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我的母亲] 虎口逃生

作者:贾少君         发布时间:2013/3/20 17:29:54         人气:2203次

                                             虎口逃生

        日寇占领临城县后,开始在县城西面的西竖村设立据点。后来又向西面扩张,把炮楼修到了台峪村。因为台峪村地势险要,又是临城县进出山西省的通道。敌人在大道上设置铁丝网路障,周边又挖了封锁壕,山头上还修建了炮搂。这样做的结果,是想掐断抗日游击队与山西革命根据地的联系。这时我们的村庄由原来的游击区,也变成了敌占区。村内虽然也设置了伪村长,但是政权还是掌握在共产党手中,伪村长也不过是应付日寇的头面人物而已。在这种环境下,对敌斗争困难重重,形势也更加恶化,任务也越来越艰巨。但是,对日寇的斗争却一天也没有停止,只不过是改变一下策略,方法更加灵活。

        为了修建台峪村的炮楼,日寇到周围的村庄,去抓青壮年充当民工。还不时的到各村庄扫荡,抢劫财物。

        1942年农历七月的一天,正当盛夏,日寇在夜间就把寺庄村团团围住。随后就挨家挨户去搜查,把男女老少都赶到村南边的一个大院内。逐个人的审问,追查谁是村干部和共产党员。在场的群众没有一个人说出真情,鬼子气急败坏,将村中的男青壮年都捆绑起来,还有一部分妇女,其中母亲也被带走,共计二十多人带到台峪村据点。日本鬼子对带走的群众,逐人的进行审问,并进行严刑拷打。日寇把母亲打得死去活来,她始终没有吐露真情。最后母亲被日寇毒打,昏倒在地,不省人事,这时才住手。敌人以为母亲已经死去,便去吃午饭。当母亲苏醒过来后,发现周围没有敌人,定神观察,发现旁边有许多修炮楼的民工。她不顾浑身的疼痛,坐了起来。这时,旁边有两位群众,见母亲坐起来,就赶紧过去,将母亲扶起,赶快就混入到民工队伍当中去了。后来与村中另一名妇女万喜荣,二人佯装去解手,转到山的后面,翻墙跳入悬崖峭壁中,踏着长满荆棘的树丛,不顾划破了身体,连滚带爬的逃到山下。跑到了安全地带,总算逃出了虎口,保全了个人的性命。

        待日寇吃完饭后,继续来审问时,看到本村党支部书记路文生,被打得昏死过去后,刚刚苏醒过来,便继续拷打。后来由于被日本特务认出,把路文生送到西竖据点,被日寇杀害。在这一天,被日寇毒打致死的,还有本村的路德印和张凤章两位村民。 其余村民在日寇的严刑下,没有一个人出卖同志,露出真情。最后敌人只好把他们都扣下充当民工, 为敌人修炮楼去了。

        母亲逃回家中,遍体鳞伤,疼痛难忍,又不敢在家中居住,还怕日寇来村搜查,只好住在村外的山洞中。在这黑暗潮湿的地方,去治疗养伤,慢慢地恢复身体。

        这次劫难,村中失去了一位党支部书记,但是没有能够吓倒真正的共产党员。他们以满腔的热情,和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又投入到抗日斗争中去。血的事实教育了人们,斗争的方法就更加讲究,策略更加灵活,方式也更加隐蔽。母亲又继续为党工作了。

                                                请看下一篇>>> 遭遇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