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抗战专辑

[奋起抗敌] 冯安邦将军抗战史略

作者:于长銮         发布时间:2013-6-2 20:22:27         人气:1792次

                           冯安邦将军抗战史略

                                   2008-06-03

冯安邦,字化民,一名景树。山东省无棣县张辛店(现为信阳乡店子村)人,出生于1885年,青年时期参加海丰义和拳。1908年投军从戎。1914年加入冯玉祥十六混成旅,在冯部历任排、连、营、团、旅长。1928年升为国民联军第二十八师师长,后调充二十三师师长,兼代宁夏省主席。此前,曾先后经历过讨伐“张勋复辟”、“首都革命”、“直奉战争”、“五原誓师”、“中原大战”等重大历史事件。1932年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任第二十七师中将师长。1934年在湘鄂边参加过对红军的作战。抗日战争爆发后冯安邦请缨抗战,于1937年7月12日开赴华北战场,在保卫平津的对日作战中屡挫敌锋,因功升任第四十二军军长。之后,参加过忻口会战、娘子关战役、太原会战、台儿庄大战、大别山阻击战、武汉保卫战等重大战役及大小战斗计一百一十六次。1938年11月3日,在襄阳的对日作战中,以身殉国,国民政府照上将例治丧给恤,时年五十三岁。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宋哲元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的抗战,是中国全国性抗战的开始。7月12日,孙连仲的第四十二军第二十七师(师长冯安邦)即开赴华北前线,执行保卫平津、支援第二十九军抗战的使命。未几,第一战区第二十七路军(军长冯钦哉)也开赴晋东,以遏阻日军的攻势。这就是国民党的正面战场首举抗日义旗的三支抗日部队,亦称“抗战三冯”。7月29日,第二十七师开抵北平南郊,在马头镇、琉璃河一线占领阵地,以鼓励二十九军士气,并阻敌直入。冯安邦指挥部队于良乡、房山一线顽强抗击敌人,迭挫敌川岸文三郎第二十师团的进攻,并奉命守备平汉线以东、滹沱河北岸。8月25日,冯安邦升任第四十二军军长。

10月6日,冯安邦奉第二战区命令开赴晋北,参加忻口会战。日军在晋北的攻势被阻滞在忻口附近。敌华北方面军乃令川岸文三郎第二十师团及第一○八、一○九师团各一部,沿正太铁路向西进犯太原。这时,第二战区部队因专注于晋北会战,致晋东防务十分空虚。蒋介石虽急调第一战区冯钦哉第二十七路军、曾万钟第三军赴晋东拦堵,但仍不能遏阻日军攻势。12日,正太路上的井陉及其西南的长生口、大小龙窝等陷敌手。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急令向晋北开进中的第二十六路军回援娘子关。冯安邦乃随孙连仲率所部于14日抵达娘子关附近。根据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的命令,第二十七师一部占领1000高地迄南峪阵地,以主力集结于娘子关。寿阳一线,命第四十四旅向六岭关推进。是日上午,日军第七十七联队一千三百余人,向娘子关东面的旧关进犯。旧关“地交要冲,为晋东关键”,是日军攻击重点,也是娘子关战役成败之所系。冯安邦命七十七旅迎击该敌,以一个团由苇席、泽关向核桃园、旧关进攻;另一团由新关向旧关进攻,激战至午将其中一股日军约四百人歼灭,另一股窜向核桃园东南高地。黄绍竑在当天致蒋介石电文称“此役胜败关系极大”。冯军第二十七师继续猛力夹击关沟、旧关之敌,激战四日,肉博十余次将关沟之敌歼灭大部。是役毙敌少佐鲤登行一、大队长中岛力男以下官兵一千三百余名,马数十匹,缴获山炮两门、枪支弹药一宗。在此期间,冯部第四十四旅与滹沱河南夏口村、洪子店一带活动的八路军相互配合,协力击退自洪子店西犯之敌,占领并固守六岭关。此际,关沟之日军虽大部被歼,但被包围的旧关之敌在飞机配合下,利用旧关周围的高地,继续顽抗。16日,冯安邦同曾万钟第三军,向旧关及其附近之敌发起进攻,第二十七师向关沟及大小龙窝出击,日军疯狂反扑,关沟残敌被肃清,其他方面未获进展。17日,冯部继续向日军阵地发起攻击,肉搏十余次,双方伤亡惨重,除将核桃园与旧关之敌通路切断外,进展不大。此后,至19日,冯安邦指挥二十七师固守大小龙窝、核桃园、地都等高地之线,与日军对峙。20日开始,日军二十九联队四千余人,辅以飞机、大炮、烧夷炸弹,向冯部黄樵松旅固守之1000高地,施行昼夜猛攻。黄旅官兵与敌肉搏混战数十次,因伤亡过重,附近各山头均被敌攻陷,仅余数十人,死守高地最高峰,不稍退让,日军战史称“敌人抵抗很顽强”。21日,敌攻势有增无减,冯安邦督励部队节节抗击。22日夜,1000高地左翼南峪被敌攻陷,高地山顶工事完全被毁,死守高地峰顶的数十名官兵全部壮烈殉国,阵地终于失陷。这时冯军黄旅仅余战斗员四百余人,其阎旅亦不过千余人,独立第四十四旅只剩两营约七八百人,全军已不足三千人。26日后,晋东战场曾万钟第三军、孙震四十一军“溃乱不堪,皆不能即时使用”,正太路正面任务完全由冯安邦第四十二军及田镇南第三十军担任。28日,蒋介石命该两军在寿阳以东阻击日军。战斗异常激烈,据守乱柳村的冯部第二十七师二营仅剩士兵六人,依然苦撑不退。到31日,第四十二军仅余官兵一千七百余人,但冯安邦仍激励官兵誓死报国。11月1日,奉命参加太原会战,嗣后又转战晋南阻敌南下。太原失陷后,冯率余部转河南许昌一带整补。

1938年3月中旬,日军坂垣四郎第五师团坂本支队和矶谷亷介第十师团漱谷支队分别进攻鲁南重镇临沂和滕县。两地守军薄弱,鲁南形势顿感吃紧,徐州直接受到威胁。当时第五战区无兵可调,蒋介石为在战略上加强第五战区,乃从第一战区檄调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和汤恩伯第二十军团星夜驰援鲁南。这时冯安邦第四十二军在河南补充训练尚未完成,便于同月18日匆匆由许昌归德(今商丘)地区开往台儿庄前线。21日至23日,独立第四十四旅及二十七师先后到达台儿庄及徐州以北之汪柳泉,根据战区和集团军意图,冯安邦以黄樵松第二十七师担任台儿庄城外右翼防守,在台儿庄东侧的黄林庄附近占领阵地,与台儿庄守军池峰城第三十一师和左翼张金照第三十师互相呼应。以独立第四十四旅(旅长吴鹏举)之一团占领运河上游桥头堡阵地,以其另一团为集团预备队。27日晨5时,冯指挥二十七师山上庄、张楼之线向北洛、孙庄、刘家湖之敌发起进攻,7时攻占孟庄、邵庄、裴庄、岔路口,10时克复潘坠、孙庄、刘家湖等要点。日军战车往返肆虐,双方反复争夺,激战甚烈,该师伤亡团副八名,连长以下官兵一百余名。与此同时,独立第四十四旅自胡鲁沟、吴坡一线向高家庄、西邵礼攻击前进。同日,敌机械化部队一股,在十一架飞机狂轰滥炸配合下突破台儿庄以北防线,其中约四百名日军攻破台儿庄北门。池峰城第三十一师守军与敌激烈混战,势甚危殆。冯军第一五八团三营营长时尚彬率第七、八连前往增援,八连进庄后不到一小时,全连牺牲殆尽。七连一百三十余名官兵作为机动部队随时应急。29日,该连幸存的五十七名官兵组成敢死队,绕道迂回台儿庄西北角的日军侧面,与正面友军夹击敌人,歼敌一部,残敌不能立足,向北逃窜。敢死队员仅十三人生还。28日晨5时,二十七师向刘家湖、园上、台儿庄东北附近地区之敌反复猛攻。敌人凭借碉楼,仗恃七八辆战车拼命顽抗,二十七师伤亡惨重,但官兵气壮神旺,前仆后继,先后攻克园上、孟庄等村,毙敌甚多,获炮一门,继向前日得而复失的邵庄、裴庄攻击。这时敌汽油库被我迫击炮弹击中起火,战车七八辆向刘家湖移动,敌阵脚呈动摇之势,该师乘机攻占邵庄。二十七师收复各村后,疯狂的日军用大量烧夷弹向这些村庄集射,并以战车协同步兵反攻,各村顿成一片火海,战况之惨烈前所未有。冯安邦激励该师官兵顽强抗击,无命勿退。连日来,台儿庄北的中国军队与配有二十多门大炮、三十多辆战车的数千名日军激战数日,损耗甚大,冯安邦命独立第四十四旅增援。29日晨,该旅赶到龚庄、贾家口、大河崖一线,向台儿庄以北之敌实行夹击,一举攻克三里庄,毙敌甚伙。日军以战车协步、炮千余,由公路向该旅左翼猛冲,致该旅伤亡甚重,三里庄复失。31日自午迄夜,敌数百人,战车七八辆,连续攻击岔路口,均被第二十七师击退。

4月1日,敌竟日围攻园上、孟庄之二十七师部队,经该师夜袭击退,毙敌百余,毁战车两辆。是日,台儿庄城内守军池峰城第三十一师因连日浴血奋战,伤亡严重,致北门、西北门、东门、东南门陷敌,守军仅能控制北站、西关及南门。冯安邦为支援城内守军,组织敢死队二百五十人并一营士兵,于2日凌晨,自台儿庄东北隅攻入城内,猛烈袭击城内日军左侧背,一度夺战东门和城东北角。同日,日军第五师团坂本支队为救援濑谷支队,中止对临沂进攻,窜抵以步兵两三千,战车七辆,围攻二十七师岔路口等阵地。该师郭团数次增援逆袭,给以沉重打击,使敌人攻势受挫。该敌又以炮三四十门,集中轰击园上、焦营、孟庄、田营庄一带阵地,至邵庄守军王营,上村、陶沟桥之另一王营,全部壮烈牺牲。3日拂晓,坂本支队先以炮火集射,继以坦克包围,集中其主力向冯部沧浪庙、边庄、赵庄、王窑路、大山桥、刘庄一带猛烈进攻,企图击破我台儿庄外围右翼阵地。冯安邦骑马往来督战,组织官兵顽强抗击,战况甚为惨烈。二十七师后堡、五圣堂、裴庄、孟庄一带阵地被敌截为数段,敌我双方剧烈混战,二十七师退守古梁、王城、石拉之线。下午3时,敌陷石拉,施放烟幕,企图渡河,冯安邦急调四十四旅将该敌击退。同日,围攻台儿庄的濑谷支队得坂本支队的增援,攻势益加猛烈,台儿庄池峰城部伤亡惨重,已无生力军可派,北东南三面遭敌围攻,台儿庄骤现危象。冯安邦急令独立第四十四旅一个团迅赴台儿庄南门拦截日军,并防其强渡运河。庄内外守军协力抗击,勉强顶住日军凶焰。5日,日军复以战车向二十七师连续冲击,发射炮弹二千余发,该师防守的村落,民房及工事大半夷为平地,官兵多与村庄同为焦土。该师在赵庄、刘庄、东庄、黄林庄一带之二线部队亦所剩无几。实际上,早在旬初,孙连仲致李宗仁密电中即称“我二十七师继战八九日夜,与敌恶战,伤亡殆尽。其黄旅除精锐六百人入台儿庄城外,已无战斗力。侯旅战斗员亦极寥寥”。但冯安邦分析:我虽伤亡惨重,敌亦属强弩之末,最后时刻,鹿死谁手,尚难定度。更兼冯氏报国心切,以大局为重,在部队损耗如此之重的情况下,仍令二十七师组织幸存官兵,选编敢死队,对台儿庄东北一带村落,分队发动夜袭,乘敌疲极,一鼓克复孟庄、邵庄、彭村、沧浪庙等要点,同时还克复了台儿庄东南的黄林庄、石拉两村,迫敌分别向东北方和西北方溃逃。

冯军不怕牺牲,殊死搏斗的英勇气概,连敌人也不得不为之折服。战场上与该部直接对阵厮杀的日本坂本支队赤柴人重藏《步兵第十联队战斗详报》写道:“敌二十七师第八十旅,凭借散兵壕,全部守兵顽强抵抗直至最后,壮哉。此敌于此狭窄的散兵壕内,重叠相枕,力战而死之状,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将为之感叹。”其实,这种决死勇战气概何止与赤柴联队接战的这一劲旅。

6日,中国军队装备最为精良的汤恩伯第二十军团已从北面迫近台儿庄地区,其他各军也都到达预定攻击位置。当日夜,中国军队全线反击,残敌突围,逃向峄县城及其附近地区。7日晨,肃清了台儿庄残敌,会战取得了开战以来的空前胜利。此次大战,池峰城第三十一师死守台儿庄,固然功不可没,而台儿庄右翼冯安邦军连续苦战10昼夜,当日军坂本支队自东北方向扑向台儿庄,若冯部稍现摇动,使该敌与台儿庄濑谷支队得以会合,则台儿庄战局必致面目全非。

4月7日12时,李宗仁下令向撤退之敌追击。冯安邦率余部沿台儿庄——枣庄铁路西侧向峄县追歼日军。9日,奉孙连仲之命于下午3时,接替张轸第一一○师金陵寺、望仙山一带(台儿庄西北)防务。11时,中国军队继9日三路包围峄县后,第二次围攻峄县,冯安邦随第二集团军担任正面进攻。13日向峄县南面的濠沟、八里屯迂回攻击。14日夜,冯督率所部袭击福家庄和峄县南关。中旬,台、枣地区日军第十、第五师团得到第二线兵力第一一四、第十六两师团各一部兵力的增援,掉头进行反扑,第五战区乃转防御。19日,日军濑谷支队开始向台儿庄正面进攻。台儿庄右翼胡山、禹王山一带卢汉之第六十军连日遭敌猛攻,损失极大,台儿庄以北顿感紧张。冯安邦军乃于23日奉命调至台儿庄与峄县城之间的泥沟一带,抗击敌人。5月5日,冯军黄樵松师在泥沟西庄与敌濑谷支队主力福荣真平第六十三联队激战,毙其大队长吉帜重治少佐以下四百余人。

台儿庄会战后,国民政府感念四十二军勋劳卓著,特授予冯安邦青天白日勋章一枚,以嘉奖冯氏勇敢善战指挥有方。

5月中旬,侵华日军完成了对徐州地区的战略包围。中国军队滞留苏鲁边区六十万众有全军覆没之虞,国民党最高军事当局有见于此,于15日决定放弃徐州。16日,第五战区下令各部向豫、皖、鄂地区突围。冯安邦部转隶张自忠第二十七军团,根据战区及张自忠的命令,冯安邦部在徐州西北的九里山占领阵地,掩护大军集结、转进。19日,日军由陇海路南侧攻陷卧牛山,继向冯部九里山阵地背后迂回。25日,徐州失陷,冯部已完成掩护任务,乃奉命向西南突围,安全抵达皖北涡阳、亳县一带。

同年秋季,冯安邦参加了武汉会战的大别山北麓作战。8月中旬,冯部随第三兵团总司令兼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开赴湖北麻城附近。30日前后,又北开商城。9月1日,奉孙连仲之命在鄂豫边邻地带的麻城和小界岭之间集结,作为第三兵团的预备队。11日拂晓,冯率部向郭滩日军第十三师团一部发动攻击,以配合友军对富山之主攻。日军火力炽盛,出击未获大的进展,乃奉孙连仲之命占领商城以北赵家棚、和凤桥、张家湾、陈家湾之线。13日,敌军十六师团一部千余人沿豫皖边的叶家集至商城公路向西进攻,冯奉命退守赵家棚迄高围子一线,并破坏阵地前桥梁,阻塞公路,以迟滞敌之攻势。15日,优势之敌攻陷第一线友军田镇南第三十军据守之峡口一带阵地,田部伤亡逾千人,势不能支。该敌一部复向上石桥冯安邦部前沿阵地攻击,其势甚猛。冯安邦指挥部队拼死抵抗,终将该敌击退。17日,奉第五战区命令,扼守大别山北麓、商城西南之小界岭,恶战多日,敌人终不能逾越其阵地。10月上旬,冯军同田镇南第三十军、宋希濂第七十一军一起在商城至麻城公路两侧打船店、沙窝、白雀园一带山区,与日军第十三师团及第十六师团之一部,反复肉搏,形成胶着、对峙。10月6日,敌第十三师团自麻高公路以东绕攻冯安邦、田镇南右翼,双方在打船店东南方山地激战至烈。冯部在商麻公路北段山岖,面对优势数倍于我的敌人的进攻,英勇抗击,伤亡惨重,完成了预定的阻击任务,至21日始得撤退。10月23日经黄安、花园、安陆向枣阳,继向襄阳转移,沿途不遑安息。冯部进抵襄阳,立即着手收容、整顿部队,以利再战。11月3日,日军大批轰炸机对襄阳城施行疯狂轰炸,冯安邦四十二军军部春风旅社一带被炸成一片瓦砾。冯安邦从容指挥部队构筑工事,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誓与襄阳共存亡,但不幸被日军炸弹重伤腹部,当日殉国。故冯将军对日作战百余次,抗敌不舍昼夜,枕戈而卧,挥戈而进,未尝有一日宁息,征尘未洗,血染战袍,扑地有声,义无返顾。正是:捐躯赴难酬半百壮志,抗战图存洒一腔热血。殓时颜色如生,威仪犹存,全军上下至为痛悼。国民政府特发一万元为冯氏治丧,遗体安葬于襄阳城南邻近周公庙的烈士塔中。国民政府并于1940年9月25日特颁褒扬令,以表彰其“奋迹戎行、战必先驱”的抗敌救国勋业。

冯安邦出身低微,遭际贫寒,幼沐义和团之风流,长受冯玉祥将军朴素爱国爱民思想之熏陶,性情质朴淳厚,有齐鲁之风;赴死报国,又有燕赵之概。他同情贫苦,关心民瘼,部队每驻一地,辄属意于地方公益,是驻防之地人多怀念,多名为“化民桥”,既志其字兼怀其惠。总其抗战事迹,勋业彪炳,德泽普及,诚无愧于民族,尤堪称抗敌楷模。

             作者系原无棣县政协常委、文史办公室主任 于长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