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 壮烈殉职的许国璋将军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9/16 9:01:58         人气:3361次

                      壮烈殉职的许国璋将军

许国璋(1897-1943),字宪廷,1897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的一个贫民的家庭,自幼聪明好学,熟读史书。

1917年,孙中山先生领导护法,反对北洋军阀,许国璋立即弃文从武,投入川军第二师服役。战斗中,他勇猛过人,屡建功绩,颇得官长的赏识,被提升为军佐,送进第二师合川军官传习所学习深造。他在传习所学习认真,训练刻苦,以优异成绩毕业。

许国璋为人忠厚正直,生活廉洁朴素,善于和下层士兵打成一片,并能以身作则,严肃军纪,赏罚分明,很受部下和民众的拥戴。他信奉佛学,常听高僧讲经,他曾说::“佛以助人成佛,普渡众生脱离苦海为宗旨,作为一个职业军人,更应保国救民为本职。”他对当时的军阀混战,争夺地盘,危害人民十分反感。

1929年,许国璋投奔刘湘第二十一军,很得刘湘的赏识,被送进第二十一军“军官研究班”深造。1935年,许国璋被提升为第二十一军第三师第九旅第二十五团团长。

1937年7月,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许国璋爱国杀敌心切,多次请缨上阵。1938年3月,四川省政府主席王缵绪在成都组建第二十九集团军,王任总司令,下辖第四十四和第六十七军,各部在万县、重庆等地集中,于4月28日轮运湖北兰溪登陆。许国璋当时任第六十七军第一六一师第四八三旅少将旅长,随二十九集团军出川抗日。许国璋行前对家人说:“我出川抗战,身已许国。你们在后方,妻要勤俭过生活,儿要努力读书。我每月除以应得薪金寄助外,要你们自己努力。至于我,望你们不要惦念。”

1938年6月初,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宫冈村宁次指挥七个师团由合肥地区向舒城、桐城推进,6月12日攻占安庆,接着突破我江上封锁线,28日,马当要塞失守,日军乘胜进攻湖口,守军激战数日,不支,为敌占领,同时敌又在九江登陆。7月中旬,日军第十三师团和骑兵大队从安庆公路进犯宿松、太湖我防线,我守军拚死抵抗,浴血奋战,但终寡不敌众,陷于敌手。日军乘胜向我湖北黄梅、广济急进,想一举夺下田家镇要塞,威逼武汉。田家镇要塞扼长江中、下游之咽喉,上距汉口200公里,下距武穴港30公里,背靠玉屏、阳城、黄金塔诸山,江面狭窄,水流湍急。南岸有座半壁山,耸立对岸,临江石壁上刻有“楚江锁钥”和“铁锁横江”八字,形势极为险要。为大武汉之门户。日军分五路向武汉推进:一路在长江南岸,沿南浔路南进;一路沿瑞昌至武宁的公路迂回到武昌之南;一路沿长江北岸进攻汉口;一路沿大别山北麓进攻信阳,再攻汉口北面;一路则溯江而上。9月,第五战区长官部决定在黄梅、广济地区与日军第六师团决战,以保卫田家镇要塞。许国璋所在的第六十七军奉命进攻黄梅以南及大金铺日军,许国璋将军亲率第四八三旅担任攻击大金铺以北梅川之敌。由于我缺乏重型武器,屡攻不克,转而顽强防御。许将军亲临第一线,率部阻击进犯日军,全体将士浴血奋战,坚守阵地达一个月之久,日军损失惨重,我防线坚如磐石。

9月29日,日军陆海空部联合猛攻,陷我田家镇要塞后,继续猖狂西犯。在兰溪登陆之敌,向浠水、黄冈地区进犯。第五战区长官部命第二十九集团军在浠水和上巴河地区掩护五战区转移。

10月上旬,鄂东上巴河战役开始。从黄梅、广济方面来犯之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气势汹汹,许国璋事先占领侧面阵地,并严令部队沉着、隐蔽,在敌人飞机狂轰滥炸下始终没有暴露目标,待日军突破我前沿阵地,乘兴而进时,许国璋一声令下,打得敌人溃不成军,有力地支援了友军的防御。

1938年10月25日武汉失守,第二十九集团军向鄂西转移。1939年许将军率部扼守大洪山,日军精锐部队连续进犯襄河、石牌都被许部击退。三年来,日军两犯豫南、进窥鄂西,大洪山防线必首当其冲,大小战斗不曾中断,许国璋将军常日夜在前线指挥作战,鼓舞士兵杀敌报国,在他的正确指挥下,大洪山防线始终固若金汤,巍然不动。

1939年5月,我友军攻击日军所占旧口据点时,敌机6架每天定时轰炸我友军进攻部队,许国璋仔细观察发觉敌机航线比较固定,就将第四八五团全部轻重火器集中,占领隐蔽的阵地,组成密集的火力网,第二天,当敌机进入火力网,许将军一声令下,全团火器一阵猛扫,当即击毁敌机一架,吓得其它敌机狼狈逃窜。

1941年秋,许国璋因战功晋升为第一五○师副师长。翌年7月,又升任第一五○师师长。

1943年,第一五○师奉令守备湖南华容、石首、公安等县,日军于春季向我发动攻势,战况十分激烈。日军在飞机和长江舰队火力的支持下不断疯狂进攻我藕池口主阵地,我在许将军指挥下重创进犯日军,日军疯狂报复,轰炸我居民房屋,许将军亲到前线一面指挥作战,一面命令部队救护居民,亲自规定师部卫生队的担架,必须首先抢救受伤居民,许将军这种爱护民众的崇高行为,得到各界人士的赞赏。尔后,第一五○师在鄂西会战中担任固守津市、澧县的艰巨任务,许将军自知重任在肩,他慷慨激昂地对官兵们说:“为国捐躯,军人分也。今日将与敌决一死战,敢有临阵退却者,必手刃之!”在他的英勇精神鼓舞下,全师官兵与敌殊死搏斗,津市、澧县我防线始终未被日军突破,为取得鄂西大捷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3年11月,中国抗日战争史上著名的常德会战开始了。日军抽调第三十九师团、第三师团、第一一六师团、第六十八师团、第五十八师团一部及坦克、炮兵部队约15万余人,统由第十一军司令官横山勇指挥。在大量飞机的掩护之下,于11月分多路发动对我常德地区的进攻,企图夺取该地丰富的物资,打通粤汉路,牵制我部队增援缅甸战场,破坏中国打通中印公路,与盟国联合对日作战的计划,日军分成三路迂回穿插与正面突破结合,想一举围歼,夺取常德重镇。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第六战区长官部拟定将敌军主力逐次吸引于澧水及沅江两岸地区后,以正面抵抗与外翼之球心攻击,将敌军压迫于洞庭湖畔而歼灭之的计划。乃以第二十九集团军一部于华容、藕池口间,第十集团军一部于藕池口、宜都间持久抵抗,消耗敌之攻击威力,并以主力向澧水及沉江两岸集中。

1943年11月2日深夜,敌军自华容、弥陀寺间开始攻击前进,我将士对日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战况十分激烈。许国璋将军奉令率部立即撤退至太浮山占领阵地,与太阳山我第一六二师相互策应,袭击日军侧背,许将军率领部队由南县、安乡撤过澧水,立足未稳,进攻津市、安乡一带的日军已突破我防线,迅速渡过澧水。许国璋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当机立断,马上命令第四四九团急速奔赶太浮山占领阵地,并令第四四八团、四五○团分别选择捷径直插太浮山,他语重心长地对军官们说:“太浮山、太阳山是打击日寇的两支铁拳,必须不顾一切先敌占领,我当即率师直属部队跟进。”第一五○师在许国璋率领下直奔太浮山。不料,日军渡过澧水后行动迅猛,封锁了我第一五○师去太浮山的道路,许国璋将军所部处境十分艰难,他慎重地分析了敌情,下定决心,向南且战且退,吸引日军主力,以减轻对其他部队的压力,好让他们尽快占领阵地。许将军率部吸引日军退至陬市,他知道陬市系常德的门户,且构筑有工事,就命令部队在此固守。他亲自巡视战线,鼓励官兵牺牲报国奋勇杀敌。他悲壮地对将士们说:“我们为国家尽力的时候到了,我们能多打一个日本兵,就给守备常德的部队减轻了一分压力,以尽我们军人的天职。” 日军探知我军兵力薄弱,就向我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并不断派出增援部队,攻势愈加猛烈,许国璋将军在紧急关头,亲自来到前线,手持步枪与众将士一同打击日军,日军在我阵地前遗尸累累,死伤惨重。不幸,许将军身中两弹,血流不止,加之他身体平素虚弱,几周来连日奔波,疲劳过度,在战场上数次休克,众将士误认为他已阵亡,前线形势又万分紧迫,就准备派人把他运回沅江南岸。凌晨4时,许将军清醒过来,他得知日军已占陬市,急促地说:“我是军人,应该战死在沙场,你们准备把我运送对岸,这是害了我呀!”说罢又昏厥过去,等他再次清醒时,他摸到睡在他身边的卫士的手枪,毅然举枪自戕,以死报国,壮烈殉职。

许国璋壮烈殉职的消息传来,举国悲哀,四川省各界人士在成都忠烈祠举行隆重的追悼会,川康绥靖公署副主任潘文华主持追悼会。会后,许将军的遗体被送回成都原籍安葬,国民政府为表彰他的抗日战功,追赠许国璋为陆军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