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人民奋起抗战]陆军中将--刘桂五

作者:抗日网         发布时间:2013/3/28 10:32:39         人气:1613次

  刘桂五(1902-1938) 热河省凌南县八家子村(今属辽宁朝阳)人,.原为绿林行伍出身,华清池捉过蒋介石。
  1938年作为骑兵第5师师长战死在内蒙抗日前线。

  刘桂五,字馨山。1902年7月4日出生于朝阳县六家子乡八家子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4年到宋哲元部当学兵,后入热河白凤翔部任排长、少校连长、上校团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奉命撤入关内,先后在河北、陕西和甘肃等地驻防。1934年刘桂五又被选入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受训。1935年,蒋介石成立"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调东北军到西北与共产党军队作战。刘桂五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强烈不满,曾向张学良请求率领500士兵回热河抗日。
  1935年冬,东北军经整编成立了骑兵军,军长何柱同,副军长黄显声。黄显声是东北军中赞成抗日主张、最早靠近中国共产党的爱国将领,在他的周围有一批中共地下党员,刘澜波就是其中负责人之一。
  刘的公开身分是黄显声的秘书,中共地下党员王再天的公开身分是张学良派驻骑兵军的联络参谋。刘桂五任骑六师第十八团上校团长,驻防庆阳县驿马关一带,距军部15余公里。刘桂五先后结识了刘澜波和王再天,因为有共同的抗日救国思想,使他们很快结成知心朋友。在一次谈话中,刘桂五激动地说:"咱们的枪炮,来自东北3000万同胞的血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九一八'日本侵占东北,咱们不战而退,眼看着东北同胞当亡国奴。咱们这些守土有责的军人,为什么迷信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把东北大好河山白白丢掉?"刘桂五非常赞成"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曾主动帮助和掩护过学生的爱国行动,使打死敌伪特务的几名学生免遭追捕。
  刘桂五领导的十八团,是骑兵六师的主力。刘与其师长白凤翔是患难之交。刘桂五的抗日爱国思想,直接影响到白凤翔,又加黄显声的进步思想影响,骑兵师很少与红军发生摩擦,特别是骑六师与红军经过多次交往,结成了友谊关系。1936年,在纪念"九一八"事变5周年时,红军代表朱瑞与骑六师代表共同签署了"停止内战,抗日救国"的4条秘密协议。在第二至第四条中,骑六师向红军做出了"不受命进攻红军";为免误会,"骑兵行动要事先通报红军";在"可能与需要时互作友谊退让,以实现抗日利益为原则"。
  刘澜波、王再天十分赞赏刘桂五的思想和为人,曾多次建议张学良的侍卫副官陈大章,希望他能把刘桂五推荐到张学良身边工作。张学良根据陈大章的推荐,当年秋季即调刘桂五到西安待命。此间他参加了张学良、杨虎城于王曲镇举办的"军官训练团"和张学良在东北军中秘密组织的"抗日同志会",并被留在侍卫副官处工作。
  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率领国民党文武大员和亲信保镖队宪兵第三团飞到西安,坐镇临潼华清池,摆出与张、杨两将军最后摊牌的架式,强迫张、杨执行他的"剿匪"计划。在这之前,张学良为抗日救亡,曾多次向蒋介石进行过"苦谏"、"哭谏",都无济于事。在此种情况下,张学良被逼只有"兵谏"这最后一举了。在这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存亡的紧要历史关头,他毅然决定对刘桂五委以重任。12月8日,张学良将刘桂五召到他的公馆西楼,经过亲自试验刘桂五的忠心和胆略之后,面受如何逼蒋团结抗日机宜,刘桂五毅然接受。随后,张学良命华清池警卫队长王玉瓒率部协同刘桂五等执行捉蒋计划。
  1936年12月8日,张学良召刘桂五等人商讨捉蒋事宜,决定由骑兵六师师长白凤翔、卫队二营营长孙铭久等人和刘桂五共同担负捉将重任。  
  1936年12月12日,刘桂五等人顺利完成捉蒋任务,12月14日便被张学良 提升为骑兵六师少将师长。
  "七七"事变后,组成以马占山为首的"东北挺进先遣军",骑兵六师划归挺进军建制。刘桂五率部在绥远前线与日军浴血苦战了八个月之久,屡挫敌锋。 1937年马占山奉命"警卫伊盟,兼守河防",拒敌人于黄河以北,当时刘桂五的骑兵六师战斗力最强。马占山部的发展壮大,使日寇惊恐异常,从大同、绥远、包头、百灵庙各地调集酒井、冈田等联队的日军劲旅和各地伪军实行围剿。
  1938年4月15日,马占山率部迫近日军巢穴张北,日军调集4个师团迎击。双方激战五昼夜,马部给敌人以重创,但自己亦弹粮将尽,遂退入武川,以待整军再战。
  1938年4月20日夜,马占山率部转到武川县黄油干子一带,21日拂晓,日寇将马占山部包围在黄油干子村。敌人100余辆汽车和50多辆铁甲车载数千鬼子,又有33架飞机配合,企图一举歼灭马占山部,司令部已陷入敌人重重包围。

  曾为西北军将领宋哲元部下,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二期毕业,后编入东北军,曾任骑兵旅连长、白凤翔骑兵第六师团长等职。西安事变时,因为他和白凤翔都有为匪经历,善于"掏老窑",因此命令他所带的团,在西安事变中直接负责攻击蒋介石侍卫警戒的二道门和五间厅。为此,张还曾特别带白凤翔和刘桂五去见过蒋介石,目的是熟悉路径,认清人,对于当时官阶仅为上校的刘桂五,倒也是难得的"殊荣"了。 这段史实其实颇为值得玩味,因为张学良引见白,刘给蒋介石的名义,恰恰是因为要派他们两人深入热河日军背后开展游击战!想来若蒋对抗日完全没有信心或者兴趣,是不会召见这两个军官的。可能蒋对张学良来说,不是不抗日,而是抗日的招法太缓,太犹豫吧。尽管有"掏老窑"的经验,由于天黑地险,蒋方卫士训练有素,攻打五间厅的战斗还是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指挥抵抗的侍卫长钱大钧被弹穿胸部(后被 西安事变时期的蒋介石部下扶到一个窑洞中抢救,被东北军俘获),宪兵队长蒋孝先(蒋中正之侄,俞济时之表兄)战死.才停止抵抗。这时,蒋介石已经逃入骊山,刘桂五没能将其生擒,后被刘多荃派人搜出。 西安事变解决后,白凤翔被免职,但蒋方对团级军官表示既往不咎,因此1937年10月,刘升任国民党骑兵第六师师长,下辖两个骑兵团,一个步兵团。率部防守绥远(现内蒙古呼和浩特)旗下营子。
  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国民政府命令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马占山将军在大同组建东北挺进军,做出收复东北态势,其主力即为骑三师井得泉部与骑六师刘桂五部。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察绥大部失陷,靠东北挺进军杀回东三省的可能性显然太小。但马占山毅然向北移军大青山畔的哈拉寨,以游击战术纵横伊克昭草原,并不断率军翻越大青山,向日军腹地攻击,成为晋绥侧翼的一支重要力量。八年间日军始终无法在这个地区彻底驱逐马占山所部。
  东北军骑兵部队在敌后的作战一度有声有色,马占山之外,白凤翔的热河挺进军也曾威胁多伦,辗转转战,1939年才在日军重兵攻击下于固阳兵败,地点和刘桂五战死处仅距离几十公里。 在几次穿越大青山的作战中,刘桂五利用绥远地广人稀的特点,充分运用骑兵快速,凶狠的优点,打了就走,屡立战功。一九三八年三月,为了配合傅作义部反攻绥远的作战,马占山部再次翻越大青山,在日军背后发动攻势,乘虚攻占凉城,河口,托克托等地,生擒伪蒙古军骑四团团长门树槐,刘桂五并率骑六师攻占萨拉齐火车站,活捉伪蒙康王(后作为俘虏送归重庆)切断平绥铁路。
  傅的反攻和日军(驻蒙军司令莲沼蕃中将、第二十六师团后宫淳中将)在晋北发动的攻势恰好撞车,损失较大,但日军因为平绥铁路被切断深感震惊,主力掉头攻击马占山挺进军。由于日军吸取了和马部骑兵作战的教训,组建了大编制的摩托化部队,并在飞机配合下攻击马占山部,使主力是传统骑兵的挺进军陷入被动。此时,马占山为胜利所激动,一时贪攻试图收复整个绥北,还在继续向东方百灵庙和武川方向攻击,发现情况危急后回撤不及。(夜袭武川之敌时,与敌原口联队千余人、装甲车三十余辆遭遇。武川伪军骑兵第二十五团约五百余人,也在日军指挥下,向刘部左侧攻击。刘率部奋勇抵抗,终于杀出重围,)四月二十日,后退中的挺进军被日军截击战败。刘桂五率部断后,奋力阻击,激战两天两夜,二十二日,部队在黄油干子(今包头附近)渡河时,马占山司令部突遭日军与敌坂仓混合旅团千余人及装甲车七十余辆袭击,刘师长率部就地抵抗,掩护军部撤离,不幸中弹殉国,年仅三十六岁。
  突围的马占山听说刘桂五战死,不顾危险返回后队,抚尸大哭(马与刘是东北军时代的老友,袍泽情深)。因为战况紧急,只能着部下暂时将其遗体仓促掩埋在河岸附近的乱石中。 起于草莽,殉于国家,大概就是说的刘桂五这样的军人吧。
  当时的中国政府追赠刘桂五为陆军中将。一年后马占山率部再出大青山,为刘桂五重建陵墓,穿石为忠烈祠,并立"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以作纪念。1961年7月,陕西省人民委员会追认刘桂五为革命烈士。

  后续
  刘桂五牺牲后,为夺取遗体,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
  刘夫人单枪匹马出敌不意冲入阵地,镫里藏身奔到遗体旁,突然俯身把刘桂五抢上马身,在战火与血泊中夺回丈夫遗体。此役毙敌千余,击毁敌装甲车20余辆,骑六师几近全部壮烈牺牲。
  刘桂五牺牲后,被追授中将军衔。
  5月22日,刘桂五遗体运到西安,西安各界成立刘桂五将军治丧筹备处。国共两党共同公祭这位为国殉难的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