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如烟

[家园 历史] 古来战乱多磨难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3-26 13:16:20         人气:1404次

                                     古来战乱多磨难

                                            高国彬

        义卜寨村原来是临榆县中的一个普通村庄,她非集镇、也不是中心。她南临渤海、北靠燕山,东距山海关有数十里路程,西与抚宁县接壤只有一水之隔。由于地势处于关隘之中,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虽然不是主战场,每次战乱也都波及其中。饱受战争的蹂躏,百姓苦不堪言。

        村北的102国道,距村只有三华里。这条公路,在历史上曾经是连接关内外的重要通道。清朝皇帝及亲属,每年都要到沈阳扫墓和省亲,都需要走这条大道,故称“御道”。至于历代兵家征战,也必须由此路通过。

        村北的深河镇,古称“深河堡”,就坐落在这条大通道上。据史料记载:“深河镇,在河北省抚宁县东,接临榆县界,旧为出入山海关孔道,京东大御路经此也。” 明朝洪武十四年九月,大将军徐达置山海卫,将榆关马驿迁到深河堡,作为驿传机构。清朝乾隆十一年又设深河堡巡检司,由临榆、抚宁两县共管。

        正是有这条大通道,历史上的名人,也多从此通过,留下过诸多诗篇。清代大学士、兵部尚书单懋谦路过深河,赋诗一首《过深河驿有感》 ,诗云:

       千里风尘两鬓霜,长途老境黯然伤。支离病马嘶荒驿,瑟缩寒鸦下夕阳。

       不尽悲歌增感慨,欲将凭吊寄苍茫。青磷白骨都消尽,莫问当年古战场。

       从这首诗中,咏出“青磷白骨都消尽,莫问当年古战场。”一句中,可以反映出当年征战的残酷。

       从明朝开始,当地就多次遭到战祸的骚扰。崇祯三年(1630年)正月十四日,清兵由北口入永平,越过抚宁县,直破深河堡。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二十日,李自成亲率六万大军,直抵临榆县,以其主力攻打山海关。由于守将吴三桂降清,引清兵大战于石河一线,起义军大败。双方血战杀的天昏地暗,生灵涂炭,百姓遭殃。

        到了民国年间,这一带又发生两次直、奉大战。1922年4月,直、奉两军在长辛店一线交战,奉军溃败。于5月进临榆县退守山海关,直军在后面追赶,奉军奋力抵抗。

        1924年8月,直军吴佩孚以重兵抢占山海关。奉军张作霖在关外集结兵力,并派张学良、郭松龄两军进行正面攻击,10月31日奉军占领山海关,直军全部溃败。

        两次直、奉战争,军队所到之处,百姓遭到骚扰,其情形惨不忍赌。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步步紧逼,想进入华北,山海关这个咽喉要地,是敌人的进攻目标。为了抗击日寇的侵略,当时的国军第57军,由何柱国任军长,将部队部署在临榆县一线。其中第658团就驻扎在义卜寨村,控制栖云山高地。1933年1月1日,日本军队进攻山海关,发生了有名“榆关抗战”,由于寡不敌众,山海关城3日失守,4月4日日军又攻占海阳镇。之后,临榆县境内的村庄,到处建立据点、构筑工事。百姓又遭到日寇铁蹄的践踏,人民陷入苦海之中,过着暗无天日的苦难生活。

        村北的深河镇,1944年初设立据点,驻扎日军一个中队,修炮楼、挖壕沟。所有的民工都由附近的村庄摊派,建筑材料都在当地掠夺。村南山上的树木成林,遮天蔽日。日军多次砍伐,一部分运往外地,另一部分修筑工事。从此,南山的大树皆无,只剩下不成材的幼树了。

        1943年,日寇为了运兵,修建了北戴河到深河镇的公路。名为“杨东路”,南起杨各庄,北到东甸子村。这条公路从义卜寨村中通过。完全是动员当地的民工修建的,所用财物均由各村摊派。

        日寇以设立的据点为中心,经常向周边村庄进行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1943年农历6月13日,日寇一支部队到义卜寨村,进行清剿,盘查可疑人员。追问八路军的行踪,无人告知。气急败坏的日军,采用压杠子、灌辣椒水等残酷手段,打伤村民多人,最后也是一无所获,天黑前抢走大批财物撤回据点。

        日寇的侵略行径,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反抗。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与敌周旋,适时地消灭敌人。

        仅以义卜寨村周边的战事为例,与敌交锋也有数次。

        1943年八路军田川与烟筒山日军发生激战。

        1944年1月29日,临、抚、昌联合大队,一举拔掉海阳据点。

        1944年5月,马骥率七区队一、二连在临抚昌联合县大队的配合下,攻下深河据点,击毙伪大队长张相臣以下40余人,生俘200多人。

        1944年7月,马骥部与临抚昌联合支队在平市庄民兵的配合下,攻下深河伪军据点,击毙敌人40多人,俘虏100多人。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村民本以为可以过上安静的日子。谁料到“前门驱虎,后门进狼”国内战争的硝烟又起。国民党的中央军又长驱直入,为了抢占有利地形,1945年的9月17日,国民党的第十三军和五十二军,在美国军舰的护送下,在秦皇岛登录。同年10月2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共一万八千余人,在秦皇岛登录。同年11月11日,由美国海军20多艘舰艇,运送国民党四个师,在秦皇岛登录。为此,临榆县这个地区,共有国民党军队六万余人。占领了所有的城镇、要地和山口,并向周边地区扩散。

        美国的军舰,停泊在秦皇岛港口。美军陆战队占据北戴河海滨,不断向解放区挑衅。

        1945年9月,国共重庆和谈破裂后,国民党首先挑起内战,开始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为此,国内战争全面爆发。

        这时的临榆县到处是战场,国民党军队的飞机,对村庄狂轰滥炸。1947年在义卜寨南山顶上,修建了炮楼驻扎国民党军队一个连。因为这里居高临下,可以观察到深河镇的通衢大道,其距离在重炮射程之内。国民党军队的粮食,修炮楼的一切物资,都由周边的几个村庄供给和摊派。

        村北的深河镇和烟筒山一线,1947年也修建了炮楼,驻扎国民党军队。

        这时,国共双方的军队,处于胶着状态。

        到了1947年5月22日,冀东十二军分区部队万余人连续攻克榆关、深河、烟筒山等国民党军据点,全歼深河守敌国民党华北保安二团2000余人,活捉敌团长王子善。

1948年9月,正当我九十六团向烟筒山守敌发起进攻时,停在秦皇岛港的敌“重庆号”等舰艇,向我阵地实施拦阻射击,并掩护其步兵西进增援。我九十五团三营立即东进迎击,保障九十六团作战。九十六团向守敌发起猛烈攻击,一举攻占烟筒山据点,全歼敌暂编十五师三团九连。

        1948年9月,我军三十三师九十八团,对义卜寨南山的据点,发起了攻击,全歼山上的守敌。

        1947年9月12日,为了配合东北野战军发起辽西战役,由区大队组织各村的民兵,将蔡各庄到南大寺的铁路破坏,扒开枕木、割断电线,阻止向东北运送军用物资。其中,义卜寨的民兵也有多人参加。

        直到1948年11月,东北解放军大举进关,临榆县全境才算彻底解放。

        至此,多年的战乱,终于结束,人民才过上平安的生活。

                                             200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