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 毛主席亲自签署革命烈士证的将军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9-14 9:10:25         人气:1551次

                 毛主席亲自签署革命烈士证的将军

                       

                               孙明瑾将军

1943年秋,日本陷于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两面之苦战,决意在常德与中国军队展开死战,以期摧垮中国军民抗战之决心。常德会战被众多历史家和军事家视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这一战,常德城全城尽毁于战火,城中只剩一座西班牙教堂还有房顶,没有一块青石路板上没有尸体的。这一战,敌我双方伤亡惨重,中国军队仅师长就牺牲了三位。其中一位,便是预备十师师长孙明瑾将军。孙将军前线奋勇杀敌终换得马革裹尸还,却有人惟利是图骗走孙将军阵亡抚恤金,情何以堪。


投笔从戎 考入黄埔

孙明瑾,号玉轩,江苏宿迁宿城区人。先后在黄埔军校第五期和陆军大学学习。1925年崇实中学毕业,任小学教师2年,又考入南京金陵大学预科,他自幼聪明好学,博览群书,对文学与外语颇有研究。

青年时代,立志投笔从戎,救国救民。1925年他克服困难,奔赴广东革命根据地,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在军校期间,他训练刻苦,学习努力,且性格温和谦虚,沉默老练、深受校方的赏识。毕业后,孙明瑾参加北伐军战斗行列,以作战有功,逐步擢升为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等职。后又被上级选调到陆军大学第十四期学习。1935年考入陆军大学。

曾参加北伐战争。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等职。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孙明瑾请缨杀敌,率部转战各地,屡挫强敌,以战功升任陆军第十军第十预备师少将师长。

1937年“8.13”淞沪抗战,孙明瑾陆军大学三年级,奉命赴上海前线参战,英勇抗击日寇。战役结束,重返陆军大学,1938年陆军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官,兼入陆军大学研究院深造。

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孙明瑾请缨赴前线杀敌,任第三战区第一科科长、高级参谋等职,后随军转战各地,策划作战,参加1939年南昌会战诸战役,屡挫强敌。


长沙会战:日军的万人坑

第三次长沙会战,从1941年12月18日敌军先头部队与我军前哨部队激战起,至1942年1月18日我第九战区司令长官下令结束战斗止,前后共历一个月,日军再次以可耻的惨败而告终!

会战结束,清理战场,共毙敌三万三千九百四十一人,重伤敌军二万三千零三人(总共毙伤日军五万六千九百四十四人),其中有大队长、联队长以上军官十人,俘虏日军中队长松野荣吉大尉以下一百三十九人,击毙、缴获战马千余匹和大批枪炮、弹药及辎重。俘获之多,为抗战以来历次会战所罕见。我军奉命清理战场时,因见日军遗尸太多,战区司令部乃令平江、长沙、湘阴三县民工数千人,挖了三个大土坑,将日军尸体集体掩埋,每坑放敌尸数千具,并在坑旁立石碑,上刻“万人坑”三字,以作标记。

此次日本为策应香港作战而再次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没料到自己在湘北战场的伤亡人数如此巨大,竟是其在香港伤亡数的二.五倍之多。


中外媒体对长沙会战的报道

战役结束,盟军各驻华使节纷纷组织参观团奔赴长沙战场参观,高度评价我军的战绩。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八年抗战中的一场辉煌战役!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其太平洋上的攻势十分顺利,美英等国军队连连失利。第三次长沙会战,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中国战场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此时,中国战场已和盟军的反法西斯战场连成一体。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大大提高了中国军队的威信。同时,对提高盟军的士气,支援美英军队在南方作战,也起到很大的鼓舞作用。

美国海军部部长兴诺克斯在《告中国人民书》中说:“数周以来,贵国在长沙之伟大战绩,非仅为中国之胜利,亦且为所有同盟国家共同之胜利,而为打击整个轴心之胜利。”

伦敦《泰晤士报》称:“十二月七日(系指1941年12月7日,日军在此日偷袭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同盟军唯一决定性之胜利,系华军之长沙大捷。”

《每日电讯报》评论:“际此远东阴霾密布中,惟长沙上空之云彩益见光耀夺目。”

美记者福尔门氏在视察后作如下报道:“中国第三度的长沙大捷证明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中国军队的配备若能与日军相等,他们即可很轻易地击败日军。”

各国贺电亦纷至沓来。美国罗斯福总统来电盛赞:"中国以劣势装备,对抗优越的敌人,此不屈不挠之精神,使其它联合国军民,均感受极大的激励......"

中共《新华日报》也于1942年1月1日发表社评,对我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给予高度评价和热情赞扬:"我三湘健儿,我神鹰队伍,在此次长沙保卫战中,誓死保卫家乡,有效击退敌人,这表明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战场上,有着伟大的中华民族的抗日生力军,有决心、有实力,不让敌人在太平洋上得逞的时候,同时进攻中国......"

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孙明瑾将军因坚守长沙,屡挫敌锋,战功卓著,晋升为第十军预备第10师师长。


常德会战:"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1943年11月,日军主力兵团为掠夺洞庭湖地区的丰富物产,消灭湘西我野战军主力,进而威胁我战时陪都--重庆,对常德地区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我常德守军浴血奋战,誓死抵抗,战局成胶着状态。

这时,孙明瑾将军奉战区长官部命令,11月19日率第十预备师八千将士,从驻地衡阳驰援常德,参加常德会战,他们日夜兼程,于26日进抵常德外围赵家桥一线。这时,日军第三及十三师团主力得知我援军来到,立即前来堵截,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30日,为掩护第3师攻占德山,孙明瑾再次率领本师主力向日军发起猛攻,以吸引钳制日军的主力。随后,预备第10师各部在正面金麟桥和侧面赵家桥两地又连遭日军第3师团第34联队(联队长簗濑真琴大佐)和第68联队(联队长桥本熊吾大佐)的迂回强攻,双方战斗极为激烈,预备第10师官兵伤亡极重!

第3师在预备第10师有力的掩护下,于同日拂晓攻至德山外围,经过反复激烈的争夺战后,终于在傍晚6时攻占了德山。

12月1日,孙师长率本师在益家冲东南段赵家桥一带继续与日军主力血战。日军第68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1944年衡阳保卫战期间6月28日上午,我第十军预备第十师28团迫击炮连连长白天霖指挥8门迫击炮齐射,将此师团长佐久间为人击毙,参谋长原田贞三郎大佐、作战主任松井中佐、作战参谋松浦少佐和几位幕僚及68师团所有联队长均负重伤,68师团指挥系统顿时瘫痪。白天霖当年24岁,黄埔军校16期炮科毕业)增兵至三、四千人,在猛烈炮火轰击后,继之以步兵主力直扑预备第10师的战斗指挥所。

在战况极端危急的情况下,孙师长亲冒弹雨,指挥部队奋力冲杀。

战至傍晚,预备第10师侧翼又突遭日军的迂回袭击,日军以猛烈的炮火集中攻击预备第10师,战况愈益险恶。此时,部下请求掩护孙师长突围,但父亲拒绝部下的请求,奋身投入激战。

孙师长亲自操起一挺轻机枪,率部向日寇发起冲锋。打完一梭机枪弹,又用手枪、步枪猛射,最后以刺刀与日军搏斗,刺刀折断!

当孙师长率部冲锋至一山隘时,一手持机枪的日军在三米处向他狂射。在猝不及防中,一串侵略者的罪恶子弹击中孙明瑾的颈部、胸部、腰部和手臂。孙明瑾中弹倒地,血如泉涌,鲜血顿时染透征衣。卫士立即开枪击毙手持机枪的日寇,抬孙明瑾突围。孙明瑾目瞪卫士,忍痛高呼:“中华儿女要壮烈,不畏死,不贪生,牺牲生命,救国救民,努力杀敌!努力杀敌!!”

孙明瑾流血过多,伤势极重,只剩游丝般的最后一口气,在临终前,仍手扶卫士,频语部属向德山猛进:“贯彻命令,达成任务!”语终气绝,壮烈殉国!年仅三十八岁。


常德会战,50余日毙伤日军2万余人。

孙明瑾将军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由毛主席签署革命烈士证

孙明瑾将军为国家为民族英勇献身的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中国共产党给予高度评价。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追认我父亲孙明瑾将军为革命烈士,并于同年12月19日,经毛泽东主席签署,向我们遗属颁发《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

"……陆军预备第十师师长孙明瑾,致身卫国,矢志忠贞。此次敌犯湘鄂边区,该员等督师战守,力遏凶锋,效命疆场,壮烈殉职。缅怀大节,悼惜良深,应予明令褒扬,将生平事绩存备宣付国史馆,并准入祀首都忠烈祠,以资矜式,而励来兹。此令。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五月八日。"

15日,灵柩运抵长沙市,万人迎灵。19日、20日两天举行隆重公祭,各界人士纷纷前往吊唁。21日,灵柩运抵南岳衡山,在南岳忠烈祠正前方山麓上建墓安葬。1944年,国民政府追晋孙明瑾陆军中将军衔,批准入祠首都(南京)忠烈祠,其忠烈事迹明令褒扬,存备宣付国史馆,并编入中华民国褒扬令集。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追认为孙明瑾将军为革命烈士。


妻子遗书 表达怀念

姜文珍女士,孙明瑾妻子,山东潍县人,上海沪江大学毕业。1930结为伉俪,夫妻恩爱情深,十几年如一日。孙明瑾的殉国,给姜文珍带来巨大的悲伤。

姜文珍在一首遗诗中表达了对孙明瑾的深切怀念,其中写道:“……将军,记得,我永远记得,您每次奉命出征,匆匆又转来告我:文珍,文珍,请为儿女尽力,莫怕丈夫献身,我去求民族生存,你在家哺育儿女安心……”。

姜文珍强忍巨大的悲恸,遵照孙明瑾的遗愿,抚育好儿女。在孙明瑾牺牲后的十年间,母亲含辛茹苦,经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苦,哺育子女六人,终于积劳成疾,不幸于1953年5月与世长辞。

姜文珍在遗诗中还写道:“衡岳百灵葬忠骨,青山有幸伴忠魂。文珍洁守等待儿女成林,雁序行列,清香花果前来衡岳,告你晚景红”。母亲早逝,夙愿未能实现,也是我们儿女的终生憾事。每念及此,我们内心难以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