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如烟

鏖战青龙湾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3/29 8:30:52         人气:4519次

                                   鏖战青龙湾

                                     高国彬

             

        1982年秋天,我们曾经参加一次挖河清淤的劳动。这次活动有别于过去的任何义务劳动,那就是为引进滦河水到天津市做准备,清理输水河道。 在当时任务重、时间紧的情况下,大家克服了种种困难,按期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九河下梢的天津市,发生了严重的水荒。工业用水短缺,以开采地下水维持生产。居民用水更加困难,自来水压力很低,白天用水高峰时,水龙头就成了涓涓细流,就连做饭、洗菜都供应不了。家家户户只好准备大缸、水桶等器物,在夜间接水,以供白天使用。供水不仅量不足,而且水质很差。清水呈黄色,还有一股苦涩味道, 曾经流传“天津卫,真叫怪,自来水,淹咸菜”的民谣。当时的情况,由于工业生产开采地下水过量,造成市区地面下沉。供水不足,又影响了工业生产。对居民生活,影响也就更大了,茶无茶味,饭无饭香,都被苦涩之水给变味了,老百姓真是叫苦不迭。

        为什么地处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潮白河、南、北运河等几大河流汇合处的天津卫,历史上素有北方水乡之称,所产小站稻米,闻名国内外。昔日的鱼米之乡,而今却严重缺水,不仅种不了小站稻,就连居民饮水也发生了严重的困难。以前每逢夏季研究的是如何防汛,现在是改为如何抗旱了,反差之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津市缺水,固然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但是人为的因素,是不可忽略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各地掀起农业生产高潮。几大河流的上游,都先后的修建了若干个水库,解决当地农民种田灌溉问题。因此,有些河流平时已经枯竭。 每当夏季汛期来临,上游之水滚滚而来,眼看着洪水白白流入大海,天津又无存储之地。虽然修建了大港水库,库容有限,解决市区用水,如同杯水车薪。再加上当时国家推行“以粮为纲”的政策,把不适合种植庄稼的大片荒地被开垦,树木被砍伐,植被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生态环境失去了平衡,也影响了几大河流上游的降水量,造成下游河流的缺水,也就成了必然的趋势。

        为了解决天津市严重缺水的问题,国务院于1981年9月做出决定:兴建引滦河水入天津的工程。即由河北省的潘家口水库,经迁西县大黑汀水库引水, 开凿燕山山体涵洞,经黎河西行入蓟县于桥水库。再通过州河、蓟运河,注入宝坻县的输水明渠,经过青龙湾河到尔王庄水库。最后,将水引到北郊区大张庄泵站,直供天津市区。这项巨大的工程,属于跨流域调水,需开凿山体涵洞12.39公里,沿途加宽加深旧河道,还需要开挖一条几十公里长的输水明渠。工程量巨大,任务繁重,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上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工程项目确当后,于1982年5月11日正式开工。从此,引滦入津的引水工程,在两百多公里长的河道上,全线展开。各个工地同时分段开工,除专业技术单位施工外,天津市政府还组织了全市人民,参加义务劳动。 1982年8月份,我单位接到参加引滦入津义务劳动的任务。领导上派我带队,率领玻璃工业公司、保温瓶工业公司、电光源工业公司、搪瓷工业公司下属企业的人员,共计一千余人,于9月份进驻劳动现场。地点是宝坻县青龙湾河大白庄地段。其任务是将河道加深加宽,清除河底淤泥。必须在10月底按质按量完成任务。

         千余人要进驻劳动现场,在四邻不靠的荒郊野外,解决劳动人员的吃住问题,这给我们的工作确实带来许多困难。首先,是安排住宿,根据地形条件, 只好沿河堤一侧搭建一排排帐篷,供劳动人员居住。其次是解决伙食问题,仍然是沿河道一侧,设立四个职工食堂,充实了炊事人员。一切安排就绪后,劳动人员才有序的进住。

         当挖河任务下达后,千余人沿河道摆开阵式。参加劳动的青年人,个个生龙活虎,人人干劲十足。人抬肩扛,你追我赶,不落人后。在没有施工机械的情况下,手磨成了血泡不喊累,肩压成红肿不叫苦。硬是靠人工的力量,逐步的使河道加深加宽。九月的天气,仍然是骄阳似火,在烈日下挖土抬筐,人人是汗流夹背,也无怨言。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尽快的让全市人民喝上滦河水。

         尽管解决了劳动人员的吃住问题,但是生活条件是非常艰苦。白天帐篷内犹如蒸笼一般,到了晚间蚊虫叮咬更是难挨。大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受着艰苦的磨练。

        夕阳西下,天气凉爽了许多,这时正是劳动大军大干的时候。大家都在争分夺秒的工作,保证一天的任务量完成。当夜幕降临,沿河的灯光开启后,远远望去,犹如一条巨龙,蜿蜒地游在大地上。灯光映照下的劳动场面,蔚为壮观。假如你不是亲临现场,是无法了解当时的热火朝天那种场面。人们就是用这样的无私无畏的精神,去与自然界斗争,一定能在原河道上,挖出一条符合引水要求的新河道。

        经过两个月夜以继日的奋战,我们的任务按质按量胜利完成。此时,再看我们参加劳动的人员,脸晒得黝黑,体格健壮,各单位之间的人员也更加团结了。确实,通过劳动,不仅改造了自然,也锤炼了自己。

        1983年7月29日,引滦河水入天津,全线234公里的输水工程,提前竣工。到9月1日正式通水,把清澈甘甜的滦河水引到市区。全市人民喝上了甜水,人们无不欢呼雀跃。这时我们才更深刻地体会到,所来甜水也有我们一份辛苦。

         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回忆起当年的劳动场面,仍然是历历在目。当时的条件确实艰苦一些,为了改变天津市的饮水困难,贡献了我们一点微薄之力,至今我们也是无怨无悔。

        从此,天津市结束了饮用苦水的历史。

                                               2003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