪档案,找证人谈话,记笔录,访问有关机关单位。戴着有色眼镜,从故纸堆的字里行间中,去查找“特务”二字,其结果都与高国植无关。但是,他们还是贼心不死,外调人员在查阅伪满州国有关特务档案后,躺在沈阳市的旅馆床上,恶狠狠地说:“怎么高国植就不是特务”?之后,又扩大新的线索,继续去查证了。最后,外调人员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却一无所获。每次,都是带着问题前去,却是怏怏而归。不仅与“特务”二字无缘,就是连其他的历史问题也未查出。经过几年的外调,高国植的问题没查出,可是外调人员却是收获颇丰。除游览了名山大川、饱赏了都市风光外,还品尝了各地的风味小吃,外购了当地的土特产品,每次外调都是满载而归。与众人交谈起来,还是津津乐道,岂不知是用国家的金钱,供他们旅游罢了。还恬不知耻地向外人炫耀呢!这些人真不知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高国植历史没有问题,造反派给扣上的三顶帽子,均不存在,应当说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可是造反派仍不甘心。鉴于已经进行了四年零八个月之久的审查,不能再拖下去,只好暂时作罢,先把问题“挂起来”,做为“内控对象”掌握。造反派一手炮制的冤案,就这样草草收场。但是对被害人,所受到的精神折磨,身心上的摧残,经济上的损失等等问题,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只是在大会上宣布“解放”了事。而陷害人者,仍旧高官稳坐、权力紧握,那些打手们还是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此时,他们又在窥测新的目标和对象,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了。

        以上是她的丈夫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被关进“牛棚”的情况。话分两头,现在介绍一下她在这几年的遭遇。

        自从她丈夫被关进“牛棚”的那一天起,她就成为“老牛婆子”,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对无故抓人,私设公堂,是侵犯人权的行为。可是在那个年代, 无处讲理,面对这一切,又毫无办法,个人是无能为力。家庭的一切负担都落在她的肩上,还得承受外界的政治压力与打击,使她步入度日如年的,艰难困苦之中。由于长时间苦闷和忧郁,结果又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国又开展了抓现行反革命的“516”运动。厂内发现了一则反动标语,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此事与她毫无相干,但是厂革命委员会主任李X X 之流,诬陷她幕后策划女儿高小惠书写的。企图把这个罪名,强加在她的身上,把她打成现行反革命。当她问到有什么根据时,李XX只说是推论,拿不出证据。事关重大,她据理力争,寸步不让。她理直气壮地表态,我没有幕后策划女儿高小惠写反动标语,你们搞错了。有党中央、毛主席健在,我要上告。在相持不下的情况下,上级机关派来了四名解放军同志, 来厂专案调查。经过对全厂职工及家属逐人核对笔记,才查出作案之人,排除了她女儿的罪名。李XX的阴谋才未能得逞,但是李XX并没有就此罢休。为了揪出惠达育这个“现行反革命”,他又把两个工人(即言XX、蔡XX)关起来隔离审查。让二人写惠达育反动言论的揭发材料。过了几天续XX找惠谈话,要她实事求是地老实交待, 最后拿出了言XX和蔡XX二人各自写的揭发材料。她说:“我没有说过,你硬逼着我承认,难道这是实事求是吗?”后来,秦XX告诉续XX说:言XX、蔡XX二人为了过关,才串通写的假揭发材料,惠达育肯定是不会承认的。最后李XX在总结大会上说:这次“516”运动搞得不好,没能揪出现行反革命。由此可见,李XX之流,诬陷好人,其手段与用心又何其毒也!

        气急败坏的造反派,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凭借他们手中的权利,开始直接向她发难。以革命委员会决定的名义,把她下放到钳工车间劳动改造,其原因她是“牛鬼蛇神”的家属。这种封建社会帝王采用“诛连九族”的办法,在社会主义的今天,又得以应用。她是建国前参加革命的国家干部,工作一贯积极肯干,有什么道理叫她“下放”去劳动改造呢?这种挟嫌报复的卑劣行径,不仅她个人不服,就连群众也非常气愤。在当时的环境中,又能向谁反映呢?只能违心地接受。

        在车间劳动改造中,每天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再加上思想上的压力,身体慢慢地消瘦,体力不支,肺结核病复发。连续咳血已有四个多月,一日,邻居的聂大娘见她病情较重,就向她讲:“你的病可不轻啊!出气都端肩膀啦,我的儿媳就是这种病死的,你要好好治,否则,丢下四个孩子就可怜了”。一席话,提醒了她。她去卫生所看病,由于造反派从中作梗,大夫不敢给她开假休息,只好强撑着上班。有一次,在车间开会,她咳血在地上,她惟恐传染车间周围的同志,亲自去卫生所要来来苏水进行消毒。在这种情况下,她无力自行去医院,李凯丽同志自报奋勇,用自行车送她到145医院看病。 当走进门诊室,李大夫就说:“你们厂来过人了,不让给你看病”。当时她一楞,心想:怎么连病都不让看?就是两军对阵,敌人的伤员还要给医治呢。我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怎么连看病的权利都给剥夺了?想到此处,难过地痛哭起来。 这时,惊动了所有在场的大夫。她擦干了眼泪,对李大夫说明她爱人高国植被关进牛棚审查之事,并申明即便是“老牛”有病,党的政策还允许给看病,我是“老牛”家属,但我也是国家干部,有什么理由不给我看病?当众人得知是由于她的丈夫被审查,造反派不让给她看病时,大家都非常气愤。其中有一名大夫就说:“李大夫,你要实事求是地给她诊断处理,出问题由我们大家承担”,众人都异口同声地赞成。于是,李大夫才给她做了仔细的诊断,开了雷米封、链霉素等药品,并破格地给她开了一个月的病假条。同时又说:“一个月后你去西安市省人民医院看病,根据你的病情,他们会给开病假条的”。由此看来,造反派的倒行逆施,引起了众多大夫的极大愤慨。对她的处境给予深深的同情,能够在承担政治风险的情况下,为她看病,不愧为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真正发扬了人道主义的精神。对大夫的表现,使她深受感动。同时,也增强了她与疾病作斗争的信心。

        一个月后,她去西安市省人民医院看病。经过照相、化验、详细诊断后,确认为活动性浸润型肺结核。按正常服药,还开了三个月的病假条,大夫并嘱咐要增加营养,以利身体康复。回家后,就卧床休息,并经常咳血,当她女儿倒痰盂时,发现有血迹,知道母亲病重,偷偷地哭泣。此时,她的生活已陷入极度的困境。丈夫在“牛棚”关押,前途未卜。孩子又小,大儿子13岁,小儿子才两岁,四个孩子尚需大人照料。经济拮据,丈夫工资停发,每月只靠她80多元收入,来养活六口之家,吃饭都成问题,那有力量增加营养呢?当她去卫生所打针时,就听到人们议论:“惠达育好不了啦!非死不行”。面对现状,她思想上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思前想后,为了丈夫、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一定要活下去。鼓足了勇气,增强了信心。于是将家中的一切家具,凡是能够卖钱的,如缝纫机、手表、自行车等等,都卖掉,用以增加自己的营养。确无东西可卖了,当地又无亲朋,只好向远方的长春、北京、天津亲戚求援。当他们得知后,便伸出援助之手,寄来了现金、粮票、白糖等物品。收到后,使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认为她的病有救了。说是增加营养,只不过是每天吃两个鸡蛋而已。大儿子给煮好鸡蛋后,被小儿子看见,在妈妈面前直喊:“妈妈‘我要吃蛋蛋”。她听到后,心如刀绞,一阵心酸,那有妈妈不疼孩子的?只好把小儿子支开,把鸡蛋吃下。 就这样,她的病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与休息,终于痊愈了。此时,在看她的家中,空徒四壁,除了吃饭的用品外,一切皆无。她就是用这种精神,战胜了病魔。

        在哪个历史年代,造反派无不时时刻刻,伺机对她进行报复,就连小事也不放过。1970年,伟大导师的亲密战友,写入党章国法的法定接班人,林彪副统帅,因投敌叛国,摔死在蒙古国的温图尔汉。当时,国际上媒体纷纷报导,美国《时代》周刊,以大幅照片,刊登全部经过。可是国内各报刊守口如瓶,只字未露。事情总是要有个交代,所以,先以中共中央文件的名义,下发到基层单位,在职工内部传达。一日,厂内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当人员到齐后,掌握会场的工会主席,突然宣布:“惠达育要退出会场,不能听传达文件”。她为了照顾大局,随即离开会场。之后,她把这个问题向上级领导机关反映,她提出:根据什么问题,剥夺了她听传达文件的权利?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又是什么原因令她退出会场?这起事件,就直接侵犯了他的政治权利,是对人格的一种侮辱,已在群众中造成恶劣的影响,要求上级领导机关,主持公道,给予解决。听到她的陈诉后,上级领导人员, 认为实在不妥。即派专人下去调查,弄清事实真相后,对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分别给予两个当事人,党内组织纪律处分,并向她赔礼道歉,承认错误,挽回在群众中造成的影响。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为地划分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把她们一家打入另类。在工作中倍受歧视,她被称为“牛婆”,孩子被称为“黑五类子女”。平时要好的同事,也断绝了往来,怕划不请界限,而遭到牵连。大孩子高韧坚报考高中,取消资格,想去参军,不准报名。原因就是“黑五类子女”。一些品学兼优的孩子,被排斥在升学和参军之外,而那些单凭家庭出身好的人员,倒可以优先。这种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权利, 引起孩子们深入的思考。他们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同是一片蓝天,接受的是社会主义教育。为什么还有优劣等级之分。这些问题,在那个年代,那个环境,孩子是不能得到圆满的答案。社会的现实,倒也增长了孩子们的逆反心理。

        当她的丈夫,经过四年零八个月的审查,确无问题平反以后,她在车间劳动改造,才得以结束,时间已有四年有余。回到科室,仍然从事她原来的财务工作。

        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些年来,她受的政治压力最大,精神上受的折磨最多,经济上的负担最重,病魔缠身最痛苦。上班要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回家后要照顾几个孩子的学习,一切家庭负担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在这种逆境中,她以坚强的毅力,必胜的信心,超人的忍耐,驾驭着生活的风帆,在茫茫的海洋中,乘风破浪,排除万难,驶向前方,终于胜利地到达彼岸。她为家母,又为人师,品德高尚,有口皆碑。这个家庭大厦,由她来支撑,才得以兴旺发达,如今已是子孙满堂。

        时间似箭,光阴如梭。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已经远离我们而去,弹指间,已有二十多年。当年使人胆战心惊的场面,在某些人的记忆中,已经淡化。但是,在那场灾难中,蒙受 冤枉者,至今还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真是不堪回首,但愿在中国的历史上,不再重演。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历经十载,方告结束。它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就是罄南山之竹,倾黄河之水,也是书写不完它的历史罪恶。它以“扫四旧”为名,涤荡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实为毁灭古老的中华文明,岂不是民族的最大悲哀。它口口声声大喊群众运动,实为群氓造反,群魔乱舞,鱼龙混杂,魑魅魍魉,纷纷出洞,无法无天。开始是利用年青的“红卫兵”冲杀,后来又发动工人起来造反,待形势不可收拾后,又搬出来解放军,实行军事管制。正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是为“四人帮”篡党夺权, 做了嫁衣裳。它以打倒少数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为借口,实为打击一大片。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酿成了多少人间悲剧。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者,以整人开始,以害己告终。伟大舵手的亲密战友,叛国投敌,摔死在异国他乡。做好篡党夺权美梦的“四人帮”,阴谋败露,而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落得个折戟沉沙的下场,成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面对千疮百孔的中华大地,高山在流泪,长江也悲咽。呜呼!悲哉。

        她家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遭遇,不难看出,只是全豹之一斑,沧海之一黍了。

                                               请继续看第六部分《春回大地 苦去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