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 为国捐躯的老将--马玉仁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8/20 8:47:43         人气:1918次

                    为国捐躯的老将--马玉仁

马玉仁(1875.11.30——1940.01.03),原名日能,字伯良。1875年11月30日出生,江苏省盐城县建阳六区陆沟乡马家墩(今建湖县高作乡陆沟村马家墩)人。陆军中将,是位传奇人物,既做过“盐匪”,闹过“马党”,也剿过土匪;解甲归田后,热心围垦开荒,兴修水利,发展工商;晚年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请缨抗日,直至壮烈牺牲。

父亲马京元务农,性康爽;母亲董氏。马玉仁在男孩中为老大,两个弟弟,四个姐妹。

马玉仁,身高近二米,且健壮,大扁脸,微黑,双臂较长,有垂手过膝之称,臂力过人。长穿黑哔叽制服,有时也穿长衫,登革履,胸佩金链怀表,外挂木盒二十响快机,内藏百朗灵(俗称掌心雷)小手枪。颈上常围绿绫。饮酒斤余,好食鸡肉。武术强,枪法准,好勇斗狠。他的口头禅是:“枪打没福的孩子!”无论指挥,还是冲锋,不肯弯腰,自诩“英雄”。他娶妾六人,唯生一子益德,媳祁静之


马玉仁儿时就读村塾,初识文字。十一二岁时为生活所迫,随父亲贩卖私盐。披星戴月,栉风沐雨,循荒野阡陌,不堪其苦,常被查获,备受凌辱,不胜愤恨。十三岁那年,其父病故,生活重担落在三姐(人称唐三姑奶奶,惯走江湖,领船贩盐,开堂收徒,枪法很准)和他身上。

十五岁时,因帮邻人打死一名土匪,外流他乡,边做临时工、边拜师学艺。十七、八岁时,身高体壮,力气过人。一次为人护秧水,力挫两名好汉,从此名震乡里。二十五、六岁,从乡邻武举薛兆风之弟德扬习武,马上马下,刀枪棍棒,拳脚套路,较有长进。1905年参加县级武考,名列小牌第八,后因清庭废除科举制度,仕途无望,惆怅不已。


生活所迫,不得不重操贩盐旧业。马玉仁身壮力大,一担可挑二百多斤,将私盐从堤中兴桥、通洋、东洋、鲍家墩等地运至堤西,装进木船,悄悄运走。常在草堰口西江家庄、李家庄圩沟里装盐运盐。有一次,在阜宁县五汛港之东泥螺洼,马玉仁遇上两个税警盘查,税警又要没收,又要绑人,马玉仁铤而走险,挥舞大扁担,攻其不备,打死二人,拿走两支枪,是夜潜至东港徐六家(徐伯鸿之父),徐给以便装路费,让其逃生。他在运盐时常遇官兵缉查,时而行贿通过,时而硬闯过关,但总觉得力薄。于是,同沟墩钱家沟、中林、东沟等盐贩陈正丸、刘海风、唐道仁、杨瑞文等串联,形成互相支援的较大贩盐团伙。马玉仁此时交友甚广,又参加了庆帮(又称青帮),遇到缉私盐的官兵,敢于公然对抗。

马玉仁凭着自己力气和武功,利用匕首、扁担、棍棒打伤官兵,缴来毛瑟枪。时长日久,马玉仁船队有土枪、土炮;有大刀、匕首;还有毛瑟洋枪(时称五子钢枪)。马玉仁曾火并东海边大盐痞刘广福,获大小船只七十条,得人三百多名,枪械几十支,私盐团伙越来越大。他又与安徽寿州大盐魁联成一气,常常几百条船首尾相连,竟有数里之长,公然行驶于河道,耀武扬威。此时,马玉仁贩盐远超过谋生范围,而走向贪财、称霸的邪道,时人称之为盐枭、盐霸。马玉仁的私盐团伙,名声远扬,缉私营官兵颇为胆寒,由于上司压得太紧,在范堤两岸河湖港道严加盘查,常以营、连兵力搜寻马玉仁船队。

有一次,缉私营官兵在陈洋与小关子(今海河镇)之间陡港附近,发现马玉仁私盐船队在海河里由东向西行进,官兵喝令停泊检查,马玉仁拒不停泊靠岸接受检查,武装与官兵对抗。马玉仁带头冲锋,打死二名、打伤三名官兵。因此,惹恼了两江总督刘坤一,传檄淮安府辖六县内缉拿马玉仁,成营成连官兵荷枪实弹,埋伏水陆要道。马玉仁面对官府搜捕,开始隐蔽避难,先躲在高作东北箍桶匠姜勋家里,尔后又隐遁至阜宁县八滩的武举人家中。次年,因追捕愈紧,马玉仁正感到走投无路时,幸得卜寡妇介绍,投靠扬州游击统领徐宝山(人称老虎),初委任为伍长,不久升任哨长(相当排长),继又任领哨(相当连长)。后来,以靖“盐匪”之乱中,与唐道仁一起擒获了苏北大盐枭王大树。从此,里下河盐匪之患大为减弱。在唐道仁升任南通县警备营长后,徐让马玉仁接替唐之遗缺领衔管带。马玉仁对徐的栽培感恩不尽,凡徐使命,马玉仁赴汤蹈火皆所不辞。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各地纷纷响应。其时,徐宝山向革命党人镇江都督林述庆投诚后,自任扬州军政分府都督兼军长,马玉仁调任第三营管带。是年冬天,广军统领黎天才组织民军攻打南京的辫子军(张勋部),江浙联军司令徐绍桢,命令徐宝山部攻打浦口,马玉仁随同作战,克浦口房山炮台,后又攻打南京。张勋控制雨花台,炮火可控制全城,两军相持不下。马玉仁自告奋勇率队突破,包打张勋主力。他精选会武术的士兵,组织两排进攻部队,一排是毛瑟枪队;一排是藤牌、长矛、大刀、短刀,操练两天。在进攻中,他冲锋在前,辫子军被杀得落花流水,向后溃退,后边大军涌入,攻占了雨花台。张勋率众转移到山东、安徽边境,南北军阀莫不称马玉仁是虎将。马玉仁因攻攫升第十五标标统(相当团长)。四弟玉坤、姐丈计子山、外甥刘汉民安排当管带和队目。

1912年徐宝山倒向袁世凯,表示所部愿属北洋政府节制。袁世凯心腹蒋雁行从江北军政府都督改任江北护军使,这年2月,蒋雁行拉拢马玉仁,改编第十五标为第四十七团,隶属第二十三旅张仁奎部。不久,蒋雁行调任北洋军政府陆军部,刘之洁继任护军使。5月,刘命令马玉仁团及东海县民政长袁士猷剿灭沭阳县娄山镇、金家圩、高塘沟等处土匪。马玉仁率部在娄山镇三战三捷,袁世凯给予传令嘉奖。5月15日,马玉仁因在阜宁县、东海县等地迭次剿匪有功,又获得一等金色奖章。此时,马部已拥有马、步、炮三个营,实力较其它团为强。

1913年5月底,徐宝山被陈其美所派的张静仁、黄复生等谋杀。徐死后,由其弟徐宝箴代理军长。不久,驻防江阴的第七十四旅全军哗变,徐军改为江苏陆军第四师,徐宝箴任师长,马玉仁的第四十七团缩编为护军营,马改任营长。

是年夏,革命党人发动讨袁的“第二次革命”。袁世凯派张勋由徐州南下攻打革命党人,委任冯国璋为江苏督军。张、冯组织力量准备攻打南京,改徐宝箴的第四师为第二军。马玉仁接受书记官辰宦献计,致电袁,愿为效力,袁遂下令升马为混成旅旅长,马乘机将原有护军营的马、步、炮、辎重各队扩编成旅。马奉张、冯之命,任攻宁西路支队长。8月1日,在六合一带打败国民党人原安徽都督柏文蔚部,缴获甚多。袁授马为陆军少将,奖三等文虎章一座。8月12日,马率领混成旅由六圩渡江,攻克镇江,威震沪宁线。8月18日,奉命西进,击败驻龙潭的讨袁军,严重威胁南京城。中外报纸争刊马旅战讯,名噪一时。张、冯任马为攻宁东线前敌司令,节制东线定武军及第二军有关旅团。马从龙潭出发,克栖霞、占钟山、攻南京,血战十昼夜。9月1日首破太平门。入城后,又巷战两昼夜,打败国民党人黄兴部队。由是,讨袁军和江苏军对马刮目相看。北洋政府于11月28日攫升马玉仁为陆军中将,实授扬州游击统领。因扬州盐运使张弧等以马军纪不佳而阻其入城驻营,冯国璋乃指令马部机构驻十二圩。

1914年5月,袁授予马三等嘉禾章一座。7月,随苏皖巡阅使宣武上将冯国璋进京晋见袁世凯,被赏五狮军官刀一柄。

1916年3月,马玉仁因办陈小狮子案出力,又被赏军刀一柄。5月,冯国璋委任马玉仁为第一混成旅旅长。马任混成旅旅长时,深感文化不高,常被同僚们取笑。于是,延聘第六师范教师做家庭教师,立好读书习字课程表。马玉仁立正听课,老师请坐,马方就坐听课。子侄等读书,立三等奖励,甲等为洋琴一台,乙等为手表一只,丙等笔墨文具一套。一时马宅内书声啷啷,读书识字、学琴画画蔚然成风,纸牌麻将销声匿迹。6月,袁世凯复辟称帝在人民的唾骂声中死去,冯国璋任副总统,冯为拉拢亲信扩大势力,授予马玉仁总统府咨议头衔。


抗日战争爆发后,马玉仁目睹日军实行“三光”政策,热血沸沸,曾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正为男儿立志时,吾老矣,吾尤将吾未亡之躯,奔赴疆场,马革裹尸,何所惧哉 ”好心人劝他“不要冒这个险”他说“山河破碎人心肝碎,日月不圆我火燃”,“我就是要找这个好死场”,逐集训佃户中青壮年,准备抗日,不久,蒋介石任命马玉仁为苏鲁战区第一路游击司令。

他集资购买武器弹药,自费抗日,孤军转战海口与阜城之间,每次战斗,必身先士卒,竭力用命一年多时间,与日军作战十多次,比较激烈的有6次,共毙伤日伪军80多人,击毁日军汽1艘,钉掉劝降的汉奸,马部参谋长金新吾,枪毙为韭歹的嫡侄马益华,他反复告诫所部官兵,“谁当汉奸,我就打死谁?”从而,伸张了正义,鼓舞了士气。

1940年1月3日,马玉仁在新吴乡合尖(今陈洋镇新条村)和日军打仗时,开始战士畏惧,不敢冲锋,马玉仁身先士卒,物举冲锋枪,冲在最前面,边冲边喊“子弹不打有福的孩子”战斗中,不幸小腿受伤,腹部中弹,他料到这次性命难保,便解下围巾,包了自用手枪和金项链,怀表,抛出帐外,以免被日军识破受辱,马玉仁终因流血过多,英勇献身,享年65岁。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追认马玉仁为陆军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