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如烟

[家园 历史] 义卜寨村的学校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3-26 7:14:43         人气:1340次

                                    义卜寨村的学校

                                           高国彬

        过去是属于河北省临榆县管辖的一个小山村,现在隶属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

        义卜寨村的村民,历来就重视教育。相传在清朝乾隆年间,高家就自办私塾,供高姓子弟就读。到嘉庆四年,高家新建了一座院落,俗称西院。这个院落是三进式四合院,在后屋的庭院中,就专门设立了书斋和学堂。即西厢房为书斋,东厢房为学堂,专供高家子弟读书之用。

        这个学堂,地处后院,比较僻静。前窗外是花坛,后窗外是下院,树木成林,鸟儿啼鸣。无人员之喧嚣,无车马之嘈杂。室内雕梁画栋,屋内给人清新之感。房内有旁门与下院相通,便于学生出入。

        到了清朝末年,开始接纳外姓子弟。这间私塾,一直办到民国初年,高国珍之父高老先生,就是这个私塾的最后一任老师。这间学堂,到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还保持完好,只不过由主家存放杂物罢了。

        由于坚持办学,培养了一批有文化之人。村中在清代曾出现一个举人和几个秀才。

        辛亥革命以后,民国建立。村中的私塾即废,新学未兴,处于新旧更替时期。当时的民国政府初建,还无力普遍设立学校,只不过在县城和大的乡镇试验建立。在这种情况下,本村高湛田先生挺身而出,发起倡议建立村中小学。当即就受到村中的有志之士积极响应,于是开始筹备办学事宜。高湛田先生率先捐助,村中父老也慷慨解囊。经统计办学经费还有欠缺,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共同商议集资的途径。最后想出了走出去的办法,到各地募捐。因为当地的人员,在外经商者居多,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高湛田先生随即到京、津和东北几个城市,寻找故旧以及乡人,说明来意希望给予支持。这些乡人听说为家乡办学,此乃善举,都纷纷捐助。经过一番奔波劳碌,终于满载而归,经盘点办学费用已经绰绰有余。

        资金到位后,随即选择校址。经与村人共同商议,一致倾向于在本村寺庙内。其原因有二:

        一是庙内地方宽敞,前殿与大殿之间,东西两侧足可以容下两排教室,不破坏寺庙的格局。况且后院可以当操场使用。

        二是寺庙的位置,在村的中央,东、西庄的孩子都够得上。另外,选择在寺庙,还省去了重新征地,节约办学的费用,真是一举三得。

        方案确定后,随即动工计划兴建。在兴建教室的过程中,同时也将为学校的捐赠者的姓名、钱数,镌刻成石碑镶嵌在庙内的东墙上,作为永久纪念。

        教室建成后,如何办新式学堂,村中之人还不甚清楚,周边村庄又无办学经验可借鉴。这时,高湛田先生只好到山海关求教。

        山海关田家,是当地的殷实富户,自家出资于民国九年建立“田氏私立中学”,而且是县城中唯一的一所中学。高家姑奶奶嫁与田家,听说家侄要为村中办学,对此善举表示赞同,一口答应给予帮助。因此,义卜寨小学的施教方案,以及管理都借鉴田家中学。同时还聘请到一位德高望重的郎香圃先生,来村任教。郎先生受田家之托,从县城来到村中,开始了他的漫长的教学生涯。

        在一切筹备停当后,义卜寨小学于民国十九年正式开课,村中父老推举高湛田先生任小学校长。各家子弟都纷纷入学,凡入学者不收任何费用。从此,为村中培养新一代新人,迈出了第一步。

        义卜寨村办学,不要政府经费,而且教学水平较高,立即得到县政府的认可。并由县教育局命名为“临榆县第四十初级小学”,纳入到政府的管理之中。

        义卜寨小学的发展,倾注了郎香圃老师的心血。郎先生治学严谨,不仅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育人。虽然当时已经不讲四书五经,但是传统的道德观念、待人礼貌、如何做人,却贯穿着整个的教学之中。因此,几年时间过后,原本一批无知的孩童,变成了有文化、懂礼貌、守纪律的新人,家长对孩子的变化异常高兴。一时名声大噪,就连周边村庄也慕名而来。如孤家子、毛义庄、深河等村的孩子来此求学。虽然义卜寨小学是本村所办,但是对外村的学生,一律接纳,没有拒绝。

        郎老师爱护学生如同子女,对同学关心备至。凡是功课跟不上进度的,放学后留下来专门给予补课,从不收任何报酬。

        义卜寨小学课程的设置,是比较全面的。所开课程有:国文、常识、修身、图画、音乐和体育等,课外还要自修‘尺牍’一书。名为初级小学,而设立五、六年级,实为高级小学。为了交流学习经验,学校出版“义卜寨小学半月刊”,为十六开油印本,其内容为学校生活、学习心得、作文选登等,除供学生阅读外,还与周边学校进行交流。

        每年春季,学校还要举办运动会,有篮球、赛跑、跳绳、跳远等,项目虽然简单,但是能够激发学生平时的体育锻炼。

        每年年终,学校都要举办家长座谈会,由郎先生向各位家长汇报学生成绩,并针对每个学生提出要求。

        郎先生的治学精神,得到村民的称赞。每逢年节乡亲主动送来一些慰问品,如粮食、肉蛋和蔬菜等物,都被郎先生婉言谢绝。村民过意不去,就委托校长转送,言称是村公所赠送。郎先生耐于校长的情面,当时勉强收下,然后又从个人的薪金中扣除。消息传开,村民无不为之感动,郎先生的高大形象,如同栖云山上的青松,巍然挺立。

        由于学生的增加,后又聘任郎丽华女士任教,以辅佐郎香圃老师。

        高湛田先生十余年的办学精神,为学校呕心沥血,使学校越办越好,村民自发为高湛田树立石碑一块。立在学校的东侧,正面镌刻着“高湛田先生兴学纪念碑”几个大字。碑的后面由村民刘书元先生撰写的碑文。记载着办学的经过和所取得的成绩。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批批义卜寨村中的青年,或继续求学、或参加工作,奔赴全国各地。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着作用。但是这些人,都牢记小学的启蒙教育。据初略统计,从这里走出去的大学生,解放前有:高维洲、常肃新、高国植和蔚国祥等人,解放后大约有数十人之多。当时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能够出现这么多有文化的人员,其功劳在于重视教育的结果。

        义卜寨小学,度过十四年后,这里的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战争的阴云笼罩在村中的上空,出现兵荒马乱的局面。日寇无休止的扫荡,到处杀人放火,掠夺财物,民不聊生。小学被迫停办,郎香圃先生回到山海关,高湛田先生也辞去校长的职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后,村中小学开始复课,重新聘任教员,校长则由村长兼任。谁料到不到一年时间,国内战争又起,国民党军队首先在秦皇岛登陆,随后便迅速展开,占领重要城镇,整个地区处于国共两军犬牙交错的局面。各个村中都变成一个大战场,义卜寨村的南山也修建了国民党军队的据点,不断地对村中进行骚扰。两军相遇,曾经在村外发生过多次战斗。在这种情况下,学校无法正常上课,只好处于开开、停停的状态。

        这阶段的学校,根本无安全感,其任教老师也更替频繁。先后有高国馥、惠达育、刘克瑞和王瑞琪等人。直到1948年底,临榆县地区全部解放,国民党军队彻底退出,才算安定下来,学校开始了真正的复课。

        到1949年建国后,义卜寨小学纳入人民政府的管理之中,迎来了发展的春天,揭开了新的一页。至此,小学不断的发展壮大,为培养村中新的建设者,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2009年1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