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惠达育] 风云突变 祸从天降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4/1 7:18:08         人气:2305次

                                风云突变 祸从天降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55年夏,在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肃清反革命运动。(简称肃反)一日,学校领导在全体干部大会上,突然宣布“高国植隐瞒重大历史问题,隔离审查”。随即关进“老虎房”,失去了人身自由。此事如同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对她产生了极大的震撼,真是祸从天降。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所措,使她茫然。丈夫有什么问题,向领导询问,又得不到回答,使她无比的苦闷。眼看着对丈夫大会小会的批斗,又使她无比的气愤。领导叫她揭发检举,划清界线,她又不知从何说起。她是被审查干部的家属,群众不敢接近,又使她陷入无比的孤独。在批斗会上,群众令高国植交待“特务”问题,她终于明白了丈夫被“隔离审查”的原因。这又引起她的深思。

        丈夫被“隔离审查”后,日复一日地过去,也未见有什么说法。她在家中度日如年,期盼丈夫归来,更不见踪影。入夜,她躺在床上,待孩子熟睡后,冥思苦想,回忆丈夫过去的经历。他11岁丧母,由其姑母抚养。姑父杨连芳以经商为业,供他上的大学。在大学里,曾经传阅进步书籍,与同学通信时谈及进步思想,被日寇宪兵队发现后,逮捕关押。敌人施以严刑,从未吐露真情。其姑夫托人相救,终于脱离虎口。另外,在他的亲友中间,都是忠厚老实人家,无人涉足政界,就是各种会道门,都没有参加过。况且,我与他姑母家又是邻居,相处多年,比较了解。他是学生出身,我们结婚后,他还在长春大学读书并毕业。思前想后,她终于得出结论:丈夫的历史是清白的,所受到的审查是无辜的,根本与“特务”二字沾不着边。

        这时,本单位的陈志芳同志,出于对她的关心吧,曾与她谈:“你还年青,有个特务嫌疑的丈夫,会影响你今后的前途,应该与他离婚”。她听后,毫不加思索地回答,谢绝了他的关心。她说:“我作为他的爱人,决不能这样做,即便是受到牵连,不能入党,不能提拔,我也不能离开他,宁肯忍受精神上的痛苦,我也要带着两个孩子,使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由此,可见她对爱情的忠贞,对丈夫无比的信任。

        由于长期的忧郁、苦闷,又远离家乡,遥居南国,身边更无亲人,平时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日积月累,精神饱受煎熬。终于染上了开放型肺结核病,经常咳血。真是屋漏又逢连阴雨,雪上又加霜。当时她已怀有四个月的身孕。前去本单位医务所就诊,经廖医生检查,给开了住院治疗的证明。对她的遭遇,廖医生非常同情。让她住院治疗,一是可使疾病能够早日痊愈,二是可以避免当时来自各方面的精神刺激,脱离这个环境。此举乃是廖医生出于对她的关心,才出此上策。

        在住院期间,分娩期已到,生一女孩。分娩后看到别人的家属纷纷来医院看望,亲亲热热。可是她的床边,冷冷清清,丈夫在关押,审查结果还遥遥无期。想到此处,泪如泉涌。同时还惦记着不满两岁的儿子,在家中由保姆照看。最大的痛苦是此时爱人不在身边,想到此处,只好蒙起被子暗暗地哭泣。一日,廖医生的爱人刘大夫前来看望,掀开被子,见她哭泣,好言相劝。并说:“高国植无问题,只不过是审查审查,你一定要顶得住”。接着说:“孩子要报户口,叫什么名字?”她说:“还没有考虑”。刘大夫说:“我帮你起个名字,就叫高小惠吧”。她女儿的名字,还是刘大夫给起的,一直叫到今天。

        在肃反运动中,她家遭受蒙难之际,有一位好人相助,就是保姆吴杏琼同志。吴到她家做保姆,有一段时间了。平时她们相处甚好,亲密无间,丝毫看不出主人与仆人的关系,如同姐妹。吴杏琼对她的贤惠、待人和气、为人处事、以及夫妻间的互敬互爱,平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对她们夫妇二人,吴杏琼非常佩服。认为高国植与惠达育都是难得的好人。吴杏琼很有正义感,当高国植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关进“老虎房”隔离审查,吴认为是错误的。对她家的处境,寄以深切的同情。吴虽然年轻,但是非分明。当高家在困难环境中,有人想看她的笑话,从中进行挑拨离间。有人对吴杏琼说:“惠达育是个肺痨,她的丈夫又有问题,你如果传染上肺结核,想当保姆,别人也不会要了”。吴听后,沉着冷静,不为所动。吴还把以上情况向其母讲过。这话同时也传到她的耳朵里,她万分焦急,如果保姆要走了,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啊!心里烦躁不安。这时, 吴杏琼看出她的心思。坦率地讲:“惠大姐,你放心,我母亲与我说过,惠同志为人忠厚老实,没有把你当成保姆使唤,而视为妹妹,现在高同志又关在“老虎房”,惠同志身患重病,生了小孩,在广州一无亲,二无故,正需要人给她帮助,我们不能撒手不管”。一席话说得她心里暖哄哄的,感动得热泪盈眶。没想到在危难的时候,能遇到如此的好人。从此,她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在这期间,家中的一切生活重担,吴杏琼都担当起来。照顾两个孩子,她住院期间送病号饭,日夜给小女儿喂奶,都关怀得无微不至。这位年仅22岁的未婚姑娘,人品实在难得。同时也给她莫大的精神安慰,也提高了向病魔斗争的勇气。吴杏琼同志,是她一生难以忘怀的大恩人!为了感谢吴杏琼同志,对她和两个孩子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在宣布高国植解放,离开“老虎房”后的第二天,她和爱人及两个孩子与吴杏琼妹妹照了一张合影。这是患难与共的留念。吴杏琼同志,至今也是年近古稀之人,她还叫两个孩子,先后去广州看望,代她问候。

        肃反运动结束了,关在“老虎房”的审查对象,都根据各自的历史问题,区别不同情况,分别的进行了处理。惟独高国植的历史问题,没有结论。只是宣布解放,恢复工作。关押九个月零十天的“老虎房”生活,就轻率地说声“解放”、“恢复工作”就完事了吗?人们不禁要问,高国植何罪之有?审查结果是什么?没有问题,就应当给予结论。领导者应负什么责任?对一个国家干部的政治生命、人 格尊严、公民的权利竟如此的蔑视?毫无安全感。在这种环境中工作,岂不是最大的悲哀吗?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哪个年代,都不能得到明确的答复。把蚂蚁说成大象,蚊子说成飞机,凭着扑风捉影、道听途说的材料,可以无限上纲,不尽其余,对你进行审查。如果说你有问题,不容分辩,就是你身上长满了嘴,也是说不清的。这就是当时真实的写照。

        人是恢复了自由,告别了漫长的“老虎房”生活。当她的丈夫步入家门时,两岁的儿子不认其父,直喊‘叔叔’,女儿出生五个多月,第一次见到爸爸。对孩子来讲,父亲不是远在天涯,而是近在咫尺,只隔一道墙,就是不能相见。这一家总算团圆了,她的病情也大有好转。而对这一切,如同一场恶梦,还惊恐未定。这场运动,给她留下众多的遗憾,将使她深深地进行思考!

        等待他们的,还不知道明天,将怎样的‘恢复’她丈夫的工作。

                                      请继续看第四部分《路漫漫兮 艰难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