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属专辑

[我的母亲] 山洞藏身

作者:贾少君         发布时间:2013/3/20 17:22:02         人气:2025次

                                        山洞藏身

        1939年,日寇占领临城县城后,开始向城西方向扩张,把据点修到了西竖村。这时,日本鬼子的据点离我村只有十六华里。日寇经常到周边村庄扫荡,烧杀抢掳,无恶不作,老百姓苦不堪言。

        为了展开与敌斗争,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在各个村庄中开展“空室清野”的活动。即把粮食全部隐藏起来,或者转移到村外挖地洞储存。母亲接到通知后就奔波于各村妇女之间,落实上级指示精神。这一工作果然见效,当日寇多次来村扫荡抢粮时,都是空手而归,一无所获。

        日寇的频繁骚扰,老百姓整日不得安宁。敌人往往是夜间或黎明前来村扫荡,因此,群众不敢在家中居住,只好到荒郊野外露宿。天热尚可,严冬季节无法御寒。之后,老百姓只好挖洞居住。因为我村是丘陵地带,沟壑较多,就选择远离村庄的地方,利用地形地势, 挖出山洞。洞外边要用树木野草伪装,里面放置生活用具。 每当天黑,群众就离开村庄,去山洞过夜。又因父亲参加抗日游击队,时任临、内游击队主任。因此是日寇重点抓捕的对象。这样一来,我家的目标就很大。每当日寇扫荡时,都来到我家搜查。 所以我们一家人不敢在家中过夜。

        盛夏的一天,天降大雨,村长乔靠山接到了情报,日寇要在明日来寺庄村扫荡。村长把这一消息马上通知本村的干部和党员。母亲接到通知后,决定晚饭后立即前往山洞居住。当时我们姐妹三人都正在患疟疾疾病,发着高烧。母亲背着我,把两个姐姐放在牛背上,自己背着手牵着牛,冒着大雨走在泥泞的道路上。当走到了翻坡处,由于坡陡路滑,又是下坡,我们不停的滑倒,到了坡下时都成了泥人。

        由于大雨未停,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河宽水深,不敢过河去我家的山洞过夜。只好转到小寨沟的一棵枣树下,支起了一块油布,遮挡避雨。这时本村张家一名妇女,也带着她的女儿前来与母亲做伴。她是看到我家的三个孩子都在发着高烧,母亲一个人难于照顾,故前来帮忙的。大雨下个不停,一块雨布几个人也避不了雨,母亲就带领我们去小寨沟的上面,有一个平时农民遮雨的小洞,到那里过夜。我们几个人就在这黢黑的夜晚,深一脚浅一脚的往上走,找到了那个小山洞。由于洞小人多,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就把我们四个孩子睡在里边,两位大人坐在洞口。当时,每逢夜间,常有野狼出没,前几天还出现过伤人的事情。在这荒郊野外,我们几人又都是妇女和孩子,母亲心里确实有些害怕,就把牛拴在外边给我们壮胆。就这样,大家都穿着湿透了的衣服,躺在潮湿的洞中栖身。

一阵枪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母亲赶紧到处察看,这时天刚蒙蒙亮。听枪声的方向,是来自本村。这时,本村的党支部书记路文生来到洞边,我们感到突然,他原来是逃跑从此路过的。路说他昨天晚上去外村开会,散会后回来时,天还没有亮,刚到村边就发现有人走动,仔细观察后发现是敌人。他拔腿就跑,经过小寨沟处,恰巧碰上了你们。这里不是安全的地方,必须马上转移。在路的帮助下,我们几个人走出山洞,趁天还没有大亮,又怕敌人发现,只能一步一步地爬过山崖,转到龙碰石山崖的后面。向后山的大沟里逃去,这时我们才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当敌人撤离后,我们回到村中,方知日寇是到村中来抓人的。村长乔靠山虽然接到情报,由于思想麻痹大意,自认为天下大雨,日寇不会出来,其结果被日寇发现后当场杀害,这一天日寇还杀害了本村的另外两名村民。

        母亲接到情报后,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决定晚上出来过夜是完全正确的。 当我们回到村中,大家都出了一身冷汗,如果昨夜不到山洞过夜,其后果是不堪想象的。母亲处事不惊,能够冷静思考,当机立断地处理问题,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很好学习的。

        由于长时间的睡在阴暗潮湿的山洞中,也没有什么防潮设备,时间长了我们都先后长了疥疮,又遭到了疾病的折磨。

        这样东躲西藏的生活,夜间到野外的山洞过夜,我们曾经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

                                                               请看下一篇>>>女儿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