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往事如烟

[家园 报导] 义卜寨小伙救助寒门女孩

作者:李蔷         发布时间:2013-5-18 15:00:27         人气:2250次

                   义卜寨小伙救助寒门女孩

一次偶然的邂逅,一个秦皇岛小伙子和一个来自辽宁的寒门女孩结下了兄妹情缘。尽管“妹妹”一家贫困多难,但异乡的“哥哥”却义无返顾地承担起“亲情”的责任———


  邂 逅

春节前,秦皇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义卜寨村26岁的李少辉第五次来到辽宁省盖州市西河口村的“妹妹”战昱含家。这一次,他的心情和天气一样寒冷。

战昱含一家四口人,父亲战持强患有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母亲郭凤琴患有心脑血管疾病,长期吃药,战昱含20出头的哥哥患尿毒症于2002年离开了人世。曾经,是健康的“妹妹”的笑声冲散了简陋的屋舍中的阴霾。可而今,这个“妹妹”却因车祸致残,导致中度精神障碍,生活不能自理。

李少辉把多灾多难的“妹妹”一家的生活安置了一番,临走,又放下500元钱。只有三四岁孩子智力水平的昱含对李少辉流露出了极大的依恋,含着泪,李少辉走出了这个家门,他肩上的担子还很重———“妹妹”的官司还需要他回秦皇岛去打理。

李少辉和“妹妹”的偶然相识是在2003年。

那一年,只有14岁的战昱含来到秦皇岛打工。妈妈不放心女儿,前来探望,要返回辽宁时,女儿在小餐馆点了面条为妈妈送行。看着将要离开的妈妈,想到死去的哥哥,昱含忍不住哭起来,母亲也抹起了眼泪。

昱含的哭声惊动了在一旁就餐的李少辉。“小妹妹,你为什么哭?”“我想哥哥。”“给他打个电话吧。”李少辉递上了手机。“不行,打不通。”“不会吧,我的手机是全球通的。”李少辉半开玩笑地说。“可他死了!”昱含哭得更凶了。李少辉感到了少有的尴尬和心痛,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于是给这对母女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昱含也把自己打工的地点告诉了这位热心肠的大哥哥。

  结 缘

那次邂逅,让李少辉心里总也放不下这个陌生的小妹妹,不久,他就按照战昱含留下的地址去看望她。在秦皇岛举目无亲的昱含对他述说了自己家境的窘迫,看着这个脸上还充满稚气的女孩子,李少辉认真地说:“如果你愿意,就让我做你的哥哥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

此后,隔三差五,李少辉就会给昱含送些吃的用的,或是带着她到小餐馆改善一下伙食。在这个兄长的关爱下,笑容开始在昱含的脸上浮现。

一天,战昱含打电话约李少辉见面,说有急事。原来,她的妈妈生病住了院,而她借了一天只借到1000元钱。李少辉听了这话,马上开始掏口袋,在一旁的朋友偷偷拽起了他的衣角。李少辉明白,朋友是担心自己上当。然而,他不仅掏出了口袋里所有的钱,还拿出了一张银行转账卡,他对昱含说:“哥哥今天就带了这点钱,你到辽宁后,我再往这个卡上打钱。”

半个月后,昱含打来电话,说妈妈的病情好转了。稍后,电话里响起了昱含妈妈郭凤琴的声音:“我的好孩子,如果我能有你这样一个儿子该多有福气。”“那我就认你当‘老妈’吧!”李少辉很痛快。自此,李少辉与这个贫困、多灾多难的家庭结下了异地亲缘。

  亲 情

在战昱含一家的邀请下,2003年冬,李少辉趁生意稍微轻闲时,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走进“妹妹”的家门,尽管多少有些思想准备,可这个家还是让李少辉感到震惊。墙上的一块牌子显示这是一个属于“国家二级扶贫对象”的家庭,房子是当地民政部门帮助盖起来的。隆冬时节,家里竟然没有煤取暖,走进厨房,锅碗瓢盆这些基本的生活用具都拿不出来……

放下事先给“老爸老妈”买的棉衣棉裤,李少辉立即又进了城。他先是买了够“妹妹”家一冬用的煤,然后买全了锅碗瓢盆等炊具,又扛回来一罐液化气。经李少辉这样的添置,“妹妹”家终于有了些家的模样。临行前,李少辉又买来了米、面、鱼、排骨等。他对两位老人说:“你们既然认了我这个儿子,我会尽量担起儿子该担负的责任。”

李少辉还给“老爸老妈”留下了一个银行卡,自此,每个月少则六七百元,多则两三千元,两年多来,他从未间断过给“老爸老妈”汇钱。但是,一向不愿张扬的他几乎没有向别人,甚至是家人提起过这些事。

2005年,李少辉的生意赔了30多万元,自家的车也出了事故。而就在这时,“妹妹”战昱含出了车祸,这份刚刚建立起的“亲情”面临巨大考验。

2005年9月23日凌晨,李少辉被电话铃声惊醒,电话是昱含的朋友打来的:“昱含出车祸了!”

李少辉迅速赶至医院。战昱含被初步诊断为开发性颅脑损伤,李少辉以兄长的身份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并立即交了2万元住院押金,“妹妹”被推进了手术室。

战昱含终于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然而,因为脑部受伤严重,术后的战昱含反应迟钝,智力低下。

  坚 定

在“妹妹”住院的三个月里,李少辉仅仅回过两三次家拿些换洗衣物,之后又匆匆返回医院。丈夫长时间不回家,引起了妻子的猜疑,一天晚上,李少辉的岳母和妻子一同来到了医院,他们要看看李少辉三个月来陪护的到底是谁……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李少辉的岳母和妻子立即买来了营养品看望昱含,李少辉的岳母还掏出了200元钱塞到了昱含妈妈的手中。

李少辉的行动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尤其是李少辉的妻子,在昱含出院调养期间,和昱含妈妈共同照顾了她整整一个月。李少辉的岳母掏了近2万元帮助昱含,父亲也帮助儿子申请了1万余元的贷款。而这半年来,李少辉的生意几乎停顿。

亲朋好友的理解令李少辉感动,然而巨大的困惑也搅扰着李少辉的心。各种流言蜚语围绕着他,有的人说他傻,有的说他另有所图,更有的说他与战昱含之间并不仅仅是兄妹之情……对此,李少辉说,他不知道流言的传播者是怎么想的,好在自己是一个凭良心做事、不在乎别人议论的人。

昱含被撞之后,肇事司机始终没露过面,而是由一位代理人与战昱含的妈妈联系。昱含住院期间,对方支付医疗费用还比较及时,昱含出院以后,李少辉准备代表战昱含的母亲与对方商讨赔偿问题时,对方却一直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

目前,李少辉和战昱含的妈妈已经递交了诉状,准备和肇事司机打一场官司。他同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帮一帮“妹妹”这个残破的家。

本报通讯员 李 蔷 原载《河北新闻网》 2006-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