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惠达育] 路漫漫兮 艰难岁月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1 7:21:09         人气:2425次

                                         路漫漫兮 艰难岁月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她丈夫在家稍事休息数日,即回单位上班。当他走进办公室时,同事迎上前来便说:“你到人事处报到,工作另有安排”。原来他的主任位置,已经换了新的负责人,他的职务早已被鹊巢鸠占。不尽使他一楞,领导上讲的不是恢复工作吗?怎么连自己的座位都没有了?这又叫什么恢复工作呢?

        无奈,只好带着疑虑与不解,来到人事处。尚未座定,管人事的干部便说:“你的工作有变动,调往石油第四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工作,地点在茂名市”。未等他开口,这位人事干部又补充说:“这是组织的决定”。在当时,‘组织的决定’这个词汇,就是等于最后的裁决,是无可更改的。对于干部本人,只好服从,别无选择。看来,广州市是呆不下去了,要发配到边远地区了。随后,她与丈夫便携家带口,前去新单位上任。

        临行前,她丈夫到党委办公室,去转出党的组织关系时,被告知:“已被开除党籍”。当询问因为什么原因、什么时间开除的,组织部门一概不予回答。这位解放前夕,投身到革命队伍,同时参加中国共产党的知识分子,他的政治生命,就这样轻率地给判处死刑了。况且,根据党章规定,对党员的纪律处分,必须让其参加党员支部大会,并允许本人进行申辩,最后,在处分决定书上,必须有本人签字盖章。对他的“开除党籍”,以上这些程序皆无。党员本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其任何处分,都是违反党的组织原则和党章规定的。党的领导者和组织部门,对这样一般常识性问题,不会不懂吧?从此,她丈夫便开始向上级党委提出申诉,义正词严地指出“开除党籍”是非法的,并希望上级党委予以纠正,改变单位党组织的错误决定。 申诉书先后写给广东省纪委、陕西省纪委,最后,乃至中央纪委。一封封申诉书寄出,又一件件转回原单位。上级部门互相推委、来回扯皮,形成了公文旅行。对申诉人来讲,竟毫无所知。听不到任何回音,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就这样,她丈夫并没有灰心,每逢节假日,就在家中写申诉材料,连续已有二十五个春秋。之所以能够这样坚持,敢于申诉,这就说明,他所受的审查是无辜的,他的历史是清白的。

        孰料,自参加革命工作以来的第一次调动,从此,便使她们踏上了路漫漫兮的,人生艰苦的旅程。原因是在肃反运动中曾被审查的人,都贴上了政治标签,从而也就打入了另册。这些人不能提拔,更不能委以重任,只能下放到基层单位,在群众的监督下,接受劳动改造。丈夫的工作开始频繁地调动,先是去茂名采沙,子弟中学教书,后是管理总务,食堂管理兼采购,代管招待所,如此等等。一切脏活、累活都落在他的身上。工作干得出色,提拔没有他的份,长工资更是沾不上边,从1955年由供给制改为工资制定薪后,前后共28年,没有长过一次工资。解放前的大学生,如今不能报效国家,学非所用,而干起打杂的工作,浪费人才,令人痛心。

        随着她丈夫的工作频繁变动,给她家带来多次辗转迁徙。开始由广州到茂名,后北上石家庄,又南下广东,再去内地陕西兴平县。十几年的时间,游历了大半个中国。她们带着几个孩子,如此的奔波劳禄,不仅耗去了宝贵的精力,生活上处于不安定状态,经济上也造成了很大损失。

        她自参加革命工作后,一贯认真负责,埋头苦干,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出色地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曾受到领导一致的肯定。在做监察工作中,对处理违纪案件,深入实际,雷厉风行,不辞辛苦,搞清事实真相。定性准确,结案率之快,使众人折服,多次受到领导上的表扬。她思想上要求进步,在担任团总支书记期间,带领广大团员青年,完成党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充分的发挥了党组织的助手作用。就这样一位思想进步,工作积极肯干的知识女性,却因其丈夫蒙受莫须有的“历史问题”而被压抑,甚至受到株连。工作干的再好,也不能提拔重用,更不能入党。最后只能干行政管理工作,去财务部门担任会计,整天与数目字打交道了。

        自肃反后的这些年来,面对领导不予信任,工作频繁的更替,政治上受到无比的压抑,丈夫的党籍恢复又遥遥无期,这一切使她们陷入无比的痛苦之中。她们在冥冥中求索,不知路在何方?想离开单位,另谋高就,又因天下一统,全国都姓‘公’,而无路可走。她们苦闷,尽管对国家对党报有一颗赤子之心,更无人理解,反而会遭到非议,组织上仍将她们排斥在外。一日,她看丈夫太劳累,太辛苦。下班后她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又备了一瓶美酒。当他下班看到后,深感家庭的温暖,妻子的体贴,开始便哈哈大笑,转而又想到工作的坎坷,失声痛哭流涕。一个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五尺男儿,受歧视与压抑的心情,就可想而知了。

        她们沉闷,在工作中,为了改进管理,提高效益,曾经多次提出过改进的建议。领导上不是满腔热情地予以采纳,而是用有色的眼光进行审视,先考虑提出建议的动机,随后便打入冷宫,束之高阁。即便是治国良策,也是搁置不用。她们只能低头拉车,不必抬头看路,只是随着时代的车轮,缓缓而行。

        他们迷惑不解,建设国家,需要大批人才。党和国家的干部政策是唯才是举,可是她们看到的,却恰恰相反,而是唯从是用。不管本事大小、水平高低、政绩有无,只要听话就行。有些领导的职位,反而被这些庸人占用。这些人眼光短浅,观察问题多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也就很难与这些人进行沟通思想。其结果是工作受影响,国家受损失。她们恳切期望改变当前这一切不平等现象,又不知等待何时?她们还是面对现实,只好默默地忍耐,过着逆来顺受的煎熬生活。

        她们夫妻二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当亲友生活上发生困难时,都倾囊相助。她要赡养年迈的老母亲和公公,并养老送终,对姐姐的困难给予帮助,供小叔子上中学,给大哥经济上的支援,都列入她每月的开支当中。如遇上逢年过节,对朋友还要寄钱寄物。她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也是靠的工资收入。可是她们平时生活节俭,从不多花一分钱,几个孩子,还都穿着带补丁的衣服。

        在那漫长的岁月里,当权者根据人们的社会地位,划分为三六九等,并戴上不同名称的“帽子”,以区分敌我。当她的丈夫在单位被审查时,就扣上了莫 须有的“特嫌”帽子。不仅大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而且孩子们也不能幸免,倍受众人的歧视。也冠以什么“老虎籽”,“黑五类”之称。在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了深刻的创伤。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安慰孩子,另一方面加强对孩子的教育。激励他们发奋学习,掌握知识,长大后能够成为国家的有用人才。在生活上严格要求,勤俭节约。她们在单位,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回到家中,在孩子们面前,也表现得若无其事,从不迁怒。使孩子们得以在良好的家庭氛围中,健康地成长。可知在她们的心灵深处,埋下了多少难以忍受的痛苦。

                                 请继续看第五部分《群氓造反 兴平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