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 在战场上战死的将军丁炳权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8/21 8:28:16         人气:2952次

                 在抗日战场上战死的中国将军丁炳权

   丁炳权,字御伯,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九七师中将师长兼长沙警备司令,著名抗日爱国将领。1897年11月26日出生于湖北省云梦县朱祠后丁村。1905年县立模范高等小学堂读书,后考入湖北甲种工业学校。课余兼读古文经典、现代政治学和伦理学。1924年考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毕业后加人国民革命军,随军参加两次东征。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武胜关别动总队总指挥并参加北伐。1928年参加第二次北伐战争,当年冬入陆军大学第一期受训。陆军大学肄业后,1932年8月任湖北省保安处参谋长,1934年升任处长,并任湖北省保安副司令等职。

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调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九七师中将师长兼长沙警备司令。率部参加了武汉会战、鄂南游击战和南昌会战。1938年11月,兼任鄂南游击区指挥官,湖北阳新、大冶、鄂城、通山及江西瑞昌、武宁等地对日军作战百余次,毙敌甚多。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全面打响。丁炳权由湖北省保安处长调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九七师中将师长兼长沙警备司令。第一九七师隶属第九战区序列,主要担负长沙及粤汉铁路衡阳至岳阳区段的卫戍任务。

1938年6月,徐州会战结束后,日军将侵略矛头直指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武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水陆并进,向武汉展开疯狂进攻。中国军队为保卫、武汉,与日军展开激战,史称武汉会战。武汉会战开始后,丁炳权奉命率部开往鄂南,驻守阳新的燕厦、龙港、慈口、辛潭铺—带。这一带地处阳(新)通(山)公路要冲,是日军进攻武汉的

必经之路。日军第二十七师团由此进攻武汉,丁炳权身先士卒,率部顽强阻击,与日军鏖战经旬,予敌重创,成功迟滞了日军的西进速度,掩护了粤汉路北段中国军队主力顺利战略转移。

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结束后,由于我军损失较大,中国政府统帅部命令大部分部队撤往后方进行补充整训,同时为了长期消耗日军,也留下少量部队在赣北、湘北、鄂南一带实行游击作战,继续打击日军。丁炳权师奉命留驻鄂南。同年11月,丁炳权奉命兼任鄂南游击区指挥官,率部在湖北的阳新、大冶、鄂城、通山、咸宁、崇阳一带坚持游击战,先后与日军激战百余次,毙伤日军2300多人,予敌沉重打击。

日军攻占武汉之后,稍作休整又向湘鄂赣边发动猛烈攻势,相继占领永修、通城、岳阳、应城、安陆等蜘地,并企图进一步攻占南昌,进窥长沙,打通粤汉线。

1939年3月,日军第十一集团军的四个师团共计12万的兵力,在日本鬼仔指挥官冈村宁次的指挥下发起南昌战役,向驻守南昌的中国军队发动疯狂进攻。中国政府南京统帅部为保卫南昌,决定组织南昌会战,与日军进行南昌会战的主要是中国军队第九战区的部队。根据作战部署,第八军主要担负武宁方面的作战,目标指向瑞昌、德安之间,攻击日军右侧。第一九七师的具体作战任务是与友邻部队第三师由新溪源、燕厦街向西,以一个团至一个旅为单位,分路攻击瑞昌、阳新一带的敌人,并相机占领马头镇附近的日军沿江据点,避免与日军优势机动部队决战。主要目的是在长江南岸至瑞昌、阳新间实施游击作战,伺机歼灭日军小股部队,进而截断进攻南昌日军的水路补给线,支援正面战场主力部队的战。

3月中旬,丁炳权挥师到达燕厦及其以东地区集结待命。3月22日晚7时许,湘鄂赣边区游击总指挥樊嵩甫下达作战命令:命丁炳权为左翼军司令官,以第一九七师一部向王家铺附近游击前进,以主力向大河桥、徐家坳、桥溪畈一线推进。其后,右翼军一个团增援第一九七师,向王家铺攻击的部队则分向白水街、舟石港游击,破坏公路,阻止日军的后方增援。受命之后,丁炳权率部向日军发起猛攻。激战持续至24日午后1时许,日军开始向东南方面退却。丁炳权随即挥师克复西崇山,继而占领洞口源刘及马鞍山等阵地。

1939年3月24日夜,第八军军长李五堂命令左翼部队迅速完成各项攻击准备,于25日拂晓继续向马鞍山东南之敌进攻。25日黎明前,丁炳权将一九七师分成左、右两队:左翼部队以一部固守马鞍山,主力向马鞍山东南之敌发起进攻;右翼部队以一,部固守眉眼山,主力向夏庄、夏家、西流巷之敌发起攻击。与此同时,日军在猛烈炮火和坦克战车的掩护下向洞口源刘、马鞍山的第一九七师阵地发动强攻;王家铺一线的日军也分兵向马鞍山左侧包抄,企图攻击一九七师侧翼。一九七师右翼部队在夏家、西流巷、王家塘及附近地区与日军遭遇,继而展开惨烈的遭遇战,丁炳权沉着指挥,全师官兵奋勇作战,多次击退日军进攻,毙敌300多人。中午12时许,一九七师右翼部队主力进至梅崖

段、刘家,左翼部队主力进展至王家塘区西南端高地一线。

日军被迫撤退后,经过短暂的休整和补充,转攻一九七师的左翼。25日午后3时起,日军以6架飞机和10余门大炮向第一九七师阵地猛轰,继以6辆坦克为先导,配合步兵冲击一九七师正面,同时以数百骑兵向右迂回侧击。丁炳权率部顽强反击,并队一部主动出击,积极迎战。激战持续至晚上9时许,一九七师阵地的工事几乎全部被摧毁,左翼部队一一三七团的一个营全部战死,另外两个营伤亡过半;一一四o团伤亡惨重;赶赴望月崖附近保护左翼的部队遭遇日军的进攻,形势十十分险恶。

面对不断增兵的日军,丁炳权为减少部队伤亡,保持继续作战的能力,遂于当晚11时指挥部队改守眉眼山东端一处高地、夏家区柯垄刘北崖三处高地、西崇山及马家塘东北高地一线。

3月26日,丁炳权奉命调整部署,由此至29日,一九七师各部队昼夜不断向刘庄、洞口源刘、王家塘、马鞍山、上庄等处的日军连续发动十几次攻击。但是,由于日军阵地工事坚固,援兵不斷,一九七师各部队的进攻未获进展,反而遭受很大损失。

1939年3月28日,南昌失守。29日,武宁失守。之后,中国军队主力开始撤退。同时,第九战区也派出少量部队袭扰日军敌后,配合主力部队的行动。丁炳权奉命率部向瑞昌方向进击,袭击日军后方,实施游击作战,破坏公路,阻断日军交通,截击日军补给。

1939年4月2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第九战区发起反攻南昌的战役。丁炳权率部再度参战,奉命进行游击作战,配合友邻部队进攻南昌。接到命令后,一九七师先后攻克通山、葛店、鄂城、金井等日军据点,并一度攻入汀泗桥、咸宁等地,同时将赣北鄂东南公路,多处破坏,迫使日军车辆无法通行,导致日军部队滞留金井、贺胜桥、咸宁、崇阳等地,无法及时集结增援南昌。5月5日到6日,丁炳权部还在官埠桥一带围歼日军数百,缴获大批军械武器及军用物资。

在反攻南昌战役中,丁炳权不遗余力,在前线连续督战10昼夜而不休息。由于时值炎夏,天气酷热,再加上丁炳权常年作战造成身体极度疲惫,体质虚弱,终中暑病倒,但他仍不顾自己的身体,继续在病床上指挥作战。由于日夜操劳而使病情进一步恶化,1940年1月25日,丁炳权将军终为抗战燃尽了最后的生命,于江西武宁殉国,时年44岁,1940年11月3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丁炳权将军明令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