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抗日名将] 湖南抗日名将---齐学启将军

作者:高国彬         发布时间:2013-7-8 7:37:37         人气:1637次

                 抗战时期的文天祥,湖南抗日名将---齐学启将军

宋朝丞相文天祥,他坚贞的民族气节和顽强的战斗精神令人敬佩,他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佳句,慷慨激昂,苍凉悲壮,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在中国文天祥是家喻户晓的英雄。

大家可曾知道在抗战史上,有一位来自湖南宁乡的齐学启将军,他能与文天祥媲美,齐学启将军真正做到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可称得上抗战时期的文天祥。

中国远征军齐学启将军

1945年5月14日重庆《大公报》的仰光专电中有一段该报仰光特派员的报道:

前新三十八师副师长齐学启将军,于3月8日,为寇刺伤腹部,3月13日病重逝世,那一天,是所有盟俘最伤心的日子,他们齐向齐将军的惨死致哀,对日寇刽子手的暴行深恶痛绝。据恢复自由的若干盟国战俘对记者说,齐将军的确是中国的伟大军人,他是中央监狱里数百战俘中最受人爱戴与最能给人援助的人物,在英美袍泽的眼里,他是黑暗时期的光明与鼓励的源泉。在这三年的黑暗地狱中,他对盟国最后胜利的信念,从未动摇,并屡次拒绝了日寇“诱令”加入宁伪组织的阴谋…

齐学启,湖南宁乡人,1923年毕业于北平清华大学,复留学美国诺维琪军校,学习骑术,返国后,进入军界。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亡,他深以为耻,常说军人责任重大,“应为民族尽孝,为国家尽忠,个人之一切均在所不计”,以爱国主义激励部属。1932年“一二八”之役和1937年“八一三”之役,齐学启部都参加了战斗,屡建奇功。1938年,他去长沙任税警总团参谋长。

1942年日本帝国主义以狂猛的攻势,侵入缅甸,并扬言与纳粹会师中东。此时,中国军队远征缅甸,配合盟军,配合盟国与日军作战。齐学启在这支部队中任新改编三十八师少将副师长。1942年3月27日,新三十八师从安宁县出国,在誓师之日,齐学启将军历举古今中外远征壮烈事迹,勖勉同袍以班超、霍去病自励,最后大声朗诵:“男儿生兮不成名,死当葬蛮夷域中”名句,全体将士激昂慷慨,声泪俱下。4月,新三十八师进入缅甸战场。

4月16日,在仁安羌北面的英军第一师及战车营,已经被日寇包围了两个昼夜,粮尽弹缺,水源断绝,该师师长斯高特将军一再告急。齐将军奉命驰援,于17日傍晚赶到,立即向日寇展开猛烈攻击。经过三天苦战,日军主力被击溃,丢下一千二百多具尸体,狼狈逃出阵地;解除七千名英军之围,孙立人将军和齐学启将军率领的中国健儿,取得了入缅远征第一次大捷。中国军队将被俘的英国军人、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五百余人解救出险,并把从日寇手中夺回的英方辎重汽车一百多辆,交还英军。英军第一师官兵对此深为感激。由于仁安羌援救英国军队的功绩,1943年,英国政府特授予新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将军“英帝国司令”的勋章;美国政府也为此授予“丰功”勋章。

仁安羌大捷后,齐将军奉命转进卡萨、温早之间,掩护入缅中国军队转进。5月9日卡萨告急,齐将军奉命到卡萨前线指挥并负责与第五军联系。当晚11时,在齐将军亲临前线指挥下,一一三团健儿们迎头痛击了日寇大约一个联队的第二次进攻。11日,齐将军奉命返回师部,在离开卡萨时,他去第五军军部,请求派给车辆运送伤兵,因延误了时间,一一三团已按原计划转移,齐将军与师部失去联络,遂随同第五军转进。途中遇到新三十八师在卡萨负伤官兵十八人,齐将军见他们叫痛啼饥,痛苦异常,便决定同他们一起向深山觅路西进,追寻师部。为了重伤员不掉队,齐将军在村中买了几头牛,让他们骑坐前进,他自己则不顾多年心脏病同轻伤者一起徒步跋涉。19日到了乌有河畔,重伤官兵大都创口发炎,连骑在牛背上都不能再走。齐将军又设法买来竹子编成竹筏,全体乘坐其上,准备乘着大水顺流去荷马林。谁知23日,在荷马林上游二十英里处,突被日寇骑兵追来,齐将军面临恶境向官兵嘱咐:“昔日成功,今日成仁,此其时矣,弹尽各自裁。”在日寇的轻重机枪扫射之下,十八个人除一人落水逃生外,其余的都壮烈牺牲。齐将军头部中三弹身负四创,卧倒血泊中,完全失去知觉,日寇检得其符号,知为将官,遂为其裹伤。齐将军苏醒后,始知重伤后被俘。

齐将军决意以一死报国,拒绝换药并绝食。日寇联队长企软化,表示恭敬,齐将军斥责呵骂,意求速死。不久,被转送至日寇荷马林旅团部,敌旅团长向他询问有关情况,齐将军正色大声说:“中国军人,可杀不可辱,速枪毙,勿多言!”敌旅团长故意拔出佩刀付之,齐将军即猛力向前夺刀自刺,并说“求仁得仁,又何怨!”敌人又急忙把刀抢去。后来敌人只好把他解送仰光中央监狱俘虏集中营。

仰光中央监狱俘虏集中营,关押中国、美国、英国、印度、荷兰、缅甸等各国数百名战俘,被日寇逼作苦工。齐将军经常利用时机,用英语或华语,向各国战俘讲演中外历史上的忠勇故事,中国抗战必胜及盟国最后必胜的道理,各国战俘深为感动,无形中成了大家的领袖。

齐将军被俘后,日寇转告了南京汉奸政府。1944年5月汪伪政权派陆军部长叶蓬同过去与齐将军相识之汉奸一行十二人,赴仰光劝降。齐将军大声训斥:“尔等靦颜事仇,认贼作父,不知人间羞耻事,夫复何言!”“速去!”叶蓬等又以个人名义馈送名贵物品,多次设宴相招,都遭齐将军拒绝。结果,叶蓬等只好悻悻而去。临走前,叶蓬恼羞成怒,对中国战俘进行煽动说:“汝等不能去南京享受高官厚禄者,皆因齐某一人顽固不屈之故。”

齐将军在囚三载,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深受中国战俘之爱戴,但也引起一小撮民族败类的不满。在中国战俘中有某部少尉排长蔡宗夫、中尉排长杜学统、士兵章吉祥等人,以齐将军一人不屈,影响他们不能达到丧节求荣的目的,各怀恨在心。先是处处与齐将军为难,甚至横加侮辱。齐将军经常以善言劝导,晓以大义,并以其自身劳作苦工所得来的工资分赠蔡宗夫等加以感化。但这些人已成日寇走狗,反而更加仇视齐将军。

1945年3月,缅甸北部日寇节节败退,齐将军预感缅甸战场即将全面反攻;而蔡宗夫等见日寇有撤出缅甸模样,深恐一旦被解送回国,难逃法网。遂萌发杀害齐将军得恶念。他们曾企图用毒药暗杀,被齐将军察觉未遂。3月7日,日寇最后一次对齐将军进行劝降,又被齐将军臭骂了一顿。第二天晚间,在日寇支持下,章吉祥乘齐将军上厕所时突然行刺,举刀贯腹部,伤势危重。同狱中有一英国军医上校,想尽种种办法,找来一些药品,请求为齐将军施行手术,竟被日寇制止。许多盟国战俘只得每日为齐将军之生命祈祷。由于天热而又得不到治疗,齐将军伤口发炎溃烂,于3月13日晚10时30分去世。战俘们均表哀痛,并纷纷索取遗物,留为纪念。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曾追晋齐学启将军为陆军中将。其忠骸原厝云南霑益,后空运长沙,公葬岳麓山。谋刺将军的一干人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冯玉祥将军曾在诗中称赞齐将军“还有师长齐学启,宁死不屈世惊叹。… 壮烈足称中华魂,光辉史册万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