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动态

网络上,我结交了一大群老年朋友

作者:白瑞轩         发布时间:2018/8/27 16:46:06         人气:271次

                   网络上,我结交了一大群老年朋友

                                    白瑞轩

           

2005年11月30日,我注册了新浪博客。

那时候,博客作为一种全新的网络媒体,还刚刚兴起。而我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想体验一下这个全新的事物而已,所以也并没有怎么当回事,只是闲暇时发几篇旧作,借以充实自己的晚年生活。

当时我也极少同外界来往。生活并没有因为注册博客而发生些许改变。照旧过着悠闲地退休生活。

不过,这样悠闲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2006年2月24日一个人的出现,使我原本十分平静的晚年生活发生了巨变。

这个人便是新浪编辑部的编辑熹熹。

熹熹在众多的博客用户中发现了我这个年近古稀还在玩博客的老人,感到惊讶。于是给我留言,互通邮件。我们成了好朋友。

之后,熹熹提出一个想法,就是在新浪博客上组织老年博客专辑,并请我协助编辑部在老年博客中征集文章。我高兴的答应了。

3月13日,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题为《征集老年博友》的短文。

按着我和熹熹的约定,新浪网编辑部马上把我的这篇短文推到新浪博客主页极显著的位置。

一时间,老年博友像潮水般的向我的博客涌来。真的令我始料不及,应顾不暇。仅仅三天的时间,报名的人就达到50人之多。

我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些日子里,我废寝忘食,每天都在电脑前工作十多个小时。凌晨,家里人都还在熟睡,我已经悄悄地爬起来坐在电脑前了。登陆博客,查看评论,回复留言,登记造册,每天忙碌到深夜,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个68岁的老人了。即使退休前在工作岗位上,也从来没有这样忙碌和劳累过。

熹熹害怕我的身体吃不消,于是建议我发文,暂停征集工作。

然而,一经开始,哪里还停得住呀!

暂停报名的通知发到新浪博客主页上,可是前来报名的老年朋友依然络绎不绝,纷纷请求加入。

4月2日,第一期命名为《长者风范》的老年博客专辑在新浪博客网上亮相了。这一期推出了10名老年博客的每人3篇精选博文。

5月16日,又推出《长者风范》第2期,推介老年博客30名。

之后,由于熹熹的工作变动,老年博客专辑就此停止了。然而,前来报名的老年朋友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本来只是想组织老年博客专辑,没想到竟变成拉起了一支老年博客队伍。老年博客专辑《长者风范》就成了组织这支老年博客队伍的一个序曲。而我也就自然的成了这支队伍的领头人。

那时候,新浪博客还没有现在这样完美,博客页面的设置和点缀,图片、视频、音乐文件的上传和调整等等都要通过代码才能实现,加上队伍中全部都是50岁以上的老人,大多数都是初学电脑,所以打理博客都很吃力。于是我又利用自己学电脑用电脑先行一步的便利条件,作起了博客的技术指导。我先后编写了《新浪博客新手教程》28篇,发到自己的博客上。同时《燕京老年报》进行了连载。

报名参加的人越来越多,4月30日,已经入编200人。靠我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应付了。于是深圳的余昌民,开封的阿慧等许多热心的博友主动出来帮忙。

队伍中年龄最大的博友今年90岁委托他的挚友黄昏颂在他的网站上为我们制作了《老年博客列表》。

快乐老小孩为我们制作了《老年博客论坛》。

到我们这个队伍正式命名为《长者丰采园》以后,园友勿忘我为丰采园制作了《长者丰采园网站》。

因为身体的原因,黄昏颂制作的《老年博客列表》停止更新了,德高望重的园友高国彬老人在他的个人网站上为长者丰采园制作了《新浪网长者丰采园名录》。

一个热心的年轻人马云鹏主动请求作我们这支老年博客队伍的志愿者,用他丰富的电脑知识为我们服务,给我们帮了很大的忙。

还记得12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们这支老年博客队伍不断壮大。我和我的这群老年朋友们互相走访,相互学习,相敬相帮,往来十分密切。大家都有一种亲如手足的感觉。

到了7月初,大家商量该给我们这支队伍起个名字了。于是7月3日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一篇博文《该起个名字了,我们这支队伍》。

倡议马上得到大家的支持,到7月5日,仅仅两三天的时间,就有60多位博友参与了这项活动,大家动脑筋,查资料,引经据典,为我们自己的这个团体起名,总计提出命名方案60多个。接下来,经过反复推敲,集思广益,广泛征求大家的意见,最后决定为我们这支尚未命名的团体命名为“长者丰采园”,副题“不老客之家”。

7月13日,由我、于昌民和汴梁阿慧三人组成的长者丰采园第一任服务组诞生了。后来又增加了牛大帅。

记得当时园内气氛十分热烈。许多园友出力献策。

深受大家尊重的著名导演申江小吴吴怡弓亲自出面,请著名的西泠印社社员,上海香山画院专职画师,精于篆刻艺术的专家蔡毅强先生亲手为我们长者丰采园刻制了“不老客”标志印章。

于昌民为丰采园赋诗《山高水长,长者之风》,后来成为丰采园的园歌。随后于7月25日我们的园友梦缘老人为园歌谱了曲。

园友吴厚信老人饱含深情为长者丰采园作画《群老相戏图》。

那时候新浪博客圈还没有出现。我们的长者丰采园园友之间全靠《新浪网长者丰采园名录》进行联系。

在日常管理中,100人为一大组,10人为一小组,整百位号为大组长,整十位号为小组长。服务组有重要通知,只须通知大组长,再由大组长通知小组长,小组长通知小组内的9位园友,很快就做到家喻户晓。

那时候是以情会友,只要是我们这个群体中的成员,大家就相互惦记,相互勤于走访、问候。

月底服务组都会提前公布下个月的寿星名单,供大家按时登门祝寿。

教师节前,服务组公布丰采园中的教师名单。园友们纷纷登门祝贺他们的节日。

谁家有喜事,大家都会通过博客留言进行祝贺。那情那景,简直就像一个大家庭。园友们勤于往来,像兄弟姐妹一样。

记得那年的7月,我们长者丰采园第153号园友老郑大姐辞世,服务组发出讣告。

当天,长者丰采园就有170余名园友前往吊唁致哀。连续几天,整个丰采园沉浸在悲痛的气氛中。

我们的园友,我们的老前辈老郑大姐曾是八路军女战士,她的回忆录《枣花传奇》是一部革命传统教育的极好的教材。

7月29日,服务组成员余昌民带着服务组全体成员的重托,发表题为《这样深情,究竟为什么》的文章,悼念老郑大姐。饱含深情的文章感人至深,令读者无不泪下。事后,老郑大姐的子女给每一位前往吊唁的园友都寄发了郑大姐的遗作,长篇小说《枣花传奇》。

为了方便开展各种活动,便于志趣相投的园友更方便的走访和交流,我们还专门注册了长者丰采园报名处和长者丰采园文学馆、美术馆、摄影馆、音乐厅。这些场所,有的用于管理,有的用于开展各种活动,展示园友们优秀的或者有特色的作品。

队伍壮大了,我们又经大家的深入讨论制定了长者丰采园的圆规。

2006那一年,由于长期在电脑前劳作,户外活动极少,我的健康状况急剧下降。到了年底,我的体检血液成分多项超标,颈椎病、肩周炎,头痛、头晕、嗜睡、健忘,实在无法坚持长时间上网了,不得不把许多事都推给昌民、阿慧和大帅他们去做。后来索性离开了服务组。

第二任服务组由阿慧牵头,由昌民和大帅辅助。再以后,昌民夫人病重,退出了服务组,阿慧有了照看孙辈的任务,把担子交给了大帅,由大帅牵头组成了第三任服务组。

大约就在我们长者丰采园正式冠名前后,新浪推出了博客圈。经过一番观察、考证之后,于第二年的年初,我们长者丰采园正式注册了同名博客圈。

博客圈给队伍的管理带来极大的方便。这期间,服务组的管理团队也已经有十余人。在大帅及服务组全体成员的努力下,长者丰采园更上一层楼,搞得更好了,更有特色了。连续几年,丰采园都组织网络春节联欢会。联欢会借助网络平台,推出文学、音乐、绘画、视频、诗词接龙等多个板块。园友们纷纷拿出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

丰采园第三届服务组还与天津老龄委联合出刊了《丰采园》杂志。

2014年的夏天,新浪博客圈宣布停止服务了。此时,我们长者丰采园已经拥有在册成员1300多名。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历经8个年头的热闹非凡的长者丰采园开始转型。服务组逐渐停止工作。然而我们的老年博客长者丰采园并没有就此解体。大家依然通过以往联系中所做的链接和高老的《新浪网长者丰采园名录》进行交往。直到现在,上海、天津、沈阳、大连等城市的园友一直没有停止同城群体的活动。

除了新浪博客之外,现在又多了一个近百人的微信长者丰采园微聊群。

我作为这个老年博客群体的发起人,在丰采园中一直受到园友们的尊重。十多年来不断有园友前来拜访和问候。我的博客访问量已经达到64万多人次。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年逾八十,且早已江郎才尽的我一直东拼西凑的更新,守护着我的博客,唯恐门户荒芜,冷落了来访的老朋友。

在我的晚年生活中,能够有机会结交这么一群志同道合,不愧网络时代的老年朋友,的确是我晚年生活中的一个亮点。

我返乡探亲或外出旅游,在北京,在深圳,在海南都受到当地丰采园园友的热情接待。同样,从全国各地到新疆旅游的丰采园园友也成为我家的贵客。

十多年的网络生涯,通过新浪博客这个网络平台结交的这群好友给使我的晚年生活带来无比充实和快乐。