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高庆生] 保护摄影机他牺牲时年仅25岁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3/21 21:43:46         人气:1757次

                            保护摄影机他牺牲时年仅25岁

        战友眼中比较内向 1952年赴朝鲜战场参与拍摄《慰问最可爱的人》

        保护摄影机他牺牲时年仅25岁

        从报到之日到奔赴朝鲜战场壮烈牺牲,高庆生在八一厂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半年时光。如今,在八一厂的厂史馆里,高庆生烈士遗像的下方,始终有一件特殊的武器陪伴着他——摄影机。这是烈士在最后关头用生命做代价保护下来的。在摄影机与自己的生命面前,25岁的高庆生义无反顾地舍弃了自己的热血身躯。


        人物简介 :高庆生(1927—1952) 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助理。

        河北临榆人。1949年3月考入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同年8月任绥远军区政治部摄影员。1952年春调入八一厂任摄影助理。

        参加了纪录片《八一运动大会》的拍摄,1952年10月参加摄制组,随第二届赴朝慰问团赴朝鲜前线拍摄纪录片《慰问最可爱的人》。10月17日,当他正在朝鲜平安北道成川郡石田里拍摄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慰问志愿军活动时,突遭敌机轰炸,为保护摄影机,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5岁。

        1952年12月,总政治部授予他烈士称号并追认为模范青年团员。他抢救出来的摄影机被命名为“光荣号”。


        1949年参第一届电影训练班里的好学生

        根据《抚宁县志·人物篇——名人传》记载,高庆生出生于1927年3月,河北临榆县义卜寨村人。

        由于烈士牺牲时年仅25岁,尚未娶妻生子,他的家人也已相继去世,因此,大家对高庆生早年参军前的经历并不了解。

        高庆生的战友只依稀记得,他是初中毕业, 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军后,曾任绥远军区政治部摄影员,1952年被选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教育电影制片厂(八一厂前身)任摄影助理。

        从各军区抽调来的人员在八一厂组成了“第一届电影训练班”,首先进行了摄影知识方面的培训。在训练班里,高庆生学习非常认真。

        在高庆生留下的学习笔记上,记者看到不仅字迹非常工整,就连每一个光谱图示都格外规矩。在时隔57年后,呈现在记者眼前的笔迹依然清晰可见。由此可见,当时的高庆生是多么的认真,是训练班里的好学生。

        黄宝善(八一厂一级导演)就是在1952年与高庆生相识的,当时黄宝善从东北军区被选调来。在黄宝善的眼里,高庆生比较内向,不太爱说话。


        首批赴朝参与拍摄《慰问最可爱的人》

        在训练班的第一堂课,黄宝善至今仍记得异常清楚。“第一课讲的是摄影机就是我们的武器,是战士手中的枪,人在枪在!”这句话大家都记得非常清楚,同在训练班的高庆生也不例外。

        1952年10月,八一厂第一批赴朝战地摄制组待命出发,随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拍摄《慰问最可爱的人》。随着慰问团执行拍摄任务的有:导演夏国瑛、摄影师谢祀宗和文英光、摄影助理陈毓中和高庆生、剧务黄宝善,高庆生是摄影师谢祀宗的助理。

        10月17日上午,摄制组一行随慰问团抵达朝鲜平安北道成川郡石田里,拍摄祭奠国际主义战士、英雄罗盛教的画面(罗盛教是从冰河中救出朝鲜儿童崔莹而牺牲的烈士,石田里是崔莹的故乡)。与罗盛教生前所在部队的英模座谈后,当天下午,在石田里的一所学校内,志愿军与慰问团进行了简单的会餐。


        战地会餐低空中传来密集的机枪声

        这次会餐,是黄宝善与高庆生的最后一顿饭。会餐时,看见朝鲜代表非常热情,大家就让高庆生去向朝鲜少校敬酒。就在高庆生去敬酒的刹那,低空中传来密集的机枪声后,炸弹随声而落。随后,大家连忙四处躲避。趁着第二次投弹的空隙,黄宝善与陈毓中跑回住地抢救摄影机和胶片。


        人在机器在 他牺牲在摄影机旁

        当时,摄制组有两台摄影机,一台是美国的,另一台是苏联的。当年机器是绝对的宝贝,大家坐汽车赶路时,怕汽车颠簸,机器都搁怀里抱着。除了机器外,住地还有已经拍好和未使用过的胶片。

        黄宝善与陈毓中正在抢救机器和胶片时,高庆生也气喘吁吁地从外面冲了回来。

“我的最后印象就是高庆生跑得很急,满脸通红。”说到这里,饱经沧桑的黄宝善眼角流出了泪水。“高庆生绝不是一时的英雄主义冲动,而是没有忘记自己的神圣职责——人在机器在!”

        顾不上说话的黄宝善把那台崭新的苏联摄影机交到了高庆生手里,高庆生将机器挂在身上就往外跑。黄宝善抱着另外一台机器紧随其后,陈毓中负责保护胶片。

        跑的过程中,陈毓中拿的箱子散落在地上,这样,跑在前面的就只有黄宝善和高庆生两人。就在往外跑的过程中,两颗炸弹好像是冲着他们来的,在他们身旁爆炸。

“炸弹太近了,就像是钢板被撕裂的声音。”巨响之后,黄宝善的耳膜穿孔,听觉消失。硝烟过后他继续向前跑,不过此后就再也没见到高庆生。

        此时,高庆生已经牺牲。同时在轰炸中负伤的还有摄影师文英光。

        在轰炸结束后,大家回去找高庆生,见地上躺着个人,身体已经炸烂了。大家看着像他,又不希望是他,但真的是他!他保护的那台苏联摄影机就在他的身旁……

高庆生牺牲的不远处,就是罗盛教长眠的砾沼河。


        挽联记录 “英魂永伴罗盛教”

        第二天,摄制组和朝鲜人民军一起用白布将高庆生的尸体包裹了起来。

        那时摄制组每人发了一套新的棉服还没穿,谢祀宗把高庆生的棉衣按身体的部位摆在上面,帽子放头上,棉鞋搁脚上,穿是穿不了了,只好摆上。

        安葬现场,当战士挥第一锹土的时候,摄制组的同志开始哭,战士也哭。高庆生最后安葬在罗盛教烈士的墓地旁边,当年的摄制组战友后来没有机会再去看他。

        第二届赴朝慰问团归国后,在天津为高庆生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现场有一副挽联,挽联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英魂永伴罗盛教

          烈魄常依砾沼河

        人在机器在!面对敌人的轰炸,高庆生用身体保护了珍贵的摄影机.

                                     原载 2009.8.2 《法制晚报》 文/记者 成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